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竞技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狗蛋看见黄猫这模样,便退后几步,腾出地方,用行动向黄猫示好。

黄猫嗅了嗅,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软绵绵的迈着小步伐,像个高贵的公主,可又是妩媚的步子。

它舔了舔玉米肠,轻轻的咬开,接着几口便吞了。

再转向那一大碗饭菜,它激动的扒着土地,喉咙里传来满足的咕噜咕噜声。

正把头塞碗里狼吞虎咽着,突然一大群村里人跑来,笑嚷嚷的叫。

黄猫也不恼,也不走,继续吃。

赵狗蛋仔细听,才知道赵大猛两父子觉得狗是人类忠诚的伙伴,应该好诱惑些,便带着鸡鸭鱼肉赶过去,谁知道瘸狗并不领情,还对着他们狂叫。

赵蛮不信邪,以为是鸡鸭鱼肉拿的离狗太远,狗吃不到着急,就自个带着肉走到狗跟前,狗也是不客气,对着他脚脖子就是一口。

赵蛮痛的哇的一声怪叫,窜起老高。

赵大猛见儿子被咬了,气急攻心,去帮忙拉开,狗松开赵蛮。

赵大猛连忙扶起赵蛮。

瘸狗却又趁机绕在赵大猛身后,汪的就是一口,痛的赵大猛失声尖叫。

早就听到声音的众人定神一看,发现瘸狗正咬到赵大猛屁股上,裤子也开了几条缝,白花花的屁股上两个血洞。

这下再也顾不得竞技的事情了。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走一步嚎一声去了市医院打疫苗。

赵狗蛋听完只觉得好笑,想着,一抬头就看见黄猫吃完了静静的看着他。

他慌了一下,黄猫却走过来撅着屁股低着头蹭了蹭他。

赵狗蛋试探性的喵一声。

黄猫也回应的喵喵喵叫。

他喜不自禁。

连忙揣起黄猫就跑,带到刘老汉家中。

黄猫也没挠他,可能是早就厌烦了流浪漂泊的生活。

他在屋子里仔细逡巡着,到处留下它的印记。

不一会,就跳上赵狗蛋的床呼呼大睡。

赵狗蛋也觉得今天乏了,便一同躺下,和衣而眠。

次日一早醒来,黄猫还在睡,咕噜咕噜的吵着。

赵狗蛋用茶壶煮了三十个生鸡蛋,这便是他跟黄猫的早饭了。

吃完早饭,黄猫就懒洋洋的出去遛弯了。

赵狗蛋便走去村尾找瘸狗。

瘸狗却不在,不知道去哪里溜达了。

赵狗蛋就坐在村尾的庙里等着。

临近傍晚时,瘸狗回来了,它掰着腿,摇摇晃晃的跟着一群狗。

那群狗走到各自的家门口就进去了,只有瘸狗来到庙门口趴下。

它看着赵狗蛋不屑地瞥了一眼。

赵狗蛋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香喷喷的鸡腿。

瘸狗只看了一下,再没有任何表示。

赵狗蛋见诱惑不到,也不丧气,打道回府了。

回到住处,黄猫刚好回来,看来是把这当家了。

它喵喵喵叫了几声,就往地上一卧,看着赵狗蛋。

赵狗蛋知道这猫是饿了,肥猫。

他收拾完出门,照例去找村尾的瘸狗。

瘸狗今天去打群架了,又不在,傍晚才风尘仆仆的赶回来。

也是不屑的看了眼赵狗蛋就趴下休息。

赵狗蛋待了一会就去了药济堂。

苏巧不在,只有些伙计。

半响后苏巧才回来。

红白条纹短袖,黑色的领边和袖边,精致剪裁,显得小巧玲珑,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淡蓝色的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一双杏色高跟鞋简约大方。左手手腕上是一连串的细小红圈圈手镯,阳光下发着耀眼的光泽。头发蓬松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只是化了淡妆,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

不禁让赵狗蛋看呆了。

苏巧笑着望向赵狗蛋:“你来我房间帮我把下脉吧,我感觉最近又严重了。”

赵狗蛋连忙称好。

来到房间,橘色的灯把一切都映照的暖烘烘的。

摇曳而昏暗的灯光,又营造出一丝暧昧的气氛来。

苏巧靠在床边,赵狗蛋坐在一米处的地板上,背靠着沙发脚。

苏巧噙着笑,缓缓走向赵狗蛋,把头轻轻的靠在他肩膀上,在他身上呢喃着。

赵狗蛋也享受着这旖旎的一刻。

温香软玉,美人的柔情似水,让他不禁陷入这温柔乡里。

可是没多久,外面开始吵吵嚷嚷。

他们二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赶出去。

发现几个过来买药的病人在跟伙计议论赵大猛老婆跟村会计孙德才近来走得近的事情,都在那里议论纷纷。

赵大猛一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时间不早,赵狗蛋心念着家中还有一只大肥猫,便匆匆告别苏巧。

当他回到家中时,黄猫果然已经久候多时,正在气吁吁的捯饬赵狗蛋的药材,颇有拆家的风范。

赵狗蛋连忙开了副单子,抓了些药,送去张雪梅家里,捎了两大碗饭菜回家里。

他跟黄猫都开始美滋滋的享受美味佳肴。

第二天,赵狗蛋仍旧去找村尾的瘸狗,可是他在庙里吃了三碗素饭,也依然没有看到瘸狗回来,傍晚时分了,瘸狗依然不见踪影。

赵狗蛋只好失落的把今天新买的鸡腿给吃了。

毕竟瘸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而浪费粮食是非常可耻的行为。

赵狗蛋吃完鸡腿,仔细想瘸狗还没回来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开始挨家挨户的找。

终于在村口找见了。

瘸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看旁边地上还有车轮印,狗身上也有车轮印。

瘸狗此刻已经无法咬人,只能任凭赵狗蛋抱起,赵狗蛋明面上当着众人的面抱起,实则手掌在狗身体下方渡气。

赵狗蛋将狗抱到刘老汉家中,此时的狗已经好了一些,身体内断掉的经脉被修复了一些。

赵狗蛋又开了方子,给瘸狗熬药,瘸狗一直未咬他,但也不肯亲近。

赵狗蛋也觉得无所谓。

只是他家中的黄猫十分不乐意,一直用被欺骗了的愤怒眼神看着赵狗蛋。

赵狗蛋心下觉得自己很怪异,像是欺骗了黄猫感情的渣男,可是他又得不到新欢瘸狗的爱慕。

得不偿失。

瘸狗在赵狗蛋家中养了一些时日,日渐亲近请,唯独黄猫,开始饮食不振,每日都要赵狗蛋哄着才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