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扔飞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身影从村委会门外一下闪了进来。

众人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却只听到一声惨叫从人群中传来。

“啊!”

接着,陈厚的身体直接腾空而起,朝着站在村委么门边的赵大猛飞去。

嘭!

一声巨大的响声,溅起了一地的灰尘。

陈厚一下倒飞了好几丈远,接连带着身后的赵大猛也摔了个四脚朝天。

因为有赵大猛在下面垫着,这一下陈厚倒没摔断骨头,只是这么远从天上摔下来,哪怕不断骨头,那也痛得要命!

“陈厚!”

“赵狗蛋!”

在陈厚和赵大猛还没起身的时候,人群当中顿时传出两道喝声。

一个是孙德才,一个是陈富贵。

孙德才叫的是陈厚的名字,他刚才站得离陈厚不远,陈厚倒飞出去的时候,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有一只手,抓住了陈厚扬起的手臂扔了出去!

孙德才脸色都吓白了!

他妈的,这可是一个成年人啊!

怎么说拎飞就拎飞了呢?

他还没来得及转头去看扔飞陈厚的人是谁,身边的陈富贵已经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而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转了过来。

赵狗蛋!

孙德才下意识的脚步往后一退,可紧接着,又很快强装镇静。

赵狗蛋打的人是他儿子孙二牛,他现在还没去找赵狗蛋讨说法呢,怕个啥?

孙德才暗暗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目光又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陈厚。

他比陈厚还要瘦小的多,要是把陈厚换做是他,估计赵狗蛋随手一扔,直接能扔到楼顶上去……

这把老骨头了,真要这么折腾一下,估计不在床上躺个三五个月,怕是别想好!

想了想,孙德才又突然有些庆幸起来。

庆幸好在他昨天没有先去找赵狗蛋算账,而是忍了一天,然后遇到了这档子事。

“赵狗蛋……你,你干什么?你怎么打人呢!”

在孙德才和陈富贵都没说话的时候,人群中,原本站在陈厚身后的一个大汉站出来指着赵狗蛋,脸带煞气的问道。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这人色厉内荏,外强中干,其实心里也怕得要死。

看他那都快抖成筛子的腿就知道了……

“狗蛋!快去报警!快走!”

此时,被几个人包围的范冰,也看到了赵狗蛋。

她先是一愣,原本紧绷的俏脸在看到赵狗蛋的一瞬间,顿时松懈了下来,不过还是第一时间想到了让赵狗蛋报警。

在范冰心里,这属于聚众闹事,那肯定得交由警察来管。

可是范冰不知道,这件事,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被打的王大财和李半等人,至始至终都没想过要报警。

山里人自有山里人为人处世的一套方式。

很多时候,在穷山沟里,哪怕打架打死了人,也多半都是私了了事,很少会有人想到去报警。

或者说,在他们看来,警察来这种地方调查办案,似乎是一件很稀奇,甚至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现在,不止王大财等人那么想,赵狗蛋也一样不想报警。

真报了警,刚才他扔飞了陈厚这事,到时候要是陈厚一口咬定要赔点医药费什么的,他还不得破财消灾?

现在没有警察插手,在这些人当中,那就是谁特么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就像现在,陈富贵等人压着王大财打,那是因为人家是村长,出了事的人是生产队长赵大猛,这两人,再加上村会计孙德才。

三个人在山头村当权这么多年,又岂会没有一些拥护人?

“范冰姐,别说报警的事情了,你没事吧?”赵狗蛋有些担心的问了一下范冰,看到她只是衣服上有些灰尘,其他地方到没见什么伤口,顿时松了一口气。

而后,赵狗蛋转而又看向范冰身后的两个青年,眼神一冷,喝道:“看什么看?给我松开你的狗爪子!”

赵狗蛋话还没说完,两个青年就像是扔炸弹一样将范冰的手放开。

他娘的!

想当初一个傻不拉几,谁都可以欺负一下寻开心的蠢狗子,如今不但病好了,好像还变得力大无穷了!

更让人没办法接受的是,现在赵狗蛋还是山头村的唯一的一个村医。

很多人,哪怕是愿意得罪范冰这个古书记的贴身秘书,也不想得罪现在的赵狗蛋。

只要是人,谁还没个伤风感冒,小病小灾的?

要是得罪了赵狗蛋,以后有病也不能在山头村看,还得大老远跑去邻村甚至是燕石镇去看病,医药费贵的要死不说,还不知道治不治得好。

而赵狗蛋现在可是有身份的人了!

如今在山头村,很多人都知道赵狗蛋的一身医术都是传至刘老汉的。

对于刘老汉的本事,山头村老老少少,都无比信服!

而且当初开村大会的时候,赵狗蛋可是一眼就看出了大海子有痔疮这毛病的……

很多人哪怕心里一时无法接受和转变过来,可还是不得不承认。

如今的赵狗蛋,已经算是山头村有名头的人物了,一般人还真惹不起!

两个青年松开了手,朝着赵狗蛋尴尬的笑了笑,连忙缩回了陈富贵身后。

他妈的,现在估计只有看村长怎么治赵狗蛋了!

打了村长的表侄子,不付出点代价,还想在这装孙子?

可接下来陈富贵的话,让得几个青年,包括孙德才等人在内,一脸的懵逼。

只见陈富贵大眼一瞪,看着赵狗蛋说道:“赵狗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说这话的时候,陈富贵还是很有气派的。

不知道的,恐怕还会以为他这是自持身份在呵斥赵狗蛋这个晚辈。

可在场的众人,哪个不了解陈富贵的为人?

要真是自持身份的话,也不会二话不说就让陈厚等人动手揍王大财和李半等人了。

可现在,明明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刚才就是赵狗蛋一下把陈厚扔出几丈远,差点没摔死,哪怕是赵大猛也被砸的半懵了。

但是,这会儿陈富贵竟然问赵狗蛋在做什么?

瞎子都知道他刚才做了什么,你丫的不敢治他就直说,还特么的问人家在做什么?

还当赵狗蛋是以前的蠢狗子?

这一下,很多人都心下一凛。

陈富贵这明明是怂了呀!

“村长,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可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