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新村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静娴不说话了。

台下的村民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议论四起,最后却没一个人出来说啥。

陈富贵知道,这回该到他上场总结的时候了。

每次开会,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环节。

“咳咳,那好!既然大家都没事,那依我看,今天的会议……”

陈富贵清了清嗓子,今天可算是扳回了一局。

他心里很舒坦,这山头村,还是他陈富贵的一亩三分地。

只是这次还不等他说完,一旁的赵大爷突然站起身来,说道:“那我就补充一件小事吧,现在刘老汉走了,山头村没了看病抓药的地儿,可不方便!要我看,还是要弄一个小诊所出来,以后大伙有个小病小灾的,也不用大老远跑去镇里和其他村看病了……”

赵大爷的话刚说完,台下的村民便开始纷纷附和起来。

在刘老汉死了的这几年里,山头村的村民有个伤风感冒的,都得大老远跑去邻村甚至是镇里看病。

跑断腿不说,就连医药费都要贵上一大截。

好多人都感叹,这年头连个感冒都感冒不起了。

赵大爷要是不提这事吧,就算有人想起来也不会主动提出来的。

可如今赵大爷带头提出来了,大伙自然纷纷迎合。

陈富贵见此情景,也只能讪讪的轻咳了一声,说道:“那,那依赵大爷你的意思,我们这山头村,又该到哪去找会看病的人呢?”

“是啊!刘老汉死了,咱山头村也没哪个会治病抓药的呀!”

一时间,群众的声音又倒向了陈富贵这边。

确实,在刘老汉死了之后,整个山头村就再也没有哪个懂医术的了。

现在就算大伙想弄一个小诊所来,那也是有心无力。

“哼!你们这些人,还真是狗眼不识人呐!”赵大爷深深的吸了一口旱烟,吐了一口烟圈,目光扫过众人,甚至连带着陈富贵也包括了进去。

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陈富贵保不准以后给他穿小鞋。

可这骂人的是赵大爷,他也只能装作啥也没听到,不敢往心里去。

在山头村,谁都要给这几位上了年纪的大爷们几分薄面。

早些年山头村这片地还是一片荒地的时候,都是他们一锄头一锄头开辟出来的。

这也才慢慢有了后来的山头村……

也是因此,当赵大爷骂所有人狗眼不识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赵大爷,那你倒是说说,咱山头村,还有哪个能有刘老汉的那份本事?治病这事可不能含糊,要不然会治死人的!”

台下,之前就被赵大爷怼过一次的大海子,这时候又站出来问道。

当初在刘老汉门前,赵大爷一意孤行的要让赵狗蛋给被蛇咬了的古静娴治病,也是大海子跳出来阻止的。

如今他一问完这句话,突然就对上了赵大爷的目光。

大海子相似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一样,目光开始在人群里搜寻着什么。

“要说治病,这整个山头村,也找不出一个比赵狗蛋更适合当村医的人了!”

赵大爷站起身来,目光一下盯住了人群里的赵狗蛋。

这时候的赵狗蛋正坐在大槐树下嗑着瓜子呢!

他现在脑子里尽是一团浆糊,好多事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因为就在刚才,他看到了大伯母王翠兰……

从王翠兰的眼神中,赵狗蛋觉得她应该是看到了范冰偷亲自己的一幕。

可赵狗蛋现在在意的不是那件事。

因为就算被看到了,那也是自由恋爱,又没偷没抢的,她又不能说啥。

最让赵狗蛋烦闷的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天晚上在田瑶姐屋外发生的事情。

那晚,赵狗蛋可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躲在墙角偷听的女人,就是大伯母王翠兰!

可问题是,现在王翠兰肯定也不知道她已经被识破了。

刚才王翠兰还装作没事人一样和他说话呢,只是从王翠兰有意无意的动作上,赵狗蛋总觉着自己这个大伯母在勾引他!

“大伯母肯定也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就是我了……”

赵狗蛋愁眉苦脸,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这个大伯母了。

“赵狗蛋!”

“哎!干,干啥?叫我干啥嘞?”

在赵狗蛋一团乱麻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呐喊声,赶忙站起身来。

他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村大堂的所有人,不管是台上还是台下的人,都在看着他!

这特么是整哪一出?

这不刚才还开会开得好好好的吗?咋就都看我了呢?

赵狗蛋心说我也没干啥亏心事啊……

难不成那晚上和大伯母的事情暴露了?

一想到这,赵狗蛋额头上的冷汗就冒了出来,他目光在人群里搜寻着大伯母王翠兰,发现她正咱在马丽婶身边朝着自己笑呢!

大伯母都还笑得出来,那肯定是没事啊!

“赵狗蛋,你咋回事,魂丢了啊?赵大爷叫你好几声了!”这时,大海子突然扒拉了一下赵狗蛋的胳膊,脸色戏谑的看着赵狗蛋说道。

在大海子心里觉得,没准是赵狗蛋刚才听到赵大爷鼓吹他能当村医,又给吓傻了。

虽说之前赵狗蛋是给古书记治好过蛇伤,可那兴许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说不定换个人上也能行呢!

“哦!赵大爷,你叫我干啥?”

赵狗蛋压根就没搭理大海子,直接看向台上的赵大爷问道。

大海子之前和村里的混子赵蛮是穿一条裤子的。

如今赵蛮在外逃命生死不知,大海子就整天在山头村祸祸这个祸祸那个,但比起孙二牛来说却要好很多,毕竟没有一个当村会计的爹。

“哼!装啥装,一个蠢狗子,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

大海子嘴里冷哼一声,小声说道。

赵狗蛋虽然听到了,但是也没当回事。

他都不屑于和这种人逞嘴皮子功夫,总有他们来求他的时候。

“我们刚才商量了一下,以后就由你来担任山头村的新村医了,你看能行不?”赵大爷吧嗒了一口烟,对赵狗蛋的分神也没计较。

“啊?我来当村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