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拜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先生,你收我为徒吧!”

屠力跪在地上,突然朝着赵狗蛋说道。

“啥玩意儿?你刚才说啥?”

赵狗蛋回过头来,似是觉得刚才没听清楚。

他掏了掏耳朵,又朝着跪在地上的屠力问道。

然而现在的屠力,额头上已经冷汗密布了,身子更是疼得发颤。

赵狗蛋说的没错,要是他刚才老老实实躺在地上等半个时辰的话,也许就不用遭这个罪了。

但是屠力不想那么做!

从刚才败给赵狗蛋之后,他脑子里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要是赵狗蛋对上他的师父,到底谁更强一点?

答案是,也许现在赵狗蛋比不过他的师父,但就算两人打起来了,赵狗蛋也未必会输。

而且,最主要的是,赵狗蛋现在还这么年轻!

而他的师父现在又不止他屠力一个徒弟,赵狗蛋目前却还没收徒弟。

这一点,屠力只要稍微观察就知道了。

在他以前的师父和现在的赵狗蛋两者之间选一个,对作为武痴的屠力而言,结果不言而喻了。

而且屠力还记得,当初他师父把他安排给禹淳的时候,就像打发一条狗一样打发了。

所以,这回儿选择赵狗蛋,在屠力心里,那是没有半点背叛师门的负罪感。

“赵先生,请收下我做你的徒弟吧!我愿意以后都侍奉在你身边,供你差遣,只要你能教我一招半式,我屠力就心满意足了!”

屠历咬着牙,任由冷汗一滴滴的落下,身子疼得不停打摆子,他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你脑子被驴踢了啊?别恶心我了,我对男人没兴趣!”

赵狗蛋压根就没把屠力的话当回事。

特别是听到屠力说要侍奉他的时候,赵狗蛋更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除了爱女人,爱钱之外,他可再没有其他半点爱好了。

屠力的话,属实把赵狗蛋恶心到了。

他走到一旁,牵起陈雅的手就要上三轮车。

“赵先生,今天你要不收下我为徒,我屠力就跪死在你的车前!”

在赵狗蛋将陈雅送上三轮车的时候,屠力突然站起身,冲到了三轮车前,又‘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这丫的,这是在以死相逼啊!

“我干你娘勒!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开车撞死你!”

赵狗蛋脸一横,咬着牙冲跪在三轮车前面的屠力骂道。

任谁也不可能接受这么大的前后反差啊……

半个小时之前还费尽心机,早早等在他和陈雅回家的路上截杀。

这回儿打不过了,立马又跪下来认怂!

认怂你就算了,你特么还想攀关系?

赵狗蛋嘴都快被这个叫屠力的寸头男气歪了。

还想让自己认他做徒弟?!

赵狗蛋连自己学的拳法叫啥名字都不知道,让他教啥?

就算可以随便取个名字,赵狗蛋估计自己也取不了什么高档大气的名字,顶多叫个‘王八拳’,‘打牛拳’啥的。

但是这名字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败了刘老汉的名声?

虽说刘老汉生前没有刻意的去教赵狗蛋学拳,可平日里他在门口打拳的时候,那可是半点都没避讳过赵狗蛋。

甚至有些时候,刘老汉还拿出那本拳谱,故意在赵狗蛋面前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

只可惜,那本拳谱,后来被村里那些人收去当遗物烧了……

赵狗蛋当时眼睛都哭红了,村里人还当他是感念刘老汉的养育之恩。

其实赵狗蛋装傻的时候,刘老汉早就告诉过赵狗蛋,他的大限之期要到了。

所以,在刘老汉死的时候,赵狗蛋心里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到了后来,赵狗蛋自己越是打那个拳打得多了,就越是感觉那套拳法不一般。

至今体内的神秘气流,也是源自于打拳之后诞生的热流……

这已经是赵狗蛋心里最大的底牌和秘密了,怎么可能告诉另外的人?

现在屠力竟然想要拜他为师,赵狗蛋心里不恼火才怪呢!

要不是知道杀人犯法,赵狗蛋恨不得一脚将这家伙踢到深山老林里去……

“赵先生,你要撞死我就撞吧!要是能死在你手里,我屠力也心甘情愿,不会有半点后悔之意!”

屠力的头磕在石子上,已经印出了鲜血的印记。

看他这架势,好像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要撞到头的样子。

“涛生哥,这……要不你,你答应他吧……看他这样,也怪可怜的……”

这回儿,陈雅终于于心不忍的拉了拉赵狗蛋的衣袖说道。

善良的小妮子,好像都快忘了之前被屠力挡着时差点吓傻的样子……

“雅儿妹子,别理他,他在这卖惨呢!你可别忘了他之前是怎么鼻孔朝天威胁咱们的了!要不是你涛生哥练了几天拳,指不定现在跪在地上的是我呢!”

赵狗蛋摸了摸陈雅的额头,一脸宠溺的解释道。

他知道陈雅涉世不深,又心地善良,但是善良也得分时候和分人啊!

听到赵狗蛋的解释,陈雅先是低头想了想。

然后她突然咬着牙,一脸恨恨的看着地上的屠力,说道:“对!涛生哥,我们不能心软,他刚才还想着打你呢!哼!让他跪着,我们绕道走!”

跪在地上的屠力,听到两人的谈话,顿时脸皮子一抽一抽的。

这尼玛,他没想到,赵狗蛋不但手上功夫厉害,哄女人的嘴皮子功夫也这么强大!

这一点,比起他之前的那个师父可就强多了……

“听到了没?识相点的赶紧滚蛋!”

赵狗蛋上前两步,一把抓着屠力的肩膀,手一抬一放,顿时间,原本还跪在地上的屠力便被提了起来。

紧接着,一股温和的气流瞬间流遍屠力的全身,转瞬间又消失无踪。

屠力的眼睛一下子瞪大到了极点,瞳孔几乎缩成了一根针眼大小……

他突然发现,原本疼痛难忍的肋下和后腰,在气流消失的一瞬间,竟然完全不痛了?

而且,屠力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那一瞬间,似乎被打通了什么……

“赵先生……师父!你一定要收下我啊!师……呃……”

愣了半响之后,屠力猛地大叫一声,当场又要跪下来。

然而等着他的却是一只穿着黑拖鞋的脚丫子,脚掌落下,屠力的身子一下子飞到了半空,砸进了路旁的灌木林里……

“罗里吧嗦娘们一样!收你做徒,我还不如养条狗呢!”

说着,赵狗蛋骑上三轮,轰的一声朝着前面开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