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争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远处,赵狗蛋只能远远的跟在苏巧和范冰两女身后。

他现在根本不敢出现在苏巧和范冰两女的面前,要不然,估计就不是挨两巴掌的事情了。

而且赵狗蛋也知道,这种事情,根本没法解释。

难不成和苏巧、范冰两人说,咱以后说不定可以成仙人了?

估计话都没说完,两人就会把赵狗蛋大卸八块!

“唉,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身后,赵狗蛋唉声叹气的说道。

三人一前一后的往山头村走去。

而此时,山头村村委会里传来一阵阵哄闹声。

在颜宏国等人离开之后,矛盾也终于爆发了出来。

这次山头村的药材没能卖出去,那么就意味着这一个季度所有人都白忙活了!

这些药材,收太久的话就直接发霉变质了,根本无法当做药用!

此时,在村委会门外,很多山头村的村民围在这里。

绝大多数的是生产队的队员们,还有一些是和陈富贵和赵大猛的亲信。

“说说吧,这事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这么多药材囤积,生产队都没这么多空房子来装了!等到下半年果子成熟了,那些果子放哪?”

“哼!要不是赵大猛出手打了颜老板,这事也不会闹成这样?”

“阿财!你怎么说话的?赵队长对我们怎么样,你心里没点数吗?要不是他跑前跑后的,我们这几年能过得真舒坦?颜老板颜老板,颜老板还不是赵队长联系过来的药贩子?”

几个人围在村委会大门外的平地上,很显然分成了两个阵营。

一方是以阿财等人为首的,生产队原来的队员们。

而另一方是山头村里陈富贵和赵大猛等人的亲信之人。

这些人多多少少的都和陈富贵、赵大猛有一些关系,要么是亲戚关系,要么是利益关系。

总之,这些年生产队里面流出来的肥水,这些人也拿了一定的抽成。

如今看到阿财等人在背后说赵大猛的坏话,这些人自然就站出来替赵大猛说话了。

在他们看来,情况还没坏到那种无法挽回的地步。

换句话说,哪怕颜老板不和山头村合作了,大不了和其他药贩子合作就是了。

只是这些人根本没想过,要联系一个长期合作的药贩子,人脉、运气、甚至是山头村的整体实力,都是决定因素。

当初赵大猛之所以能和颜宏国搭上线,是因为在一场饭桌偶然碰到的。

这其中,运气占了绝大多数的成分。

如今,要赵大猛再去找一个能吃得下山头村一个季度药材供应量的药贩子,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哼!陈猴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次就算村长在这,也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以前我们可不管你们在卖药的钱里面抽了多少好处,现在反正已经没事做了,说什么也要让你们吐点出来!”

这一下,阿财没说话,而是阿财身后的一个青年站出来说道。

“李棒槌,你胡咧咧什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在里面拿好处了?你要是管不住你这张嘴,以后就干脆别说话了!”

陈猴子这时脸色涨红的指着刚才说话的青年嚷道。

他这么一说,陈猴子身后的几个人也纷纷跳出来喝骂。

“就是!别他妈血口喷人,没有证据的事情,诬蔑老子,小心老子搞死你!”

“以后给我小心点,这山头村,现在还是姓陈,没改姓!”

几个人脸色不善,带着威胁的意味看着阿财和李棒槌几个人。

“好!好好!陈猴子,你们……威胁我们是吧?行,大不了鱼死网破,我王大财今天就把话撂在这,要么你们就把我搞死!要么就让赵大猛同意生产队改革!”

“对!支持生产队改革!”

“必须改革!”

一时间,在阿财的呼声下,他身后的几个生产队队员们也纷纷喊道。

在山头村,陈、赵、李、王四家是大姓。

而一直以来,都是陈、赵两家是一派,因为陈富贵自己就是山头村村长,而赵大猛又是山头村的生产队队长,所以李、王两家的人基本上都是被打压的对象。

当然,这也并不是所有的姓氏都这样,就像赵狗蛋一家。

平时临里乡村的,李、王两家姓氏的人哪怕受点委屈,一般也都忍了下去。

毕竟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山头村,陈富贵和赵大猛等人,基本上就相当于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而这种情况,从古静娴被调到山头村来的那一天开始,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

“放肆!吵什么吵?你家死人了还是怎么滴?”

就在两方人吵得不可开交,快要打起来了的时候,一道暴喝声从村委外面传来,接着,陈富贵那消瘦的身子走了进来。

在陈富贵身后,还跟着孙德才。

这时候的孙德才,也顾不得去找赵狗蛋给儿子孙二牛报仇的事情了。

再说,他思前想后,越发觉得报仇这事基本没戏。

不过等处理了这摊子事之后,无论如何他都要去找赵狗蛋好好谈一谈!

陈富贵的话刚说完,村委会外面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别看陈富贵已经快要六十岁的人了,可因为常年担任山头村村长的位置,这会儿发起火来,倒真有点让人心里发怵!

最起码,此时广场上的几个人都是战战兢兢,不敢说话了。

包括刚才还叫嚷着“搞死我”的王大财和李棒槌。

而此时陈富贵的脸色也难看至极。

刚才几个人吵闹的话,他也听到了。

这时,他不由得将目光看向王大财几个人。

在陈富贵眼里,这些人就像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一样。

平时没出事的时候,给点剩饭冷汤的就能舔着脸叫你祖宗爸爸,可一旦出了事,没了好处,立马跳出来咬人了!

刚才一路来的时候,孙德才已经把事情的大致经过告诉了他。

听完之后,陈富贵心里顿时把赵大猛祖宗十八辈问候了一遍,这个莽夫子,做什么事都是先动手再过脑子!

要不然,他生的那个崽子,又怎么可嫩被人追杀到山头村来要人?

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