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落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对众人的猜忌和排挤,赵狗蛋不但没有半点气愤,反而大笑起来。

他的话,也让得在场的众人,甚至是村委会门外的一些人听到了。

“村长,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很久了!不然,我赵狗蛋凭什么给你们补这么大一个窟窿?没好处的事情,我赵狗蛋不会干!”

赵狗蛋说着,目光先是看了一眼陈富贵,然后又转向赵大猛等人。

众人没说话,脸色却变了。

他们也都知道,这时候,赵狗蛋肯定还有下文,也都没插嘴。

“山头村这一个季度滞销的药材,我可以负责找渠道销售出去!”

赵狗蛋环视一圈,语气淡淡的说道。

然而,他的话一说出来,别说是赵大猛脸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就连陈富贵此时也是嘴巴一张,哑口无言。

他们心底里本以为赵狗蛋只是在胡言乱语,死要面子罢了。

最不济,也就是去贷款,然后来填补这个季度药材滞销额度的亏损。

在众人心里,这几乎是赵狗蛋唯一一个解决眼下问题的办法了,也只有这样,赵狗蛋才有资格参与山头村村委会的选举!

可赵大猛和陈富贵等人,甚至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过。

赵狗蛋竟然说他能够找到新的药材销售渠道?

他一个还不满二十岁,整个山头村的人都知根知底的孤儿,之前的十几年还是个大傻子的人,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又变傻了?

“赵狗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不是……又犯病了?”

这时,站在赵大猛身旁的陈厚看着赵狗蛋,小声的问道。

他现在确实不太敢冲着赵狗蛋嚷嚷。

兴许人家还记着傻的时候,那些欺负他的人呢?

虽然没怎么去记,但是陈厚感觉以前最喜欢欺负赵狗蛋的那一批人里面,他是最出类拔萃的那几个之一!

要是这时候赵狗蛋又傻了,直接像刚才那样,抡起他的手臂就砸的话……

就算被砸死了,他也没地方说理去!

傻子打死人还能抵命不成?

哪怕就是抵命,自己都被砸死了,有个屁用?

陈厚的话,很显然也得到了在场很多人的认同。

今天赵狗蛋的表现,的确有点狂的没边了,看起来像是由之前的傻子,变成了疯子。

这事谁又说的定呢?

想当初,刘老汉还在的时候,也经常说,赵狗蛋有时候还是听得懂人话的。

“陈厚,我犯没犯病,你还不清楚吗?不清楚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你过来!”

赵狗蛋目光转向陈厚,语气冷淡的说道。

说话间,赵狗蛋还特意朝陈厚勾了勾手指头。

这孙子,打一开始就让赵狗蛋很不爽!

竟然敢对范冰姐动手!

要不是他赶来的及时,说不定陈厚还真敢下手打范冰姐。

如果陈厚真的那样做了,那现在就不是站着说话这么轻松的了。

不过现在,赵狗蛋觉得,自己刚才还是下手太轻了点……

“别!我知道了!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陈厚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讪讪的笑了一声。

“赵狗蛋,你说你能找到新的药材销售渠道?你确定不是那种小道贩子?我们这个季度的药材量,虽然达不到颜老板一个季度的要求,可要算的话,也不是小数目了……”

孙德才这才看向赵狗蛋问道。

这件可不是小事情,真要让赵狗蛋办成了,到时候的村委会选举,赵大猛还能不能保住生产队队长的位置,结果还真难说。

“孙德才,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说假话的人吗?”

说着,赵狗蛋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孙德才。

他相信,像孙德才这样精明的人,肯定能听出他话里隐含的意思。

你丫的再哔哔,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和赵大猛婆娘乱搞的事情捅出去?

果然,孙德才的脸色一变,最终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玛德!赵狗蛋这小子竟然威胁他!

赵狗蛋刚才说那话的意思,孙德才当然很清楚。

他刚才的问题,确实有点逼问的意思,这肯定让得赵狗蛋心里不爽。

不过,经过了刚才的交手,孙德才也肯定了一件事情。

赵狗蛋还记得以前痴傻时候发生的事情!

这下子麻烦大了……

一时间,孙德才的心思都没法集中在眼下的局势上了。

这特么说到底都是赵大猛的烂摊子,现在他该操心一下自己的烦心事了。

一想到这,孙德才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

那时候怎么就没管住自己的东西呢?

现在羊肉没吃到嘴,反而惹了一身骚!

见孙德才不说话了,赵狗蛋也不再相逼。

其实,只要孙德才老老实实的安守本分,他也不至于将那种丑闻捅出去。

毕竟那样做,对春娥婶子也是很大的打击。

再说了,两人最后不是没弄成吗?

至于之前有没有做过,那就不是赵狗蛋操心的了。哪怕弄成了,他没亲眼看到,不能信口胡扯不是?

不过看那天的情形,这孙德才那方面显然是个银枪蜡烛头。

甚至连蜡烛头都比不上!

孙德才那玩意儿压根硬不起来……

“看来真要确定一下这事,还得找春娥婶子问问才行!”

赵狗蛋在这节骨眼上,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了春娥婶那诱人的熟女身体。

“赵狗蛋,你要真能把咱们村这个季度滞销的药材卖出去,下个月的村委会选举,我决不食言!”

看到孙德才都被赵狗蛋治的服服服帖帖,这下,陈富贵这下也不再多说。

眼下赵狗蛋就像头疯狗,逮谁咬谁。

陈富贵又想到了自家闺女陈雅,顿时心口憋了一口气,最后重重的摇了摇头,显得有些颓败。

看陈雅那丫头的执拗劲,估计拴在赵狗蛋这头狗身上的几率很大!

“看来得早点把小雅送出去读书才行,早点远离这个蠢狗子!玛德,照这么下去,这山头村,早晚得姓赵!还特么是赵狗蛋的赵!”

陈富贵心里暗暗臭骂了一顿。

“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要是办不到,以后别特么再在我面前出现!”

说完,陈富贵甩了甩衣袖,扭头就走。

赵狗蛋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嘿!村长慢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