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常印 > 第十七章 得圣上青眼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得圣上青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天晚上,于莫攀奇怪地问单莫比:“你这是演的哪门子的折子戏?”
单莫比撇撇嘴道:“不是我要演戏,是那许力争演了一出戏,你没看到他把粥碗推给我们时费了一番踌躇,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于莫攀一皱眉道:“你是说他给咱们喝的粥有东西?”
单莫比点点头:“反正他和南书生已经喝下了他想让我们两个喝的粥,里面有没有东西,明早见分晓。”
于莫攀问:“他想让我们喝的,那你的意思是南书生有可能不知道?”
单莫比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我觉得南书生不知道。”
于莫攀一惊:“如果真是这样,那南书生那碗粥岂不是也会有东西?”
单莫比用折扇轻轻敲了一下于莫攀的头:“大哥,你这脑子都用来研究学问了,你好好想想,那许力争如果是真想对我们不利,因为什么?不就是那天凭空出现了个算命先生,说他只能得二甲头名,而我们两个是在一甲。这每年一二三甲的人数都是有数的,如果我们两个出了一甲,腾出了位置,他不就顺势进去了?”
于莫攀恍然大悟:“哦,南书生是三甲末等,自然不会对许力争有什么威胁,所以也犯不上害他。”
单莫比斜眼看他:“对的呀,况且还是同乡,如果入朝为官还能有个照应。他不会傻到谁都去害。”
于莫攀点点头,又一惊:“那如果是这样,南书生岂不是喝下了本该你我喝的粥?”
单莫比将折扇一合:“这个就没办法了,南书生虽看着无辜,可是他选择朋友的眼光太差,就算给他个教训吧。”
第二日一早,两人收拾停当,拿着可以携带入考场之物,来到前堂用早饭,却不见许力争和南书生的影子。
这时,就听店老板吩咐一个店小二:“快去请李大夫过来,楼上那两个赶考的举子昨晚闹肚子,拉了好几次,让他速来,越快越好。”
那店小二答应了一声,卸下手中活计,急忙跑出店去。
单莫比抿嘴一笑,看向于莫攀,后者冲他点点头,伸出大拇指。
饭毕,两人顺利地到天府贡院入场,考题与平日里陆先生所授相关,所以也都答得顺手。
考试过后,许力争和南书生虽同他二人都住在原来的客栈,不过,许力争好像躲着人似的,不再往他们身边凑,他二人也乐得自娱自乐。
月余之后,京城遍地开满成簇的杏花时,焦急的考生们纷纷赶去贡院外查看榜单。单莫比和于莫攀也溜达着顺着人流前去。
越过攒动的人头,两人在一甲榜单上先找到了第二名于莫攀,之后发现单莫比位居第七名。
之后,两人又饶有兴味地,在人群推搡中挤到了二甲和三甲榜单前,分别看到了二甲头名许力争,三甲末位南书生。
两人携手而归,一路上于莫攀颇为慨叹:“金口直断,这算命先生的银子给少了。”
单莫比叹服道:“何止如此,如果许力争和南书生不是闹肚子,恐怕不是现在这个排名,所以这个算命先生恐怕当时就知道的更多。”
十日之后,贡院从三甲一众人中抽取了二十人到德文殿谢恩,于莫攀和单莫比都在列。
当日,庄严肃穆的德文殿中,各位谢恩的考生衣衫整齐,意气风发,敛容端坐在大殿两侧的桌案后面。
金漆雕龙的宝座上,当今圣上李准满心欢愉的看着殿中的考生,逐一问询了一些事项,大家都一一恭敬作答。
最后,圣上问一个五十余岁的考生:“这些考生中,看你仿佛年纪最长,孩子几个?可曾入学?”
那考生名唤秦宇,忙起身答道:“谢陛下垂问,在下家境贫寒,多年来苦读诗书,多次赴京赶考,目前还没有结亲。”
李准听闻不禁叹道:“好一个矢志不移,一心向学,不过倒是误了你的终身。”
之后,他抚须片刻道:“这样,秦宇,谢恩会之后,将你住的客栈告知谢主事,朕宫中有几位出色的宫女,供你挑选一个可心的,带去赴任。”
秦宇听闻马上跪拜谢恩:“多谢陛下美意,臣定忠心不移,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李准挥挥手,又问:“哪一个是于莫攀?”
于莫攀心中一惊,马上起身,深施一礼道:“考生于莫攀在此。”
李准打量他一番道:“长得真是一表人才。”
于莫攀心中不断念叨:“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听闻你是七修城人,此次会试才华出众,朕欲派你去七修城做县令,你可愿前往。”
于莫攀见不是说亲,心情放松下来,不过一听是做官,心又悬起来,他恭恭敬敬答道:“陛下,臣是七修城人,自小立下志愿,传道受业解惑,希望借一己之力,能够为国家多培养人才,臣不是不想做官,实在是性子清冷,不善于官场的周旋,还请陛下恩准。”
于莫攀声音未落,单莫比挺身而出,施礼道:“陛下,臣单莫比也是七修城人,愿听陛下差遣。”
李准微微一笑道:“单莫比,可是你在考卷上写下了‘君忧臣辱,君辱臣死’之言?”
单莫比道:“是。臣以为君臣之伦不亚于母子,母忧则子辱,母辱则子死,以此来譬喻君臣丝毫不为过。为臣子者,为君披肝沥胆,解忧除难,是为根本。如因臣子不尽全力,致使君颜难堪,虽九死难辞其罪。”
李准点头称赞道:“你这个君臣之论深得朕心。你们两个都来自七修城,一个叫莫攀,一个叫莫比,可是有什么亲缘?”
单莫比道:“回陛下,于莫攀和臣是姨表亲。”
李准叹道:“一门双进士,实是可喜。不过于莫攀不愿为官,这未免可惜。”
单莫比道:“陛下,臣斗胆进言,传道受业解惑之重要不亚于做一个忠心耿耿的好官。如果大家都顺,而一人独逆,大家都正,而一人独偏,这就像黑夜之中找东西而见到火光一样,奸伪之人是无法隐藏得住的。所以让天下人受到该有的教育,顺正思想成为主流,那么逆偏之人便极易显现。”
李准龙颜大悦:“好,就准了于莫攀的心愿,听闻你还会舞刀弄枪,朕就赐你为‘御卫博士’,奉旨教书。”
于莫攀忙下跪道谢:“多谢陛下施恩。”
李准对单莫比道:“单莫比,谢恩会后暂且留步,朕还有一事问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