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破产老婆东山再起 > 第16章 宋子沫被套路了

我的书架

第16章 宋子沫被套路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晨宋子沫没有叫醒熟睡中的苏欣怡,毕竟昨晚把苏欣怡折腾到凌晨两三点才休战。
宋子沫感觉苏欣怡对他来说已经是生命的全部。
早上宋子沫给苏欣怡准备完早餐就留纸条去了公司。
刚到公司门口手机电话响起了,显示号码是琳琳,宋子沫愣了一下随即接通:“老同学,你醒了呀?”
宋子沫好奇手机那边一直没有说话声,隐约有些抽泣声音。随即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你睡了我老婆,你准备怎么算呀。”
听到这话,瞬间宋子沫感觉自己被雷劈了几下,下一秒他冷静的说道:“你是哪位?”
“我是琳琳的老公,她哭着给我电话说你糟蹋了她。”
“她不是离婚了吗?”
“你才离婚了呢,给你10分钟考虑,如果你给不出交代,我就报警。”
宋子沫感觉自己被套路,而套路自己的是初恋情人,这剧情说出去都让人感觉新颖。
他随即给苏欣怡打了电话,苏欣怡在宋子沫心中是全能,电话响了几声接通后里面传来还未睡醒的轻声:“宋子沫,让我睡会儿吧,我已经能量耗尽了。”
“欣怡,我老同学说我糟蹋她,他老公来电话问怎么解决。”
宋子沫本以为苏欣怡应该会吃惊,但是他听到苏欣怡弱弱的回答:“你报警吧,等我睡醒去找你。”
宋子沫感觉自己老婆怎么对这事说的那么的轻描淡写。其实宋子沫给苏欣怡电话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心有些难受,被初恋虽说伤害不大,但是也会心疼。
刚挂完电话的手机再次响起,是苏欣怡的电话。
宋子沫接通后,里面一个急促的声音响起:“宋子沫,你是说你糟蹋你同学了吗。”
宋子沫有些无语,轻声把刚才琳琳老公电话说的内容全部说了一遍。
随即苏欣怡回了一句:“居然敢动我的男人,他是没见过我的厉害。”
宋子沫挂完电话感觉此刻的苏欣怡是醒了,但是气势有些要去打架。
宋子沫走进办公室,发现李颖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宋老大,前台已经昨天自我入职了,是自告奋勇来应聘的。”
“哦。”
宋子沫心不在焉的注视着电话,不知道自己是在等电话,还是准备给他同学电话。
这时手中的电话再次响起,是宋子沫同学的电话。
宋子沫打量了一下李颖,感觉在这孩子面前说这事简直丢人。
“你去把前台找来。”
宋子沫直接打发了李颖,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传来警察的声音:“你是宋子沫。”
宋子沫疑惑的回应:“是的。”
那边警察继续说:“请你到和平路派出所协助调查。”
“老大,你?”
宋子沫把李颖推开的门马上关上,随即马上回答:“马上就过去。”
宋子沫接完电话,看到李颖身后站着叶小蕾和一个娇小的女孩。
宋子沫有些吃惊的看着叶小蕾,而叶小蕾似乎怒视着自己。
宋子沫开门示意李颖和叶小蕾及娇小女孩进办公室。
“师弟,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丢人的事。”
叶小蕾把手机递给宋子沫,宋子沫看到手机上打黑字写着:“红天基金老总宾馆猥琐同学。”
宋子沫此刻看什么都感觉在转动,再加上昨晚一夜的运动,他眼睛一黑瘫软在地上。
宋子沫醒来的时候在苏欣怡办公室的沙发上。
对面还坐着两位警察,苏欣怡正跟他们交谈呢。
宋子沫拍拍头起身走到苏欣怡身边上,警察随即起身打量着宋子沫。
“这件事我们还需要宋总回去陪我们回去调查。”
宋子沫拍拍苏欣怡的肩膀,看到苏欣怡因为惊慌和生气显得有些憔悴。
“我陪宋总一起去吧。”
宋子沫看到谢鸣笑着跟警察说道。
苏欣怡站起身在宋子沫耳边说:“谢鸣有律师执照。”
宋子沫吃惊的看着谢鸣,立马笑着说道:“谢谢。”
宋子沫明白不管这个事是否真实,红天基金或许将遭受灭顶之灾。
这一波操作宋子沫觉得自己同学肯定也是一颗棋子而已。
宋子沫到警局后,配合警察做了笔录后,在审讯室一直等着结果。
到了凌晨,宋子沫感觉自己身心疲惫要睡着了。
“宋总,我们聊聊吧。”
一个女警走进了审讯室,宋子沫微闭着眼睛,但是可以模糊看到眼前这个有些熟悉的面容。
宋子沫上下眼皮不断的打架,随即他重重打了自己两耳光,尽量让自己清醒过来。
此刻的宋子沫除了困倦没有任何的想法,因为他觉得警察最后肯定放了自己,毕竟他没有做过。
“好吧,我们相识六年,枉我还那么心疼你。”
“师姐。”
宋子沫虽然看叶小蕾的面容有些视线模糊,但是他师姐的声音只要仔细听,那么马上就可以辨认,宋子沫对叶小蕾是再熟悉不过。
“你拿我当你师姐吗,对方女人身上有你的DNA,从下体和裤子上也采集到了你的液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没做过,我宁愿相信你是酒后作乱。”
宋子沫被叶小蕾此番话说的瞬间从座位站起,一脸吃惊的看着叶小蕾。
“有我的液体?怎么可能呢,此生我除碰苏欣怡之外,绝对不可能碰任何女人。”
宋子沫简直怀疑是不是警察内部有问题,自己的液体怎么可能在琳琳身上发现,这个除了警察可以做到外,基本不可能出现的事。
宋子沫想到苏欣怡,但是马上否定了,苏欣怡对自己已经完全奉献了,苏欣怡给自己的几乎都是第一次。
让宋子沫怀疑苏欣怡把自己液体给自己的同学,简直对苏欣怡是一种侮辱。
何况苏欣怡昨晚一直跟自己在一起,警察到酒店现场取证的时候,苏欣怡还在家里睡觉呢。
宋子沫随即又给了自己两耳光,是为舒欣怡打的。因为自己居然怀疑到自己老婆。
“师姐,你信我吗。”
宋子沫平静的看着眼前穿着警服的叶小蕾。
“信,我信又能怎么样呢,所有证据指向了你。本以为是我们内部出问题,但是我亲自去看了证据样片,确实跟你吻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