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层迷宫与二层迷宫交接的大厅边上,一夜之内多出间屋子。

小屋从外观看起来与其说像是房子,倒不如说更像一间镶嵌在岩石之间的商铺。

商铺上方雕刻着像是眼睛模样的符文,商铺右侧用通用语写着三个字。

——复活所。

凡是认识字的冒险者,看见这几个字时,都会认为自己可能学认字的时候不太认真,导致自己认错字。

对自己学识稍有些自信的,则是认为这家商铺的主人拼写有误。

玛丽不认识字,所以她在老伦恩带领下来到这里时,没针对屋子旁的字想太多——她的注意力早被屋里人吸引。

老伦恩称呼他为魔法师大人。

法师大人是一位身穿黑袍的年轻男人,老伦恩对他恭敬得很,说话时的语气像是恨不得能跪下来舔他的鞋。

穿黑袍的法师大人说话时喜欢拖长音节,傲慢得仿佛跟你说话都是给你的恩赐,“听说你想要复活你的——”

“是她的丈夫,大人。”老伦恩连忙接道。

法师大人没搭话,空气像是凝滞般。

玛丽低着脑袋,目光只敢落在法师大人的袍子上,说:“我愿意付出我能做到的一切。”

法师大人嗤笑一声:“动不动就说愿意付出一切,你身上难道有任何东西是我想要的吗?”

魔法师的数量很少,一般人可能耗尽一辈子都见不到甚至一名学徒,更别说真正的魔法师。

在他们眼中,魔法师是强大神秘,又可怕的存在。

玛丽为了打听复活的消息,可以每天跟在伦恩一家后面,也可以天天摸到乌漆嘛黑的迷宫里,但在见到真正有可能帮她将丈夫复活的魔法师时,她根本不敢出声。

玛丽能听见老伦恩在帮着说些好话,但法师大人迟迟没有回应。

她不由得把脑袋埋得更低,手臂上开始冒起鸡皮疙瘩,如果眼前有个洞,甚至会想把自己埋进去。

她从未觉得时间如此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法师大人说:“可以。”

什么可以?

玛丽猛地抬起头。

……

玛丽离开迷宫时整个人是懵的。

她身边跟着一个比她更懵的人——是她的丈夫。

这家伙脸上还带着一个巴掌印,那是他刚活过来时被玛丽打的。

他一路上问个不停:“你说我死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现在是什么时候,我的记忆不太连贯。”

“刚才那是什么地方——我知道那是藏宝地,我是说,什么时候那里变成那样了?还多了一层?”

玛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回答他的问题,干脆不说话。

但她不说话不代表她丈夫就不问,这家伙还在继续:“假如我真的死了,那我现在是怎么回事?”

玛丽深深看他一眼。

怎么回事?

她哪知道?

那位用下巴看人的法师大人是这么说的。

——“我需要你把复活的消息传出去,以及把之前在迷宫里获得的钱币全部拿回来。”

玛丽认为把消息传出去这个要求不难理解。就是让她告诉所有人,她的丈夫真正曾经死过,并再次复活。

至于那些钱币……

本来就只是意外之财。

“只是这样吗?”玛丽签订契约时,觉得不可思议。

“不然呢?”

法师大人在想什么,玛丽猜不到,对她来说,只要能让丈夫复活就够了。

叫人更难以置信的是,这位法师大人的内心似乎比他的外表看起来善良得多。

在复活成功之后,他还让她们把消息转告其他人,另外那些在迷宫里死去的人,也可以找他复活。

想到这里,玛丽脚步加快,她认为自己有必要尽快把这个好消息带回镇里。

埃里克给拉姆下的指令——管理复活处。

在这里,只要符合复活条件,能付出相应代价者都可以被复活。

拉姆在接到埃里克给他下达的指令时以为自己疯了。

没错,如果在认知上出现什么错误,有问题的一定是他,而不是埃里克大人。

呆在埃里克身边这段日子里,拉姆的彩虹屁大法再次增进,花了好一段时间,埃里克终于愿意将自己的名讳透露给他。

拉姆得知埃里克的名讳时激动地发誓自己总有一天要给埃里克打造一座纯金全身像。

埃里克倒是对黄金不太执着,没什么想法。但不得不提,拉姆说的话总能让他心情略微愉悦。

巫妖大人几乎无所不能,但他以前是个独行侠。手下没有人类,只有召唤出来的深渊生物——深渊生物平时不怎么对话,他们的交流几乎等同于打架,词汇很有限。

仿佛彩虹屁成精的拉姆终于弄明白埃里克的要求之后,很是不解,而且还有些不满。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尊贵的埃里克大人要将那些人复活——在他看来,那些死人都是自找的,他们不自量力,竟然敢到迷宫里窃取埃里克的宝物,被召唤出来的魔偶打死那是活该。

至于不满。

拉姆当然不敢,也不会对埃里克的决定产生任何不满。

但作为一名合格的黑巫师,他可不愿意为那些一般人服务。

这个样子要是被那些魔法师甚至其他黑巫师看见,他在圈子里再也混不下去了。

虽然他以前也混得不好,但现在和以前哪能相提并论。他已经是和深渊生物签订过契约的巫师了!

拉姆的不满只维持到他亲手复活第一名人类。

别看拉姆在伦恩和玛丽面前一副很不好惹,高深莫测的样子。

其实那都是他装的。

毕竟他以前只是一名黑巫师学徒,就算在法师塔里,他也是最底层的存在,就连他导师养的猫都能欺负他。

当他替导师外出采购时,那些打交道的人对他的态度都说不上好。

普通人看见他,总会流露出惊恐的神情,像是生怕黑巫师会把他们生吃了似的。实际上除了个别癖好奇怪的黑巫师,他们根本不吃人——一般吃人的都是他们养的宠物。

而那些卖魔法材料的看见他,则总是在憋笑——因为他被导师用作肥胖咒的实验素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上的肉都呈现一种很奇怪的拥挤状态。

拉姆总认为自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其实他在乎。

和埃里克签订契约之后,拉姆接触的人不多。尽管伦恩一家对他总是毕恭毕敬,但拉姆心里清楚得很。

他们对他恭敬,不是因为他自身能力,是因为埃里克大人复活了小伦恩。拉姆认为,他们感恩的对象其实是埃里克。

但玛丽和她丈夫不同。

不得不说玛丽是位情绪外放十分到位的女性。

拉姆始终能记得,他说可以帮玛丽复活她丈夫时,她脸上那副惊讶的表情,以及她眼眸中迸出的光芒。

她表达出来那种茫然无措,惊喜,以及感激,大大取悦了拉姆。

拉姆觉得,或许埃里克大人给他分配的这个活意外有些不错?

玛丽领着丈夫回到罗赛斯小镇后,整个镇子犹如滚油中滴入一滴水般炸开。

她向所有人宣布:“我知道能让那些在迷宫中死去的人复活的方法。”

她说话时并未意识到,其实这是一件很怕的事情。

如果她在那些教廷掌权的地方说这种话,会被当做异端抓起来。

好在罗赛斯小镇足够偏僻,就连镇上唯一的老牧师乔布听了她的话,也只是挖了挖耳朵。

他还没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妥。

其他人则是围着玛丽与她丈夫,七嘴八舌问个不停。

“复活?怎么复活?”

“你说是有一位魔法师能把人复活?”

“你确定是复活,而不是把人做成什么活死人尸或者傀儡吗?”

玛丽挨个回答他们的问题,并表示法师大人无比善良。证据是:能帮人复活这消息就是法师大人让她转告的。

而她那个懵逼的丈夫则是倒霉极了,被人摸啊拽的,整个不停。

镇民们对玛丽的话半信半疑,他们没有足够知识,不知道正常魔法师不能复活人类。

亲眼看见玛丽与丈夫回来那些死者家属,则选择相信她的话。毕竟他们在小伦恩活过来之后,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小伦恩没死这个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他们知道玛丽最近像疯子一样天天跟在伦恩一家后面,说不定小伦恩也是使用同样的方法复活。

既然知道了能让家人复活的方法,那还等什么?

至于需要支付的代价?

玛丽说善良的魔法师除了他们之前从迷宫里拿走的钱币以外,根本没向她收取任何代价。

等镇民们鼓足勇气,一起前往迷宫,请求神秘魔法师的帮忙时,他们发现那家名为复活所的商铺已被上了锁,里面似乎没有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