第 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赛斯小镇乱成一团。

一口气死了十三位镇民绝不是什么小事,更何况他们连尸骨都没能被带回来。

“告诉我们这不是真的!”死者的家人们不愿相信。

“你们都平安回来了,之前也一直很安全,怎会这样呢?”

一名妇人在听闻丈夫的死讯后,无助跌倒在地,“我早就说过让他小心,不过是为了一些钱币,根本不值得……”

在悲观情绪中,负面情绪飞快滋生,有些人提出不同意见:“是不是你们在抢夺财宝时做了什么手脚才让他们回不来的?!”

寻宝者们目睹同伴死去的现场,心里也正郁闷着,哪受得了这种脏水?

这个观点一出,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死者家属与幸存者们闹得翻了天,互相指责没完没了,最后差点在小镇最大那块晒场打起来。

罗赛斯镇长得知这件事时正趴在书桌上打瞌睡,噩耗让他吓得打翻了一瓶墨水。作为一名偏远小镇的镇长,他从未考虑过自己有一日还要处理这种事情。

镇长匆忙赶到现场,还没想明白应该怎样处理这件事时,一个意外的人出面让这场混乱暂时停歇。

丹尼说:“我觉得他们可能没死!”

丹尼这个人平时不怎么靠谱,说的话一般没太大说服力。但或许是他的意见太对所有人的胃口,一句简单的话,居然暂时让双方停止争吵。

“他们不一定真的死亡,或许只是一些幻象,事实上我们这些存活的人没有任何一位被‘财报守护者’打伤不是吗?”

在目睹同伴们被土魔偶击杀时,丹尼的记忆已经恢复过来。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不认为自己曾真正死亡过。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中了魔法陷阱,那些回忆全是幻觉。

丹尼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话有道理。

现场有人对他的说法发出质疑:“你凭什么认为他们没有死去?”

“我只是说一种可能。”

“我当冒险者时曾听别人说过关于魔法陷阱的问题,这种会产生幻觉的陷阱在藏宝处虽然很少见,但并不是完全没有。魔法师们会为了让入侵者找不到路,施展一些迷惑魔法。”

为了增加说服力,丹尼决定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说出来:“事实上,我刚回想起来,之前我也曾见过类似的幻觉,我记得当时我已经死了,比尔看到的可能也是一样的东西——比尔之前曾说过这个事,相信你们都有耳闻。”

“但我现在还站在这里,活得好好的!”

……

丹尼说的每一句话听起来都像是胡编乱造的鬼话,但说出来之后居然大大缓和小镇里的气氛。

死者家属与寻宝者们的斗殴暂时告一段落。

死者家属们陷入迷惑当中,他们不太确定丹尼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但他们更希望那是真的,这能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好受一些。

幸存者们真被丹尼带歪了思路,他们在悄悄低声讨论,自己看到的东西是否就是真实。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必须有个最终结论。

很快,他们作出决定——事情真相如何,再去看一次就知道了。

最好的发展,就是和丹尼一样,那些人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己回到镇里来。可藏宝地毕竟是个古文明产物,或许会有些其他原因让人们绊住脚,无法轻易从里面出来。

最差的情况,则是那些人真的已经死亡,这种情况需要帮他们收尸。

不管最终是哪种结果,都需要有人进去看看。

那些刚从迷宫里出来的寻宝者,短时间内已经没有勇气再次前往迷宫中冒险。于是镇民们决定,从镇外聘请一些专业人员来替他们完成这件事。

只要支付给冒险者足够钱币,他们一定会愿意到小镇里来完成任务。

……

想要聘请优秀冒险者,就必须支付足够多的钱币,这钱谁出?

涉及到钱币,又是一通扯皮。

不得不说迷宫里的收益确实足够高。

罗赛斯小镇全镇接近千人,但实际上一年过去,他们挣得的钱币用于消费之后,可能全镇盈余也就十枚金币左右。

十三位死者的家属在商量过后,居然凑出来高达八枚金币三十二枚银币的高额任务金!

这让人们再次直观地认知到,宝藏到底有多么吸引人。

可惜即便有足够的任务金,冒险者们也无法马上接取任务,因为罗赛斯的冒险工会形同虚设,没有冒险者。

这还不算。

冒险工会里的通讯设备年久失修,无法像其他大城市里的冒险工会那样方便,可以直接向其他城市请求支援。原本的罗赛斯也根本没有向其他城市请求支援的必要——毕竟隔壁就是无魔之地,魔法元素稀薄得连魔兽都不爱来。

最终只能由接待员撰写一封信把情况说清楚,委托丹尼带给隔壁城的冒险工会,让他们代为发布任务。

于是,大陆唯一无魔之地之中出现宝库的消息,便随着信件,传了出去。

正当整个罗赛斯小镇镇民静待结果时,通过冥想恢复魔力的拉姆正蹲在无魔之地东边的河流边上,盯着自己指尖思考人生。

一名魔法师能达到的高度,与天赋有关。也就是说,他们的命运,早在出生那一刻已被确定。

有些人刚出生,就是天选之子。还没学会走路,或许已经可以放火烧房子。而有些人,可能连魔法元素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们连学习魔法字符的资格都没有。

魔法语有很强的忘性,学习魔法的最低门槛就是能书写魔法字符。但普通人即便是照抄,他们也抄写不了魔法字符。

因为他们在看到魔法字符的下一刻,就会忘记字符怎么写。

学习魔法,最重要的是精神。这决定了施法者能输出多长的咒文,以及构建魔法术式的强度。再其次,才是元素亲和力,和魔力量。

拉姆天赋很差。

他是那种精神刚够书写魔法字符,元素亲和力和魔力量极差的那种类型。

这种人的的魔法造诣很难提高,大多止步于魔法学徒。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偷了导师的东西,尝试召唤魔物。

说白了,他不甘心。

可不甘心也没用。

拉姆吐出长长一口气。

这次虽然成功召唤出魔物,但可惜,他太弱小。不但没有让魔物成为自己的驱使物,还让自己陷入被奴役的境地。

与之前在法师塔中工作,没有太大区别。

不,也许更糟。

毕竟他导师还算是个人。

而且这次契约似乎有反作用,他的魔力天赋可能出现了些问题。

他这次冥想的时间比以前长了一倍有多,但却连魔力总量的十分之一都未能填满。即便这个位置魔力元素再稀薄,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但愿我还能放得出魔法……”拉姆取出魔杖,在草地上画了一个魔法阵——他的能力不足以支撑他只用咒文手势释放魔法。

这是一个大多数菜鸟魔法师都会学习的居家旅行必备魔法。

魔法阵极为简单,由一个单独的魔法字符多次重叠而成,多数用于生火。代表火的魔法字符叠加次数越多,生的火就越旺。

但这也与魔法师的能力有关。

一般正式魔法师,只需要写出一个单独字符,就能生出一朵很漂亮的火焰,足以包裹一把干柴火,并把他们烧得透透的。

但同样的事如果交由学徒来做,因为他们精神不足,构建的魔法阵不能支撑太久魔力回转,他们至少要写五个字符,才能生出来一个像样的火花。

拉姆知道自己很菜,按照他以前的能力,可能得写八个。

“但我现在魔力不够……”为保险起见,拉姆足足写了十二个火字符。

随着魔法阵的最后一笔勾勒完毕,拉姆将魔力注入魔法阵之中。

当魔力流入魔法阵那一刻起,拉姆就敏感地发现了问题。

魔力流入速度很慢。

这不应该。

他的魔力量很少,而叠加过字符的魔法阵需要不少魔力,他应该能清晰感觉到魔力流逝才对。

拉姆的心慢慢沉下,眼神就如那几乎凝滞的魔力一般,黯淡下来。

很快,魔法阵开始抗拒他的魔力注入。

拉姆往后一靠,艰难地闭上眼睛。

“轰!”

猛烈的热浪忽地从前方冲来,一朵烈焰从魔法阵中冉冉升起,窜至半空。

“啊,烫烫烫!”

“怎么回事?!”拉姆举着魔杖,惊恐地看着前方久久不灭的火焰。

……

埃里克吸收着从拉姆身上传来那些几乎等同于无的丝丝魔力。

“太弱了。”他再次评价自己的仆人。

拉姆作为埃里克的契约者,每次冥想时,身上魔力会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流向埃里克,总量大约相当于冥想所得魔力的十分之一。

但这十分之一,也已经足够埃里克捏出一具最低等的土魔偶。

是的,拉姆的魔力总量,已经比他召唤埃里克之前,多了三十倍有余。

不仅如此,其他方面也比之前强不少,包括精神,元素亲和力均是一样。

但拉姆之前实在太过弱小,即便变强数十倍,照样是被埃里克嫌弃的对象。

他也不指望拉姆能干嘛,能做捏魔偶这种小事就行。

……

“呕,啊呕……”

拉姆漂浮在河流上空,尝试利用魔力让自己缓慢移动,显然他还未完全习惯飞行魔法,产生了想要呕吐的欲望。

但即便再想吐,拉姆依旧无法抑制自己兴奋的心情。

他居然真的学会了飞行魔法。

前不久在缝隙中使用魔法时,拉姆认为那只是埃里克给他带来的单次魔法召唤。就像魔法卷轴那样,属于一次性用品。

用魔法阵生火完毕之后,为了确定身体状况,他开始挨个尝试释放自己以前学过的魔法。

从未如此顺利。

在把以前学过的魔法全部释放一次之后,拉姆大起胆子,再次冥想,存够魔力之后,又试了一次飞行魔咒——释放方式他还记得。

结果——

“哈哈,呕,哈。”拉姆指挥着自己在空中快速滑翔。

他从未想过有一日居然还能靠自己单独完成一个飞行魔法。

“这就是召唤深渊魔物的好处吗?”

不开玩笑,拉姆觉得自己现在至少比以前厉害二十倍!

他能一口气干掉二十个以前的自己!

好一会儿,拉姆把吃的草都吐干净之后,才舍得从空中下来。

这时,他才想起查看埃里克在他脑海中印下的魔法术式结构。

使用自然资源制造临时傀儡,是黑巫师的基本练习课程。作为一名实习黑巫师,拉姆当然也学过相关知识。

可惜他魔力不多,无法一直为魔偶提供魔力供给,捏造出来的魔偶要不了多久就会重新变回原样。但他现在有一口气捏三具魔偶,并让它们稳定五日不崩溃的自信。

“让魔力稳定的材料……,大人给了我这个。”拉姆取出埃里克给他的银币,放在掌中端详,“这是载体?怎么看起来这么像钱币?”

拉姆尝试把魔力注入银币,还算顺滑。

“是纯银,几乎没有杂质。”

作为曾经管理过黑巫师仓库的学徒,拉姆对各材料都有一定认知。

将银币捏在手中,拉姆再次将注意力放到魔法术式内。

“……”

“不是吧……”

“这是什么?”

“我觉得不对。”

土魔偶的建造,属于普通术式的其中一种,用于教导学徒入门。正常只需要录入五个简单的魔法符文,用魔力绘画完毕之后,呈一个平面图。

但拉姆脑中的,是个立体图像。

几乎每个字符他都认识,但连在一起……

对不起,他就没见过这样的。

“魔偶的建造术式有这么难吗?”拉姆捏着银币的手掌中,渗出了汗。

如果与深渊魔物契约之后被派发的第一项任务就无法完成,他会被变成什么样?

丹尼从未觉得自己是个这么有责任心的人。

他离开罗赛斯小镇之后,日夜兼程,来到距离罗赛斯最近的城市——罗兰城。

罗兰城,骑马前往罗塞斯需要8小时,是个中小型城镇。

丹尼没有马,他过来是用走的。

和罗赛斯小镇不同,这里的冒险工会兴旺得很。

罗兰城附近盛产一种名叫兰藤的魔法植物,用途很广,长成之后制作的物品,有驱挡魔兽的效果。可惜在它生长期间,却又特别招魔兽。

好在这个地方的魔兽虽然数量多,但非常厉害的魔兽却没几个,特别适合冒险者组队练手。

丹尼来过这里,还算熟门熟路。

他进入冒险工会之后,径直来到柜台寻找接待员。

“这是来自罗赛斯冒险工会的信件。”

接待员从丹尼手中接过信件,仔细查看信封上的印泥,好奇地瞅了眼丹尼:“从罗赛斯来的?那里能有什么事?”

她倒也没指望丹尼会回她,转身带着信件走上二层,找分会长去了。

接到信件的分会长同样感到奇怪:“罗赛斯的冒险工会不是从来都不发任务吗,分季报告应该发总部,找我们能有什么事?”

说着,他把信封上的火漆蜡抠下来,展开纸张。

“……”

“原来如此。”分会长把信纸递给接待员,“帮他们把这个任务发布一下,d或c级,你看着办。我需要和总部通个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