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谈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砰砰砰!

正在两人准备进行下一步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田瑶!田瑶!快开门!你个黑寡妇,大晚上的躲在屋里干什么?快点开门!”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女声。

澡堂里,田瑶当下身子一震,连忙推开身前的赵狗蛋,一把捡起地上的浴巾裹在了身上。

田瑶脸色有些慌张,俏脸却仍旧残留着一丝红润,语气焦急的说道:“都是你啦……快点,狗蛋,你呆在这里自己洗,嫂子先出去开门。”

赵狗蛋痴痴的挠了挠脑袋,光着身子点头道:“嗯,狗蛋自己洗,自己洗。”

田瑶临出门的时候瞥了一眼赵狗蛋的下身,媚眼如丝,身子都忍不住的一阵颤抖,急忙转身逃出了澡堂。

洗澡堂和客堂只有一墙之隔,根本不隔音。

很快,赵狗蛋就听到了另一间房里传来的喝骂声。

“你这个丧门星黑寡妇,我在外面叫了这么半天的门,现在才出来!说,是不是在家里藏了野男人了?!”

“妈,我……”

“你什么你,田瑶我告诉你,我儿子赵刚尸骨未寒,你要是敢找野男人,小心他半夜爬出来找你算账!”

“妈……你别说了……我没有……我没有!”

“哼!有没有,我自己知道看!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挨千刀的野男人,敢来招惹你这个丧门星寡妇!”

尖锐的女声停顿下来,然后就传来一阵阵开门搜索的杂乱声响。

澡堂里,赵狗蛋知道这又是自己的大伯娘王翠兰来‘串门’了。

自从痴傻症好了之后,赵狗蛋发现自己这个大伯娘每晚都会来田瑶嫂的家敲门,时间不定,但都是在晚上。

虽然之后都找各种借口说是拿点油盐,其实赵狗蛋知道,这是王翠兰担心田瑶在外面找了男人,每晚例行的查房时间。

田瑶是山头村出了名的大美人儿。

这三年来,十里八乡来田瑶这里串门的男人不少,甚至有好几个条件不错的还到大伯赵河家说亲,可是都被大伯和大伯母骂回去了。

田瑶自己虽然也没有什么改嫁的念头,但这也架不住疑心多虑的婆婆王翠兰的怀疑。

砰砰砰!

很快,澡堂的门被敲响了。

整个屋也就三间房子,一间卧室,一间澡堂,还有一间大厅和厨房两用的客堂。

“澡堂的门怎么锁了?田瑶,这里面是不是藏着野男人了?!”

王翠兰说着就要撞门。

田瑶赶忙一把拉住自己的婆婆,俏脸有些苍白,眼角湿润的说道:“妈,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有……”

王翠兰横着脸,显然没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儿媳妇。

只见王翠兰一把挣脱田瑶的手,指着紧锁的澡堂大门说道:“没有?没有你这澡堂的门怎么还锁着?被我抓现行了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狡辩!”

说完,王翠兰整个人就朝着澡堂的门撞了过去。

咔嚓!

这时,澡堂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嘭!

“哎哟!哪个天杀的……哎哟我的头喔!”正往门上撞的王翠兰被澡堂的门弹了回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额头上顿时肿了一个包。

王翠兰捂着额头,整张脸都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了。

赵狗蛋挺着赤溜溜的身子站在门口,看着地上的妇人说道:“大伯母,大伯母,肿包了肿包了……”

说着,赵狗蛋还作势的揉着自己的额头傻笑着。

王翠兰原本被撞了一下,憋了满肚子的火,没想到开门的却是自己的傻侄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赵狗蛋说道:“你个蠢狗子,竟然敢冲撞你大伯母,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王翠兰说着就要站起来,可是赵狗蛋好似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一个疾步上前,直接在王翠兰还没完全起身的时候,一个挺身,直接顶在了王翠兰的臀部上,又将王翠兰顶的一个狗啃泥。

王翠兰一把扑倒在地上,顿时惊叫一声:“傻狗子,你竟然敢用棍子顶你大伯母,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

一旁的田瑶看着这一幕,顿时又羞又气。

田瑶上前两步将王翠兰扶起来,红着脸说道:“妈,狗蛋是个傻子,你就别和他一般计较了,他没有……没有用棍子顶你……”

王翠兰还以为田瑶这是在帮赵狗蛋开脱,顿时一把挣开田瑶的手,呲着牙说道:“还说没用棍子,我自己感觉不出来吗?今天我非得要好……”

王翠兰的话还没说完,转过来的身子却停在了原地,大嘴张着,愣愣的看着男人的身体。

到了这时,王翠兰才知道田瑶说的没错。

赵狗蛋确实是没用棍子顶她。

可此时赵狗蛋浑身赤溜溜的,身下那里,不就是像个大木棍子吗?

王翠兰半响说不出话来,她活了半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骇人的男人玩意儿。

“这……这傻狗子怎么长了个驴玩意呢?!”王翠兰一只手捂着额头,一只手捂着嘴,语气惊愕的说道,模样显得有些滑稽。

赵狗蛋心说,王翠兰和李春娥还真是一路货色,说的话都一样。

不过心里这么想,脸上却是露出了不开心的样子,嘟着嘴说道:“你是驴,你是驴,大伯母是驴!”

一边说,赵狗蛋还上前两步,身子一挺一挺的,看得面前的两个女人面红耳赤。

田瑶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嘤咛一声,冲到澡堂里拿过另一条浴巾,裹在了赵狗蛋赤溜溜的身子上,遮住了那吓人的玩意。

事后田瑶还推了一把赵狗蛋,红着脸说道:“傻狗子……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

经过赵狗蛋这么一闹,原本打算兴师问罪的王翠兰顿时也没了气焰。

王翠兰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赵狗蛋那吓人的驴玩意。

她可不像张雪梅和田瑶这样的害羞俏寡妇,王翠兰是一个扎扎实实生过孩子,那方面经验十足的熟妇。

因为农村女人生孩子生的早,王翠兰今年不过才三十八岁。

虽然年近四十,可依旧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而且自从生了赵刚之后,她和丈夫赵河几乎就没有行过房事,因为赵河那方面根本就不行!要不是当初从刘老汉那里求了一副药,估计连赵刚这个独苗都怀不上。

如今赵刚死了,王翠兰有心要再怀一个,可赵河却再也不行了,而且刘老汉也走了。

这让得王翠兰这些年过得就像个守活寡的寡妇。

尝过男女之事滋味的熟妇,几年来都是靠着黄瓜茄子这些纯天然玩意解决的生理需求。

其实王翠兰也想过找男人,可是她不像李春娥那样放得开,而且也没有个当生产队大队长的丈夫,根本找不到接触其他男人的机会。

其实说白了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如今一见到赵狗蛋的那里,顿时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了。

好家伙,自己家里就有这么个好宝贝却一直没发现!

王翠兰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

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逼得田瑶改嫁不能改嫁,连日常生活都要时刻受到监视。

王翠兰脑子一转,顿时一把抓着自己的儿媳妇说道:“田瑶啊田瑶,你这个丧门星,是不是偷偷和自己的小叔子好上了?”

田瑶顿时俏脸一白,说道:“妈!你说的什么话!我没有……呜呜……”

王翠兰脸一横说道:“还说没有!天天守着这么个好玩意,你这个浪蹄子忍得住?”

田瑶不知道王翠兰为什么要这么说,可是她现在根本百口莫辩。

是啊!

一个寡妇,守着一个傻小叔子。

而且小叔子偏偏长得好看,如今又让婆婆知道了小叔子有个讨女人喜欢的那玩意,这怕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田瑶呜咽着说道:“妈,你不要这么说……我没有做对不起赵刚的事情……”

王翠兰一看自己的儿媳妇哭得这么惨,顿时心里也有数了。

田瑶当初是他们花了大价钱从隔壁岩石村找来的媳妇,看中的就是她老实忠诚这一点,要说田瑶真的和赵狗蛋发生了关系,她王翠兰一眼就看得出来。

田瑶眼里根本藏不住谎话。

不过现在王翠兰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她得指点一下这个老实巴交的儿媳妇才行。

王翠兰语气一下子变得缓和了,一把拉住田瑶的手说道:“田瑶啊!我知道你不是乱来的女人,可是你现在也守了三年的寡了,那些隔壁村的男人们你又看不上,我们赵家可就要断后了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