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聚众闹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村委会门外,几个青年大汉围着一个女人。

其中,陈厚首当其冲,指挥着几个青年大汉试图制服女人。

被包围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刚下山就被叫过来的范冰。

原本范冰是听说生产队闹事了,这才不顾身体不适赶过来。

毕竟生产队关系着古书记之后的改革措施,要是一个处理不好,造成的影响就不单单是简单的闹事那么简单了。

也是因此,范冰跟着采摘队的几个人过来查看情况。

没想到正好撞上了陈富贵正带着人和生产队的其他人在打架!

一个村长,竟然带头起哄打架!

范冰上前阻止,却被陈富贵身后的人推了一下,因为本来就身体不适,一个没站稳,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直接让得生产队的几个人看到了,于是乎两方人马直接打了起来。

范冰是知道的,生产队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心向着古姐姐这边。

可她也不愿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们和陈富贵等人闹出矛盾。

于是乎,她刚想上去拉架,却被陈厚几人拦住了!

眼看着几个人就要上前抓她,范冰顿时俏脸一寒!

那句话说的真没错,穷乡出刁民!

这话此刻用在陈厚等人身上,简直一点没错……

“嘿嘿!范秘书,现在古静娴那个女人可不在,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再说,你一个村书记的秘书,有什么资格插手村长和生产队长的事情?”

陈厚眯着眼,走到范冰的身边,伸出手朝范冰的脸上摸去。

玛德!

这城里女人就是特么的水灵!

这俏脸蛋,一看就像是可以掐出水来的水蜜桃一样,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两口!

而且走的近了,陈厚还能闻到范冰身上的一股特殊香味。

这种香味,他在山头村的几个女人身上也闻到过。

应该就是所谓的体香!

有体香的女人,各个都是极品!

像是村头的寡妇田瑶,还有张雪梅她们,这些女人从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带起的风都是香香的。

“拿开你的狗爪子!陈厚,你要敢碰我一下,明天我就一个电话叫一群人打死你!不信你试试?!”

范冰俏脸一片冰寒,撇开头冷冷的瞪着陈厚说道。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无比的镇定,让得身后几个抓着她的青年面色一僵,愣了一愣。

“你……哼!范秘书,你还真别威胁我!你敢叫人来山头村,我就敢让他们回不去!要不咱们试试?”

陈厚也怔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

只是他嘴上这么说着,手却悄悄的放了下来。

就算范冰不敢叫人来山头村,那他以后也总得出山头村啊?

谁知道这疯女人背后有什么人撑腰?

陈厚觉得自己没必要为了占点小便宜,而拿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

不过范冰这女人就凭这两句话想吓唬住自己,那也是想多了!

“陈厚!你他妈给我放开范秘书,有本事冲我们来,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对!狗娘养的,有本事冲我来!要打就打,他妈的,反正老子不打算安然无恙的回去了,说啥也要咬掉你们一口肉下来!”

王大财这边,几个人脸上都带着伤。

说话的几个人,身上的衣服沾满了灰尘,显然是刚才经历了一场争斗。

他们也没想到,陈富贵这个阴险的老狐狸,竟然说动手就动手。

陈厚带着过来的人,比他们多了一倍多,一个打一个还行,一个打两个就够呛了。

按照陈富贵刚才的话说,他就是要把自己这些人打服气了,就像养的狗咬自己人了,那就必须打服它!

王大财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黑着脸看向陈厚身后的两个人。

陈富贵和孙德才!

从一开始,陈富贵问他打算怎么办的时候,陈厚等人就直接动手了。

或者说,陈富贵那么问,压根就没打算听他王大财的回答,只是为了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罢了。

现在问题都已经摆在明面上了。

生产队这边,哪怕就是故意减少了采药的量,那他们打死也不会承认。

而赵大猛那边,他带人打颜宏国等人,是大家都看到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颜宏国才会和山头村终止药材收购的合作。

归根结底,大部分责任还是在赵大猛这个生产队队长身上!

当然,生产队的人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想逼赵大猛等人同意生产队改革的事情!

只要不傻,就不难想象,只要生产队改革了,往后每家每户都能拿到好处,肯定比现在固定几个人,每月拿600块固定的死工资要强的多!

“好!王大财,李棒槌!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陈厚脸色也有点不太好看。

先是被范冰这个女人呛了一下,然后又被王大财和李半出言讥讽。

再回头一看身后的陈富贵,似乎有些不太耐烦的样子了,顿时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眼下这个锅,他王大财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

“打!给我挨个挨个打!只要不打死,怎么样都行!”

陈厚冷哼一声,直接挥手让身后的几个人冲上去。

“住手!陈厚,陈富贵,你们目无王法了吗?等古书记回来了,一定会把你们送去警察局的!”

这边,范冰被身后的人抓着手臂。

她一时也挣不开,只能用语言威胁陈富贵和陈厚等人。

可很显然,范冰的话非但没威胁成功,反而让得陈富贵等人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起来。

“臭娘们,再多嘴,我抽死你!”

陈厚看到陈富贵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顿时回过头来,扬起巴掌就要朝范冰脸上打去。

其实陈厚也没想真打,只想着吓唬一下范冰而已。

毕竟刚才范冰说的那些话,还真让陈厚心里发毛,他也没必要把范冰这个城里来的女人得罪死了。

“陈厚,怎么这么墨迹,一个女人,打了就打了!我看谁敢说话!”

在陈厚扬起手的时候,从村委会里面,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赵大猛!

众人顿时把目光全都转向了赵大猛身上。

这个挑起所有事情的源头之人,之前一直缩在村委会办公室不出来,直到现在才站出来。

而在赵大猛刚走出村委会办公室,话音刚落的时候。

下一瞬,从村委会外面,又传来了一道暴喝声:“他妈的!我看今天谁敢动我范冰姐一根手指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