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给苏巧看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苏巧这么说,赵狗蛋也不再好意思调戏范冰了。

还是办正事要紧。

赵狗蛋知道,苏巧这么大老远的过来找他看病,自然是信得过他。

当务之急还是帮苏巧把“乳体体质”的问题解决。

“咳咳,巧儿姐,那你跟我过来吧,我这就帮你看看。”

赵狗蛋放下范冰,朝着旁边的屋子走去。

可是等到两人来到这间之前刘老汉专门给人看病的房间时,苏巧一下被床上鲜红的床单给吸引住了目光。

“这……赵医生,你……冰冰,你们之前不会是在这里……”

话到嘴边,苏巧又连忙转头看向身后跟过来的范冰。

眼前的一幕,再加上刚才范冰和赵狗蛋之间的亲密举动,又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这一切,已经足够让苏巧联想出来一部炮火连天的爱情剧了。

“苏巧!不是你想的那样!这,这血不是我的……啊!血——”

范冰刚想解释,可转头一看到床单上的血迹,紧跟着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好在赵狗蛋早有预料,连忙抱住了范冰。

“麻蛋,这个大海子,原以为他会帮我收拾一下,没想到还给我留了一个烂摊子!”

赵狗蛋一边抱着因为晕血而昏过去的范冰,心里却将大海子的祖宗十八代女性都问候了个遍。

早上就因为范冰突发晕血,这才不得已让大海子自己处理一下后续的事情。

没想到他药倒是拿回去了,这床单却连收拾都不收拾一下。

“冰冰!你,你不会是又晕血了吧?”

苏巧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大学好闺蜜,似乎是晕血的体质。

基本上每次来大姨妈都是她帮着处理的……

“巧儿姐,既然这边不方便,我们还是去范冰姐的卧室吧,反正给你的治疗过程,也用不着动刀破皮的……”

赵狗蛋也没过多的解释,抱着范冰又来到了卧室。

三个人一进一出,形式却大不一样了。

赵狗蛋轻轻的将范冰放在床头的位置,然后目光看向苏巧。

“巧儿姐,你的病很特殊,想要对症下药,我需要对你身上的穴位堵塞程度有个详细的了解,以便于制定后续的治疗方法。”

赵狗蛋一本正经的看着苏巧说道。

这个时候的赵狗蛋,心里倒真是没有那些歪心思了。

苏巧的“乳体体质”已经伴随着二十多年了,想要根除,确实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而且在这之前,苏巧还服用过两个月的偏药,难保不会留下什么病因。

既然决定了要帮苏巧治好“乳体体质”这个病,那赵狗蛋自然要全力以赴。

“那,那是不是要脱衣服啊?”

苏巧也不是医盲,她自己本身就是药济堂的女老板,家里也是中医世家,赵狗蛋的这些话,意味着什么,苏巧一听就明白了过来。

要是没有刚才的那一幕,苏巧当着赵狗蛋的面脱衣服也就脱了。

毕竟在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完全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刚才才发生过那一幕,她的外套也才刚穿上不到十分钟,这回儿又要脱掉。

这确实让得苏巧有些脸热,浑身上下更是燥热难耐。

“这个,因为病体的位置特殊,确实需要巧儿姐你把外套和……和文胸脱掉才行,这样更有助于病情的诊断。”

赵狗蛋信誓旦旦的说道。

只是说完之后,他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苏巧的胸前。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亲眼目睹了那副壮观而诱人的场面。

而现在,他还将亲眼见证更让人喷鼻血的场景。

赵狗蛋又不是圣人,作为一个医生的前提下,他还是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男人。

既然是男人,就难免对女色不心动的。

此时此刻,赵狗蛋心里竟有种莫名的期待和邪恶的快感。

“那好吧,你,你先转过身去……”

苏巧犹豫了半响,终于咬了咬牙,点头道。

可是在脱衣服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让赵狗蛋把身体转过去。

“好吧,那你先准备一下,我也出去准备一点东西。”

说着,赵狗蛋便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整个过程丝毫没有拖泥带水,显得干净利落。

这倒是让得苏巧心里对赵狗蛋有了些微的改观。

“哪怕他之前再怎么表现出很色的一面,可当时他是以朋友的身份看待我们的,现在我和他是病人和医生的关系,这么看来,这小家伙还是有点医德的嘛!”

苏巧看着赵狗蛋的背影,心里一下放松了不少。

等到苏巧将上衣和文胸全都脱了躺在范冰的旁边时,赵狗蛋也走到了门外。

“巧儿姐,准备好了吗?我进来了。”

“恩,你,你进来吧。”

门外,听到屋内传来苏巧软糯的声音,不知为何,赵狗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心,一下子就波动了起来。

不过没有多想,赵狗蛋还是提着手上的医囊包进了卧室。

眼前的一幕,并没有想象中满面春色的样子。

因为苏巧的胸前,竟然还盖了一层毯子!

可即便是这样,依旧无法遮挡毯子下面壮阔的风景。

房间里的温度似乎一下高了几度。

赵狗蛋的呼气声也变得有些粗重了起来。

“狗蛋,不许这么看了……”

苏巧俏脸酡红,本来她是一直闭着眼睛的,想干脆当一个将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算了。

可她等了半天也不见半点声响,忍不住睁开眼看了看。

这才发现赵狗蛋此时正站在床前,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自己。

苏巧顿时感觉到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游走一样。

尽管她只脱了上半身的衣服,可这种袒露上半身面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的经历,对苏巧而言也是第一次。

之前那么多次看病,多半都是把脉,最多也就隔着衣服按了按胸部而已。

哪怕是看西医,那也都是专门预约的女医生。

“呃,巧儿姐,对不起!”

赵狗蛋反应过来之后,连忙道歉。

说完,他便伸出手,将盖在苏巧身上的毯子掀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