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常印 > 第十五章 携手赴京赶考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携手赴京赶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于莫攀二十岁时,单莫比十八岁,两个都已经获得了举人身份。
这年年根底下,家人开始着手打点他们进京赶考的盘缠和随身之物。
于莫攀虽不想为官,但将来授业解惑,有一个进京赶考的经历,毕竟还是大有裨益的。同时,家人也觉得进京赶考路途遥远,两人一起去可以互相照顾。
新年刚过,两人便辞别了众人,轻装上路了。
第一次出门,两人心情都很愉快,晓行夜宿,观花赏景,一路上过得很顺利。
临近京城的傍晚,两人投宿在一家青林客栈,晚饭时遇到了另外两个赶考的举人。
这两个偶遇的举人,一个叫南书生,一个叫许力争,两个人来自兴明,是个出状元的地方。
许力争是个长相精明的青年人,从穿戴上看家境优渥,他告诉于莫攀和单莫比:“南书生可是我们那里拔得头筹的举人,他此次入京赶考肩负着兴明学堂的希望,一甲志在必得。”
然后,他拍拍南书生的肩膀,问:“对吧?”
南书生面貌平和,书卷气很浓,他看了许力争一眼,道:“第一次赶考就能中前三甲的人已经屈指可数,一甲就更高不可攀了,老兄这是拿我说笑呢。”
说完,他平心静气地问询于莫攀和单莫比:“两位兄台家在哪里,也是头次进京吧?”
单莫比道:“我们从七修城来,赶考也是平生第一遭。”
许力争打量着两人,问道:“七修城可是个文人雅士聚集之地,看两位的样貌颇为人才出众,想来也是七修城学堂里的翘楚吧。”
于莫攀摆摆手:“哪里,哪里。”
单莫比冷眼觑着许力争,微微一笑道:“许兄不必自谦,我们于学业不是很用心,此次来京城也就是长长见识,什么人才啊,翘楚啊,跟我们兄弟两个是沾不上边的。”
许力争脸上的肌肉松弛下来,也笑道:“多少人十年寒窗无人问,可是有几人能够一朝成名天下知?读书人的苦处只有读书人知道啊。”
偏巧这时,耳边传来几声叮当脆响,只见店门口进来了一个穿着藏蓝衣袍的中年人,左手摇着一纯铜铃铛,右手持着一杆幡,肩上搭着布袋。
店小二见了,忙跑过去拉着中年人的衣袖往出撵:“哎呀,你怎么又来了,大家都在用饭,别打扰了客人的雅兴。”
中年人不肯走,说道:“我算命准得很,说不定有人高兴找我算,怎么能说打扰别人。”
几个人侧头看过,许力争招手道:“小二,既算得准,就让他过来,给我们几个算算。”
于莫攀和单莫比互相看看,见南书生也不置可否,也乐得瞧个热闹。
中年人甩了店小二的手,小步过来,在许力争指给他的座位坐下。
许力争问:“你算得怎么个准法,应验过几回?”
那中年人捋捋胡须,道:“这位公子,我的算法与众不同,不像其他人需要测字,或者需要生辰八字,我只需你们随意说一句话,即可知道你们要算之事成与不成。”
许力争眼睛一眨:“那你先说说看,我们打算请你推算什么?”
中年人一笑:“四位公子虽坐在一处,谈笑风生,其实来自不同地方。”然后,他一指单莫比和于莫攀:“这两位公子来自一处。”又一指许力争和南书生:“你们两位是同乡。”“四位是打算进京赶考,所以自然是想算一算能否高中。”
四个年轻人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很快,许力争道:“说得对,不过这个也容易,我和南书生打扮相似,坐在同一侧;单兄和于兄装饰相异,但相貌气质有相通之处,又坐的紧密,自然来自一处。况且,还有十天就是春闱,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大多就是赶考的举子。所以,不算什么。”
中年人点点头道:“公子说的也有些道理,不过公子现在已经说了不止一句话,我可以告诉你想要的答案,公子此次定能得中二甲,而且是二甲头名。”
许力争一怔,半天没说出话来。
这时,南书生站起身来,鞠了一躬道:“先生有礼了,请你给我看看。”
中年人微笑着打量他:“腹有诗书,谦恭有礼,不过这位公子时运不如刚才这位,你今年应在三甲末。”
南书生拍了拍胸口,拿出一块散碎银子:“这也就可以了,多谢先生。”
算命先生接过银子,看向单莫比和于莫攀。
于莫攀看了眼单莫比,起身行礼道:“先生说得确切,让晚辈也生了兴致,就请先生给晚辈瞧上一瞧。”
算命先生眼中放出光彩:“这位公子人中龙凤,此次定然能高中,而且一甲前三是跑不了的。”
于莫攀心中一喜,不过马上平静下来,又鞠了一躬,坐下。
单莫比看向算命先生,一言不发。
算命先生也看向他,一言不发。
于莫攀急道:“莫比,你也说上一句。”
单莫比道:“不必说了,先生早已知道结果。”
算命先生大笑道:“果然是国之栋梁,这位公子此次虽不在一甲头几名,但在德文殿上必得龙颜大悦。”
单莫比挑挑眉,斜眼看向许力争,此时的许力争的嘴瘪着,眼神中有些怒火,又颇有些冷意,看样子也非常沮丧。
于莫攀忙掏出一块银锭,双手奉上:“多谢先生,借先生吉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