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鳖孙孙二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大早,赵狗蛋便带上了人参和灵芝出了门。

他先是往陈雅家里走去。

赵狗蛋可没忘记,陈雅之前还说,要去镇里的话,一定要叫她来着。

“雅儿妹子在家吗?”

站在陈雅家门口,赵狗蛋喊了一句。

村长陈富贵的老婆生下陈雅的时候就跑了,所以陈雅一直都是被陈富贵带大的。

叫了一声,发现竟然没人应,赵狗蛋干脆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雅儿妹子在……呃……”

赵狗蛋的手刚好落在大门上,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赵狗蛋看到了一幕让他差点把舌头咬下来的一幕。

在房子的旁边,有一个小房间,那应该是陈雅家的茅房。

然而现在茅房外面的门好像根本没关紧,赵狗蛋随意的一转头就能看见里面的景象。

此刻,一个穿着齐膝长裙的女孩,正站在那,手上拿着一张白白的,像是纸片一样的东西,竟然在往自己内裤上贴……

赵狗蛋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起来!

哪怕再怎么傻,他也知道陈雅手上拿着的东西是什么啊!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不傻了……

而且之前赵狗蛋也见过田瑶用过那种东西。

那是卫生巾!

赵狗蛋想起了前两天陈雅说肚子疼的事情,看来她这段时间,正好来了大姨妈。

不过现在赵狗蛋的注意力可不在那块卫生巾上面。

因为角度的原因,赵狗蛋可以清楚的看到,陈雅把自己的裙子撩了上去,把印着小熊的内裤褪到了膝盖……

陈雅白嫩可爱的隐秘地方,在赵狗蛋眼中一览无余。

那里有着一片稀稀疏疏的黑色,却一点不明显,赵狗蛋只感觉嗓子有些干,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咳咳!”

而这时,一阵轻微的咳嗽声突然从茅房的另一边传来。

这声音很轻微,就连茅房里的陈雅都没察觉出来。

毕竟院子里有鸡打鸣声,有狗叫声,这么一句很小的咳嗽声,不注意听是很难听到的。

可是赵狗蛋却听到了……

他皱起了眉头,慢慢绕过茅房的门,走到另一侧。

等到看清了趴在茅房外面的人影时,赵狗蛋心里顿时燃起了一股怒火,没了之前的半点激动。

此时正有一个男人撅着屁股,趴在茅房的一面墙角。

墙上应该有个没砌上的砖洞,这样可以通风散气。

这个男人就把头凑近了砖洞往里看着,一只手在自己的裤裆里拼命的窜动着。

“我草你奶奶的孙二牛!我干死你娘的!”

赵狗蛋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包裹,上去就是一脚。

这一脚,直接将趴在茅房外偷看陈雅来自渎孙二牛,踹出去了一丈多远的距离。

“啊!我的屁股哟!是那个龟……”

孙二牛被一脚踹飞,人还在半空中就惨叫了起来。

等到他砸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上时,这才揉着自己的屁股站了起来。

孙二牛回头一瞅,到了嘴边的骂人话,也被硬生生吞了下去。

此时此刻,赵狗蛋正面色阴沉的盯着他,那眼神,好像快要把孙二牛吃了一样。

“呀!是谁?是谁在外面?”

而这时,茅房里的陈雅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她连忙收拾好,穿好裙子走了出来。

“涛生哥,你……你怎么在这?哎呀,二牛……”

陈雅一下子就发现了赵狗蛋和孙二牛两人。

她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咬着牙看向对面的孙二牛,说道:“孙二牛,你!你是不是又在茅房外面偷看了?!”

而孙二牛还没说话,赵狗蛋听到陈雅说‘又偷看了’,脸上的火气又噌的一下更甚了。

妈了个瓜娃子!

这鳖孙玩意儿,竟然不是第一次偷看雅儿妹子了!

“雅儿妹子,这鳖孙,偷看你几回了?我今儿非把他眼珠子挖出来不可!”

说着,赵狗蛋好像根本不像是在说玩笑话话一样,他上前一步,就要抓住孙二牛动手。

陈雅连忙一把拉住赵狗蛋,身子贴在赵狗蛋身上,摇着头说道:“不要!涛生哥,别冲动,你打他一顿就好了!”

她读高三了,懂得打人和挖眼珠子是有区别的。

万一赵狗蛋真的把孙二牛的眼珠子挖出来了,那赵狗蛋可就真的要去坐牢了……

“赵狗蛋,他妈的又是你!你给我等着,蛮子哥就要回来了,我看看你还能神气到什么时候!”

孙二牛一见陈雅把赵狗蛋拉住了,一下子又暴露出了死癞子的嘴脸来。

他指着赵狗蛋,凶神恶煞的说道,说完还吐了口口水。

赵狗蛋气不打一处来,又不敢太用力挣脱陈雅的手,怕一不小心伤着她。

于是他弯下腰,随意的捡起地上的一个石块,瞅准了孙二牛,猛地飞掷过去!

嘭!

石块打在了赵狗蛋的额头上,一下子把他打得头破血流。

孙二牛脑瓜子被石头打得嗡嗡直响,一抹脑门,摸了一手的血。、

“哇!血……血!”

顿时间,孙二牛大叫一声,撒丫子就往门外跑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