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处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第一眼看到赵狗蛋的时候,苏巧内心的那些紧张和慌乱,都烟消云散了。

她这会儿心情竟然有些莫名的高兴。

好似如果没遇到这种糟糕的事情,就不能在这种场合见到赵狗蛋一样。

苏巧笑着看向赵狗蛋说道:“你个小家伙,每次都让姐姐这么惊吓!”

说着,苏巧上前两步,一把抱住了赵狗蛋。

赵狗蛋愣了一下,然后也笑着反手抱紧了苏巧。

两人就像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互相拥抱着表达内心的喜悦之情。

真软乎啊!

赵狗蛋心里忍不住惊叹一句。

苏巧也没抱太久,就松开了手。

赵狗蛋心想我这才刚刚有点感觉,这就完事了?

他有点不甘心,在松手的那一下,嘴唇悄悄的擦过苏巧的耳尖。

赵狗蛋能够感受到,在那一瞬间,苏巧的整个身子都绷直了……

这一幕,只有苏巧和赵狗蛋两人心知肚明,在场其他人都没注意到。

因为他们的心神和注意力都没法放在两人的拥抱上了。

这他妈的是整得哪一出?

孙二牛和光头小混子等人,从来没想过,这个看起来属于极品的城里女人,竟然和赵狗蛋这么熟悉!

两人的关系,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不一般了!

而赵狗蛋刚才还叫这个女人“巧儿姐”?难不成两人还有亲戚关系不成?

孙二牛想着想着,额头上就冒出了不少的汗水,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口疼的,还是心里被吓的。

至于光头等十几个小混混们,这时候更是连大气都不敢穿一下了。

因为他们都听到了,刚才屠力竟然叫赵狗蛋——师父!

这他丫的,一个寸头男就已经这么生猛了,还再来一个师父?

他们真的只是想劫个色,顺便弄点钱花花而已,不想这么早就没命啊!

“嘿嘿……巧儿姐,我也不是故意的呀!现在好了,那你现在帮我出个主意,我要怎么处理这些人啊?”

两人松开了怀抱之后,赵狗蛋开始贼笑着看向一旁的光头小混混们。

只是当他的脸转向光头等人的时候,脸上的笑就变得阴森起来了。

“狗蛋哥,饶命啊!”

“对啊,狗蛋哥,你饶了我们吧!都是孙二牛他逼着我们干的!”

“求求你,狗蛋哥,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大人有大量,就当我们是个屁给放了吧!”

在赵狗蛋刚说完,光头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而紧接着在光头之后,在场的所有小混混都不由自主的跪在赵狗蛋面前求饶。

没办法不求饶啊!

只要不是个傻子,就都知道现在该怎么选择……

什么兄弟义气,什么江湖道义!

在光头等人的心里,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了。

“哼!姐姐才懒得管这些二流子的事情,既然你已经来了,就干脆交给你了!我今天来,可是来找你,找你治病的……”

苏巧说着,俏脸微微泛红。

她现在的心思完全没在这些人的身上。

当然,要说不恨的话肯定不可能的,不过万幸的是并没有发生什么。

“呃,那好吧,我尽快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姐姐你先去村头的诊所等我一会儿,很快就好。”

赵狗蛋一指不远处的房子,对苏巧说道。

站在这里,其实一眼就能看到坐落在村头的刘老汉的房子。

如今那里已经被设为山头村的诊所了。

“好,那你快点。”

说完,苏巧就往诊所走去。

等到苏巧离开之后,赵狗蛋这才把目光转向面前的十几个小混混,当下便看向为首的光头小混混。

“哦?我记得你,你是岩石村光头强的儿子吧?李小强?”

赵狗蛋一低头,看向最面前的光头说道。

其实他早在第一眼的时候就认出了这个人,因为光头强,也就是李强,在岩石村的地位,就像是曾经赵蛮在山头村差不多。

但是光头强的年龄和地位,要远远比赵蛮大得多。

要算起来,赵狗蛋和赵蛮,都得叫光头强一声强叔。

只是光头强后来被人打断了一条腿,也就慢慢退出了混混圈子。

让赵狗蛋没想到的是,如今光头强的儿子李小强也开始混这个圈子了,而且还是跟着孙二牛的屁股后面混。

“啊!是是是,狗蛋哥,我爸就是光头强!我是他儿子,李小强!”

李小强一听赵狗蛋竟然能说出他爸的名字,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好似有了他爸的名字在,赵狗蛋就和他有一层亲密的关系似的。

然而李小强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只听到赵狗蛋淡淡的嗤笑了一声,说道:“行,我知道了,马上叫你爸过来赎人吧,既然你敢来咱山头村卖脸,那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你爸会懂。”

说着,赵狗蛋也不管一脸吃了死苍蝇一样的李小强。

他重新转过脸来看向地上的孙二牛。

“孙——二——牛!”

赵狗蛋深吸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蹦出来三个字。

声音和语气,好像是一个老师在叹息一个不上道的学生不争气一样。

没有人从赵狗蛋的语气中听出愤怒的情绪。

可是就这么三个字,每说一个字出来,孙二牛脸上的肉就跟着颤一下。

到最后“孙二牛”三个字完全说出来之后,孙二牛脸上已经看不出半点的血色了。

一股异样的骚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众人目光最后都聚集在孙二牛的裤裆里。

这丫的……竟然吓尿了!

“你……你要干什么……”

孙二牛左手捂着自己的右掌,双脚不断的向后面蹭着地面,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却完全做不到。

而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已经显得语无伦次。

“呵!你还真是个猪鼻子插大蒜的货色啊!你明明是头猪,可是偏偏要装成大象,你说你装大象就装吧,可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面前装呢?”

赵狗蛋一边说,一边蹲下身来,顺手捡起了地上掉落的短刀。

啪!

短刀顺势拍在了孙二牛的脸上,不轻不重,没留下什么印记。

可就这么一下,连带着在场的所有人心都跟着紧攥了一下。

孙二牛更是双腿一颤,尿骚味更浓烈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