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常印 > 第十九章 走马上任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走马上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阪长山,两人高中的喜报早已传到了无名宫,于白青和莫以问、单力吾已经谢过报喜之人,给了赏钱。
于莫攀和单莫比将一路见闻挑主要的讲了讲,无名宫从上到下都听得津津有味,又听闻两个人一个御赐称号‘御卫博士’,一个皇上钦点七修城五品县令,每个人都喜上眉梢,围前围后地问个不停。
莫易对两个外孙叮嘱了一番,然后对于莫攀说:“前些日子,山下蒋家抚安堂主人蒋见处来拜会,说他那里正缺一个授课先生,除了学生自己拿些束脩,抚安堂每年会支二十两银子的聘资。如今你也该下山授课了,可以考虑考虑抚安堂。”
于莫攀问:“是不是那个每日里周济百姓,开医馆、设学堂、照顾鳏寡的蒋家?”
莫易点点头:“正是,因为他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所开的学堂就在抚安堂中,与蒋家所开的医馆正对着。”
单莫比问:“那蒋见处十余年来行善,可是祖上遗产颇丰?”
莫易道:“这个不得而知,他的钱不知来自何处,不过确实是个不缺钱的主儿。”
于莫攀道:“孩儿此次归来正要寻一处学堂落脚,他便上门来拜会,看来我与他有缘,那改日我就下山去抚安堂走一趟。”
单莫比也道:“外祖,我有公文在身,明日就得下山去县衙就任,恐怕不能再伴您左右了。”
于莫攀道:“那正好,咱们两个一同下山吧,还能走上一段。”
莫易点点头:“也好,你们都到了该自食其力的年龄了,也不必挂记父母。只是我有一事放心不下,你们走之前还需学会绝情咒,待下山之后每日诵念,也好免我挂记。”
于莫攀和单莫比互相看了一眼,说道:“一切听凭外祖吩咐。”
第二日,两人收拾好随身之物,辞别了父母和外祖,便要启程,谁知单双绾也扛着个小包袱过来,说要随着单莫比下山。
单莫比回来就听说了,单双绾这一年来相亲都失败了,心情郁闷。
不过,他没打算把妹妹带下山:“在山上呆腻歪了,想下山转悠转悠,这个哥哥理解,可是我这是去衙门出公差,不能把你带在身边。”
单双绾一把抓住于莫攀:“大哥,二哥不带我去,那我跟你去学堂帮忙,我能干的事儿也不少呢。”
莫以问忙道:“双绾,别给你大哥添麻烦,他这还没定下来是不是在那家学堂呢。”
单双绾眼泪说掉就掉下来:“大哥,你从小对我最好了,不会不管我吧?”
于莫攀忙掏出手帕来替她擦拭,对莫以问说:“双绾也是个大姑娘了,是该做点事情,如果姨母放心,我就带她下山,看看学堂有什么她能帮上忙的。”
单双绾马上破涕而笑:“真的,大哥,你最好了,不像二哥,小气!”说完,她对着单莫比做了个小气鬼的手势。
单莫比回她一个鬼脸:“好吧,你跟大哥去,反正听说县衙与抚安堂不算太远,需要银两到我那去拿,多帮你大哥在做事儿,别惹事儿。”
如此一来,莫以问也就不再阻拦。
三个人有说有笑地一起下山去了。
到了山下的岔路口,单莫比向于莫攀和单双绾道别,他一个人向东走,那两个人向西而去。
一路打听着,单莫比很快来到了衙门口,守门的衙役见了公文,忙不迭地将他迎入大堂院。
片刻,三个身着官服的男子匆匆来到大堂院,其中一个中年人对衙役说着:“老爷来了,快传三班人等过来见过老爷。”
单莫比与三人见过礼,便重新出示了官印和任职文书。
年长者大约四十岁,一张圆脸,面皮略黑,一副大管家的模样,他向单莫比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道:“前任孙老爷家里有些急事,来不及等莫大人到任,就先走一步。好在平日里具体事务我们几个尽知,莫大人想了解什么,找我们几个就行。”
随之自我介绍道:“下官邢路,身担县丞之职,主管粮马、征税、户籍、巡捕、盐业、水利等事项。”
然后,他指着旁边一个三十岁模样的身材魁梧的男子道:“这是咱们县衙的典史吴语,有些身手,管理全县治安和狱囚,负责缉捕盗贼。”
另一个是面容清雅的书生模样,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不等邢县丞介绍,自己躬身施礼道:“在下赵青,主簿,主管文书、簿籍和印鉴,莫大人的官印请收好,这任职文书需交由我来归档保管。”
单莫比一一记下了这三个人,请他们落座,又将任职文书交给赵青。
邢县丞有些自责道:“本来我们几个还商量着派人去迎接单大人,哪想到单大人轻车简从,独自一人赴任,来的如此迅速,惭愧惭愧。”
单莫比摆摆手:“你们公务在身,不必为这些细枝末节费心,我独自走一路,也顺便看看风土人情,没什么不好。”
邢县丞见他如此亲民,不知是真是假,便道:“大人乃是当今圣上钦点的五品县令,这在全国还是头一遭,我们七修城县衙听了这个消息都很振奋。”
吴典史也道:“是了,单大人新科进士,年轻有为,又得圣上器重,我们一班人等都盼着大人快点来上任呢。”
单莫比的眼神逐一在三人面上掠过:“有为不敢当,年轻倒是真的,为官对我还是初学乍练,比不得各位常年在县衙做事,经验丰富,做事周详,以后还请邢县丞、吴典史、赵主簿多费心,诸事上多多相帮。”
几个人忙道:“应该的。”
这时,衙门中的一众三班人等也陆陆续续地赶了过来,邢县丞向大家介绍了单莫比的身份,又蓄意渲染了新科进士,圣上钦点五品县令之类的话。
单莫比皱皱眉,忍耐着听完了,便对一众人说:“七修城是个百姓安居乐业的好地方,大家也都是本地人,一家大小都在这里扎根生活,把七修城治理好了,咱们大家都是受益者。圣上既信任我,将七修城托付与我,那我自然是竭尽全力,不负所托。”
他观察着这些惯常在老百姓面前耀虎扬威的衙役,一字一顿道:“列位都是官府中人,每日与老百姓打交道,其中自然是要吃得辛苦,耐得繁琐,忍得委屈,大概还要挨得住诱惑。
大家的不容易,我也是知道的,七修城的治理靠的还是大家的这些努力和付出,所以我首先要信赖大家,同时也会尽力为大家解决日常中的一些困难和问题。只是大家要牢记一点,咱们七修城衙门是为老百姓做事的,帮老百姓解决困难和问题的,切不可将事情做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