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喂——!”

同伴们急着想要谴责率先开箱那家伙,但眼下比起骂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既然宝箱已被打开,当然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冒险者整齐地把脑袋凑到宝箱上方。

“这是……没见过的钱币,这个颜色好像是……金?这个呢?纸?”一名冒险者手脚比所有人都快,他从宝箱里抽出一张看起来有些发黄的卷轴,打开缠绕在卷轴中间的绳子,开玩笑说,“该不会是哪儿的藏宝图。”

卷轴展开,略有些发旧的纸上,刻画着复杂的纹样。

一位冒险者用手轻轻在花纹边上蹭了蹭,发现没掉墨,“这是什么?画边上的是字符吗,不是通用语。”

莱纳重重推他一把,“说什么傻话,你想想我们去的是什么地方,从那拿出来的东西上没有通用语才正常。”

说着,莱纳下意识舔了下唇。

他压低声音:“你们觉得,这些花纹看起来像不像魔法公会顶上刻的魔法字符?”

同一个冒险队伍里生活的伙伴,默契程度当然与一般人不同。他们几乎几乎马上理解莱纳的意思:“魔法卷轴?”

莱纳给出一个赞同的眼神,小心翼翼在卷轴边上摸了一把,“如果这是真的,我们这把可能赚大发了。”

冒险者们挤在一堆议论。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魔法卷轴吗?”

“你管它是什么。”有人回道,“只要还没失效就行。”

“这可不是从那些肚子里不知道有没有半桶水的魔法师手里换来的假东西,是我们亲自在藏宝处里找到的,货真价实。”

“一定不是那种垃圾货色!”

有人问道:“你们知道魔法卷轴的市场价吗?”

另外一人反问:“你觉得我们像是能买得起魔法卷轴的人吗?反正不便宜就对了。”

跟魔法挂钩的东西在市场上都用金币衡量价格,一般人根本不会接触。

“这东西我们是自己用还是卖钱?”

“肯定卖掉,这东西你会用吗?”

“那我要换一套新皮甲!”

“我想买些新的箭,箭头带钩那种。”

“我想弄些毒囊。”

“如果有余钱我还想去冒险工会的训练场练练……”

冒险者是个存不下钱的职业。

即便他们已经是一个能接c级任务的冒险小队,能接到的任务不少,任务金额在他人眼中看起来也尚算丰厚。

但很可惜,冒险者完成任务原本就要不少花销。更何况他们还热衷于把钱花在购置装备武器上。

升级装备可是无底洞,只要冒险者们愿意,那些为他们打造武器的匠人就能想出无数种方法从他们口袋里掏钱。

“无论如何,最差的情况……应该能换五枚王国金币。”队长马克是最冷静的人,他并未给魔法卷轴给出太高估值,“加上箱子里的这些金币——但愿不是镀金,这里至少就有十枚金币。”

马上有人反驳:“这可是那里唯一的宝箱,里面的东西无论如何不可能只值10金币。”

“让我们先弄明白,这一趟到底带回来什么。”马克没管他那些同伴们的争论,他箱子里所有东西摆在桌上,排成一排。

五枚花纹奇怪的金币,一张魔法卷轴,一枚印有奇怪文字的石子,以及一把钥匙。

“这是什么?”冒险者们的注意力马上从魔法卷轴上挪走,“也是从宝箱里拿出来的吗?”

“是的,一块石头。”石头上画着类似眼睛的花纹,椭圆形,边角看起来还挺圆润,就是花纹盯着看久了有点瘆得慌。

“这个呢?钥匙吗?”

金币、魔法卷轴都属于传说中,宝藏里能找到的东西,石子说不定也是什么魔法道具。

但——

“钥匙是干嘛用的?”

人看见钥匙就会想到锁。

这是什么锁?

里面锁着什么?到底为什么需要被锁起来?

一般来说只有两种情况需要用到锁。

一、里面有什么宝贝的东西,不想被人拿走。

二、锁内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不想让它从里面逃出来。

波文最近几天一直在考虑,应该怎样利用自己的优势在迷宫里赚钱。

他和其他前往迷宫的冒险者不一样,是个完完全全的独行者。只要前往迷宫的人变多,他就很难从其他冒险者手里抢到什么东西。

实际上前两天他就曾差点与一队冒险者发生冲突——同时发现一只土魔偶。

在迷宫里,土魔偶就等于钱,没谁愿意把捡到的钱拱手让人。因为人数吃亏,并且自己也并未比对方厉害,衡量过后波文退出争抢。

可以预见,这种事情将会越来越多。

波文思考后认为,他应该趁大部分人都没来之前提前进入迷宫二层更深的地方。

在进入迷宫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基本掌握迷宫活动的一些小规律。

比如那些看起来像是随机出现的土魔偶,其实有特定的行走路径,比如二层入口处往右500米位置的那只土魔偶。

它只会在特定范围内活动,并且即使它前一日被哪位冒险者干掉,第二日依旧会有一只新的土魔偶等候在那里,阻拦新的冒险者进入。

这个规律,外加迷宫内易消耗难恢复的毛病,让冒险者很难进行太深入的探索。

至少目前是这样。

波文发现,只要跑的够快,其实可以不与土魔偶战斗,直接前往迷宫更深的地方。目前没有冒险者这么做,只因为他们觉得土魔偶身上的钱币更重要。

之前他也是这么想的。

但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不对的地方。

这些魔偶为什么会源源不断地出现,它们到底在守护什么?

迷宫更深的地方是不是藏有真正的财宝?

他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土魔偶身上。

于是,波文再次进入迷宫探索时尽量保存体力,绕过所有看到的土魔偶,并在每个路过的地方做上记号。

这么探索数次之后,他看见的东西终于发生变化,不再是那些清一色由大块白色石头组成的墙面。

他来到一条拥有数十扇门的通道。

每道门的间隔不一,每个房子都没有窗户,房子与房子之间也没有任何间隔,从外面看起来像是哪个土造的住宅区。

“这里是什么地方的遗址吗……也不像。”波文在四周查看,注意到有一具看起来更高大的土魔偶在附近溜达。

它穿着一件看起来不太合身的盔甲,手中拿着一把有缺口的旧斧头,看起来气势汹汹。

波文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能干掉它,但无论如何,他今天不会去考虑如何获得土魔偶体内的钱币。

他认为自己这次最重要的事是探索,不应该把多余的力气花费在跟魔法生物纠缠上。

波文想看看这条街的门里有什么。

他趁土魔偶背过身,走到其他方向去的时候,拿起自己惯用的武器,悄悄走到门边,狠狠往里一推。

“……”

没推动。

再推!

“……”

还是没动。

这时,波文才发现,门似乎被锁了起来,门左边靠墙位置,有个钥匙孔。

“还要钥匙?”

埃里克是一位传统的巫妖,他从不在乎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但他最近实在太无聊,以至于破天荒开始观察冒险者们的举动。

对于进入迷宫的冒险者,埃里克是这么评价的:

“品质比镇民稍微高一些。”

实际上,这些中低等级别冒险者身上的魔力含量,比普通人可要高不少,起码十倍以上。

至少约等于十分之一的实习魔法师。

但这对埃里克来说几乎没什么太大区别,对他来说,观察冒险者相当于人类观察蚂蚁活动。

力气大一些的蚂蚁也还是蚂蚁,他愿意花时间去观察,蚂蚁们就该感恩戴德,别指望他再花时间将他们区分。

照理说,冒险者们身上蕴含的魔力更多,巫妖大人从他们身上获得魔力的速度就会越快。

可惜,有时事情不那么容易让人如愿。

这些冒险者虽然身上蕴含的魔力含量比普通人多,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在一般状况下吐出的魔力比普通人更多。

冒险者们似乎不自主地掌握了魔力保留能力。

比如一名普通人,在迷宫内呆上五个小时,就会因为魔力缺乏问题感到疲惫。超过五小时之后,在迷宫里呆的时间越长,不适感就越强烈。

但这些冒险者则不同,他们可以在迷宫内自由活动五十个小时。累的时候甚至可以在迷宫里睡一觉,再起来继续活动。

这项能力对于冒险者来说很不错,却大大影响了巫妖大人获得魔力的速度。

不行,埃里克绝不答应。

巫妖大人制造迷宫,是让这些冒险者进来给他提供魔力。

不是做慈善让他们白得钱币。

埃里克想起之前在丹尼身上发现的特点——他在攻击时会吐出更多魔力。

这项特点在冒险者身上也有,并且比丹尼更为突出。

冒险者们在攻击时,会用些他们惯用的小技巧——埃里克懒得分辨那是什么技巧——每次使用这些小技巧的时候,身上都会散落一些魔力。

并且他们看起来比土魔偶还要稍强一些。

埃里克认为可以让冒险者和他捏出来的土魔偶练练手,并且不必担心他们会和丹尼一样,一个不注意就被土魔偶干掉。

在埃里克眼中,人类是一个个能为他搬运魔力的道具,要是他们不小心把自己弄死得不偿失——复活他们需要不少魔力。

不能让他们浪费太多时间,所以要及时补充被打败的土魔偶。

银币制成的核心可以当做他们的酬劳,对于现在进入迷宫那些镇民来说,一具土魔偶5枚银币太多,要减少。

巫妖大人从封印苏醒之后,又获得少许能力。他可以修改魔法术式,让捏出来的土魔偶仅剩守卫特性,这样即便一枚银币也能承载它的运作。

经过修改的土魔偶动作更迟缓些,但这对冒险者们来说正好。不必太担心这种弱化版本的土魔偶将冒险者们杀死。

埃里克觉得自己最近善良得不像一位巫妖,他不光担心人们的生死。还赏罚分明地为那些进入迷宫的冒险者们留下一些奖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