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破产老婆东山再起 > 第1章 大哥你是中介吗

我的书架

第1章 大哥你是中介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沫你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咚…咚…。”
随即房间的门都被敲门声震动了几下.
宋子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手机有条不紊的翻阅着微信。
门外焦急的喊声和急促的敲门声,丝毫没有打乱宋子沫此刻翻阅微信的动作
宋子沫翻到房东苏欣怡的朋友圈时停住了。
停顿片刻,宋子沫打开了苏欣怡朋友圈配的图片。
一张图片是蔚蓝的天空,一张是黑暗一片。
朋友圈写:“我感觉天是黑的,地是蓝的。”
宋子沫随即皱起眉,脸有些燥红,神情有些不安。
宋子沫印象中的苏欣怡是一个心高气傲,自恃其才,鄙夷不屑的女强人。
但是让他无法理解的是自从前天开始,这两天苏欣怡不是微信轰炸就是上门撒泼要求自己退房。
“宋子沐,我是真的急需资金,准备卖掉这套房子,希望你能理解。”
门外苏欣怡这次说话声音似乎有些颤抖,宋子沫觉得再不开门,很可能出现苏欣怡坐门口大哭的情景。
“苏姐,我找到房子自然会搬,你前天通知我让我立马腾出房子,这不是让我流落街头吧?”
宋子沐慢慢站起身走向屋门,随即宋子沫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我公司急需周转资金,如果再拿不出钱,债主说准备告诉媒体,我不想被媒体知道。”
门外的声音开始有些沙哑了,敲门声已经停止了。
宋子沐慢慢的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年龄与印象有些年龄差的苏欣怡,
此刻苏欣怡微白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亢心憍气。
也没有了往常浓眉淡妆,但是一身运动卫衣下依然衬托着傲人的身材、
两块高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定,眼如点漆,清秀绝俗已经不描写此刻苏欣怡憔悴的容颜。
这个31岁的苏欣怡半年前还被评为平江市杰出的青年女企业家。
“进来再说。”
宋子沫把屋门最大化的展开,让进门外的苏欣怡。
苏欣怡走进了屋里,她下意识的环视了一下屋的四周
“这次整的还挺干净。”
“你都要赶我出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宋子沫慢慢把屋门虚掩上,漫步走到沙发边看着憔悴的苏欣怡,心却感受几丝的痛意。
宋子沫想起了印象中有着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与此刻站立在身边憔悴而苍白的苏欣怡截然不同
“我想把这个房子卖了来还投资人的钱。”
苏欣怡一双有些红润的眼睛看着宋子沫
“真的到非买不可的地步吗?”
宋子沫摆手示意苏欣怡坐沙发上,随即从桌子上拿了一瓶饮料递给苏欣怡。
“你也在这住了四年了,我也是把你当朋友象征性的收你一些房租,但是如果我不是遇到难处也不会这么唐突让你搬。”
苏欣怡打开饮料喝了几口,眼神一直看着宋子沫。
“我是习惯这里住, 也习惯你一个月来检查一次房子,也习惯了你的脾气,如果需要帮助,你可以跟我说说。”
宋子沫拉拉坐着的椅子,往苏欣怡面前靠近了些。
“我在网上看说你私生活出问题,被股东赶出公司,是真的吗?”
宋子沫看着眼前憔悴的苏欣怡。
“很无力辩解,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越说只能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你信吗?”
苏欣怡摸摸自己红润的眼睛。
“那你怎么就说破产就破产了呢。”
宋子沫已经坐不住离开了,走到窗户边,摸着摆在窗户上的花叶。
“我还有些钱,你拿去吧...”
“我不要,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
“你有解决的方案了吗?”
宋子沫转头看着低头搓手的苏欣怡。宋子沫记得苏欣怡每次来检查房子的时候,都是满脸傲气,气质文雅。
此刻坐在沙发上两手对搓着,一头黝黑发亮的头发已经有些枯燥了。
宋子沫走到桌前拿起手机,没多久苏欣怡包里的手机开始“嘀嘀”响起。
苏欣怡抬头看了一眼宋子沫,眼神有些呆滞,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我说了不要你的钱...”
“你就当是50年的租金吧...不够我下午回公司问问财务能不能再要点。”
宋子沫打量着这个房子,房子是两室一厅,客厅是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
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
主人间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宋子沫住的是客房,因为当初租房苏欣怡说住房间她想留着结婚做婚房。
这时“咚”一声虚掩的门打开了,进来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三个大汉。
统一穿着黑色西装和黑色墨镜尽显江湖地位。
臃肿和肥胖的身材,说明些人只是靠身体的优势立足江湖。
“苏欣怡,你准备躲到什么时候呀。”
一个高个肥脸的大汉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手机,脖子黄豆打的金链预示自己是大哥。
“你们是哪个中介的?”
宋子沫一脸惊讶的打量这个三个大汉。
“你是谁呀?”
一个矮个缩头的大汉推了一下站旁边的宋子沫。
“他修空调的,你们来这里干嘛,我没说不还你们钱,干嘛追的不依不饶。”
苏欣怡站起身,眼神充满了慌张。
“你说初一还钱,到十五我们几个也没见到钱影子。”
矮个子走到苏欣怡身前。
“她欠你们多少钱?”
“三千万?这Y头嘴里没有一句真话,骗了我们老板的钱,丢下公司就跟我们躲猫猫。”
高个胖脸拿手机的手指着苏欣怡。
“我骗你们什么了,资金是你们老板自己要投的,我只是让你们钻了对赌协议的空子。”
苏欣怡声音有些沙哑。
高个胖脸的伸手往苏欣怡身体的高海拔地区一抓说:“你这个身体值不少钱呢,真的还不清债,可以考虑一下我们刘总跟你谈要求。”
苏欣怡有些惊慌的退后了几步,眼睛开始红润,随即看一下宋子沫。
矮个缩头大汉顺势上去贴住了苏欣怡的的身体。
已经完全的接触了苏欣怡身体的高海拔地区。
苏欣怡随即后退靠墙,也已经无地再退了。
矮个缩头紧追不舍继续往苏欣怡身体靠近。
宋子沫一步跨到苏欣怡身边,手一拉就把苏欣怡拉到自己身后。
“你们想干嘛,欺负我宋子沫的老婆,还想混吗?”
“你还她老公,我还她爷爷呢。”
矮个光头伸手握拳朝宋子沫打了过去。
宋子沫立刻抬脚直接踢在矮个缩头大汉的手臂上。
矮个缩头大汉没有站稳直接撞到了墙上。
宋子沫手摸着脚趾头在原地单脚跳了几下。
“他们穿鞋进来你咋就不骂他们,踩坏地板我可不赔。”
这时高个胖脸也伸出一拳打向宋子沫,宋子沫两手交叉一挡,
拳落下之时,宋子沫对着高个胖脸的大腿踢了一脚。
高个胖脸大汉两脚往后退,但是身体往前一趴,重重的落在地板上。
站门口一头黄毛的大汉正想转身进屋子。
宋子沫两步并一步,直接跳起来对着门口的黄毛大汉的小腹重重的一脚。
黄毛大汉踉跄退出屋门撞在屋外对面墙上。
随即宋子沫立刻关上了锁住了屋门。
“进来容易,要出去就得看我同不同意。”
苏欣怡愣神的看着刚发生打斗场景,嘴巴微微张开,一脸吃惊的表情。
宋子沫走到苏欣怡的身边,抖抖脚
“脚指头真疼。”
苏欣怡带着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宋子沫。
突然苏欣怡一声尖叫
“小心后面。”
话音未落,宋子沫感觉脑袋被重物砸了一下,耳朵嗡嗡作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