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兰城冒险工会的任务铃响起,接待女士从办公区来到一楼任务大厅。在最大的任务板正中,挂了一则引人瞩目的新任务。

任务刚贴上,就引来冒险者的注意。

“挂在正中,是有什么大任务?”

一名刚成为冒险者的年轻人盯着任务单看了半天,向一旁的接待女士问道:“这上面写的什么,我好像就看懂埋藏宝藏几个字。”不是所有冒险者都识字,不少新冒险者接取任务时,需要工作人员替他们看任务委托书。

但时间长了,他们会自己认得一些。

“我是认错字了吗?”年轻冒险者怀疑自己的眼神,毕竟和宝藏相关的事情他也只听过传说,没真正遇上过。

“你没看错。”接待女士说道,“这是一个关于前文明宝藏的d级大型探索任务,最高可接取等级e级,具体地址在接取任务之后才会告知。”

“真的假的?”年轻冒险者高兴极了,他没想到自己刚成为冒险者就遇见这个。

接待女士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任务是真的。”

年轻冒险者开始兴致满满地向接待女士询问细则,而另外几位冒险者则相视一眼,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发布探索任务——这就是冒险工会对于未知藏宝处的例行安排。

当不知道藏宝处的规模如何,是否安全,甚至不知道消息是否真实时。如果只是单纯发布一个宝藏所在地公告,很有可能出现误导问题。

万一消息是假的,还有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纠纷。

但发布任务则完全不同。

想知道具体消息的,会自己想办法探查,即便出现什么意外,错误方也不在冒险工会。

并且,冒险工会不会为这个任务支付太多酬劳,总共只有十银币左右。

所以只要当冒险工会挂出探索任务,就相当于对外公布藏宝处所在位置,好让冒险者们自由前往——本来是这样的。

最初,各冒险工会都遵守规定,只有获得明确消息之后,才会发布这种任务。

但后来出了点小问题。

某位领主开了个不好的头。

众所周知,聘请冒险者是要钱的,佣兵也要。冒险者们可以为了他们追求的浪漫,以及金钱,前往任何地方——只要给的金币够多,他们甚至会把自己的性命放到天平上衡量。

但如果钱不够,或者不想出钱怎么办呢?

那位领主是个聪明人。

当时,他的领地因为某个特殊原因,忽然引起小兽潮,导致领地陷入危险。他想了个好主意——谎称他的领地上出现前文明宝藏。

这项消息透过不同城市的冒险工会发布,得知消息的冒险者们哪受得住这种诱惑,就连那些没事干的佣兵也凑了次热闹。

最后宝藏没找到,但兽潮总归是扛过去了。

这位领主没花半个铜币,还因为忽然增多的冒险者小赚一笔。

从这个时候开始,各地偶尔会出现这种假消息。时间长久之后,冒险者们也对这种消息有了抵抗性。

“d级任务的总任务金才十银币,还不如在这里呆着。”一位冒险者从任务板底下经过,翻了个白眼,“一来一回用走的少说三五天,如果租马车,十银还不知道够不够马车钱。”

“说不定还影响我在罗兰城接任务。”

那名原本兴致满满的年轻冒险者在得知原委之后,霎时萎靡:“我还以为能看见前文明宝藏……”

他同伴此时再给他兜头浇下一盆冷水:“这是个d级任务,你才刚成为f级冒险者,不能接。”

很快,冒险者们又在角落发现一个新任务。

“这里多了一个c级任务,是什么罗塞斯小镇的救援任务。完成任务最多可获得7金60银(冒险工会收5%手续费)”

“羡慕,一个任务7金多……我得至少完成几百个e级任务才能赚这么多吧,什么时候我才能成为c级任务者,接这种任务。”这才是冒险者们想要完成的任务。

“任务金额对于c级任务来说,有些多了,不过要求是以3人以上团队接取……,还行。”

“危险系数很高吗?”已经有人开始向接待女士询问详情。

“罗赛斯小镇在哪里?”因为藏宝处的探索任务,并未对外发布具体地址,所以冒险者们不知道两个任务需要在同一地点进行。

“能不能降低任务接取标准?”

接待女士并未回答众人提问,只留下一句:“任务详情,请来柜台详谈。”

拉姆蹲在河流边,跟埃里克印在他脑海中的土人偶构造术式死磕。

“这几个字符怎么回事?”拉姆已经确信自己的魔法天赋有所上升,能力也比以前更强,但在他尝试记录术式时,有几个特殊魔法字符,出现了极强的忘性。

有多强呢?

转眼即忘。

就跟普通人尝试学习魔法字符一样。

可拉姆是已经学会飞行魔法的人,他现在最差也算是一名正式法师。

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常理是这样。

除非这些字符内有其他特殊含义。

拉姆不明白为什么制造一个土魔偶要用这么复杂的术式,他认为有些功夫能省则省。

他决定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复杂。

“反正任务就是捏个土魔偶。”

迷宫一层大厅。

拉姆低着脑袋站在大厅正中,指挥土魔偶把尸体残骸清理干净。

——“不对。”

一道属于埃里克的字符印入拉姆脑中。

什么不对?

拉姆肯定不能这么问。

求生欲极强的拉姆快速转动小脑筋:“您说的对,大人所在的地方,不应该被这些东西弄脏,”他尽可能接上埃里克的话,狗腿地说道:“我马上把它们清理干净。”

很可惜,拉姆没猜对埃里克的意思。

“不对。”

埃里克的字符再次印入拉姆脑中,拉姆能明显感觉到他情绪不佳。

“……”拉姆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埃里克不高兴了。但在黑巫师手下干了那么久,他知道说些什么能让那些脾气不好的家伙心情平复。

拉姆停下手中所有动作,恭敬地站在原地:“很抱歉,我太过愚笨,您指的是什么不对?”他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真诚。

埃里克不喜欢拐弯抹角:“土魔偶。”

拉姆不傻,他只用半秒就明白问题所在。显然,对方不满意他捏的土魔偶。

这几具土魔偶,是拉姆用以前在导师那儿学的方法制造的。驱使期间必须持续为其提供魔力,魔力用尽就散那种。

不巧,现在极度缺乏魔力的埃里克非常讨厌这玩意。

索性埃里克现在心情还不错,他甚至难得地提醒拉姆一句:“你应该使用我提供的构筑术式。”

没等拉姆辩解什么,那些不及格的土魔偶便被埃里克切断魔力,全身肢解,散在迷宫之中。

这种东西没有资格出现在巫妖大人的地盘里。

拉姆用衣袖擦擦脑门冒出的冷汗。

他就不该有侥幸心理。

就像预想的那样,与他契约的未知存在果然发怒了。

“……抱歉,现在的我无法使用您提供的魔法术式。”不过半秒,拉姆就决定当一个诚实的好孩子。

先不提术式的复杂性,光是因为魔法字符忘性太大,他就没办法按照埃里克的方法制造土魔偶。

这瞒不过去。

“原因?”空气骤然变冷。

“有几个字符我无法记录……”拉姆不太自在地抖了抖,艰难说道,“可能是认知问题。”

这句话还没说完,拉姆明显感觉到埃里克的心情开始变差。

埃里克的心情当然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好不容易收下的奴仆连土魔偶都不会捏,太丢巫妖的脸了。

并且。

拉姆说的事,涉及到他的知识盲点。

作为几乎全知全能的巫妖,埃里克根本不理解魔法字符无法记录是什么毛病。

他认为既然已经把魔法构筑术式成功印入拉姆脑中,省去了他自己学习记忆的部分。一名黑巫师,总不能连魔法抄写都不会吧。

一阵沉默,空气陷入凝滞。

拉姆再次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率先打破沉默。

“尊敬的大人,很抱歉我不知道,也不配知道您的名讳。我只能这么称呼您。”拉姆顿了顿,在心中揣测埃里克的想法。

“原本像我这样的蝼蚁,根本不配侍奉您这样的存在。与您对话,简直就是对您的冒犯。”

作为一名能从黑巫师手中偷来魔法材料的人,拉姆的求生技能比魔法天赋可高太多了。他能清晰感觉到,说完这些话之后,埃里克的情绪平复不少。

他再接再厉。

“您是智慧的结晶,像我这样蠢笨又弱小的存在即便再怎么样也赶不上您的万分之一。”拉姆绞尽脑汁:“一些对您来说理所应当的事情,比如您提供的那魔法术式。相信那对您来说只是一个简单无比的魔法,根本不足一提。但以我的能力,甚至无法获得它的完全认识。”

“所以请您原谅我的无知,不。让您考虑我的事情,都是对您时间的一种浪费,请您不必在意我。”他的潜台词是,请饶过我,打死我脏了您的手。

——“嗯。”

好半天,埃里克才憋出一个鼻哼,算是同意了拉姆的话。

这是心情变好了?

拉姆这么想着,揪起的心迟迟不敢放下。

随后,一股吸力传来。拉姆这些天通过冥想好不容易获得的那点儿魔力被一抽而尽。

“拉姆·皮特。”

听见自己的全名,拉姆浑身上下一紧。

——“出去。”

“听您吩咐。”拉姆收到指令之后,连滚带爬离开迷宫。

拉姆不能制造土魔偶,这种最简单的工作,只能再次回到埃里克身上。

他把拉姆赶到封印外,充当吸取魔力的道具。

所幸拉姆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能为埃里克提供的魔力,比一般镇民多不少。很快,埃里克之前攒的魔力已完全回本,并额外制造了些土魔偶。

他指挥着土魔偶继续进行迷宫建造,等待新人来访。

三日后,埃里克的迷宫迎来新一批客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