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破产老婆东山再起 > 第17章叶小蕾身份曝光

我的书架

第17章叶小蕾身份曝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沫回忆着哪天,在酒店与同学琳琳发生的一切,试图想从记忆的碎片找到一些线索。
“早上离开你公司后,我再没见过苏欣怡?”
叶小蕾慢步走到宋子沫。
宋子沫有些木讷的看着叶小蕾,他想如果这些证据全部指向自己,那么苏欣怡肯定躲在某个地方正伤心呢,现在最关键是找到可以证明自己无辜的线索。
“师姐,你怎么是警察呀,那么多年我都没有发现呀。”
宋子沫想让自己紧绷的精神放松下来,惊讶的看着叶小蕾。
“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工作呀?”
叶小蕾起身,整理了一下警服,伸出手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平江市的刑警队长叶小蕾,以后最好别在这里让师姐看到你。”
宋子沫擦擦手,微笑着和叶小蕾握了一下手说道:“我是红天基金的资金运行部主管。”
“说起你公司,今天我看到新闻,你已经被你们公司董事会开除了。”
“我被开除了?”
“对,你们新的董事长苏欣怡已经开除你了。”
宋子沫觉得今天也许会成为他人生悲喜记录中最倒霉的一天。
“师姐给你请了律师,希望可以帮到你,我也会跟你的同学琳琳再次去了解一下情况。”
叶小蕾戴上手上的警帽,转身走出了审讯室,随后进来两个警察,给宋子沫看了一份拘留审查的文书,让宋子沫在上面签字。
宋子沫当然在上面签字了,他也第一次看到自己双手戴上银镯子。
走出审讯室的时候,宋子沫看到叶小蕾蹲在门口,头趴在双手上,他听到了叶小蕾的失声抽泣。
“师姐,我没有坐过,我相信我会没事的,出来跟你喝酒。”
宋子沫被两个警察拉着手臂往门外走,在他走出警察局大门那刻,一堆闪光灯“咔咔咔”的响起。
晃得他无法睁开眼睛,拉着他的两位警车一把拉进了警车,耳边传入记者追问的嘈杂声。
宋子沫第一次坐警车,还是两个警察护送,他嘴角微微上翘,感觉这荒诞的生活,让他有了一些倦怠。
从小宋子沫志向想做一位如宋慈那般的法医,通过数据和证据的分析还死人一个真相,跟此刻的宋子沫有些背道相驰的讽刺,他无力再想接下来要怎么办,因为他实在很困了。
第二天宋子沫脑子清醒的时候,自己被关在一个只有3平方的屋子,屋子里很潮湿,散发着一股霉味,让人有种作呕的感觉。刺鼻的味道从床的边上散发出来。
宋子沫依稀回忆昨晚来这里的情景,但是似乎断片,但是唯一有印象是自己举牌照相的那刻,因为闪光灯再次晃了一下他的眼睛。
宋子沫看到门口放着一个馒头和一碟咸菜,意识随即清醒了不少,自己这是到了人生从来没敢想的地方了。
宋子沫倒在床上,头“咚”一声重重撞在坚硬的床板上,他感觉不到头撞击的疼痛,把目光转向了墙面。
而他在墙面看到一些划痕,凑近看去上面是几个划出的字“冤枉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放弃了自己。”
这句话让宋子沫太印证此刻的自己了。宋子沫非常坚信自己哪天没有碰同学琳琳,但是琳琳的这些证据到底是从哪里得到呢。
他不敢问自己是不是苏欣怡,因为他怕自己真的会崩溃,这是他对自己生活下去的最后一道防线。
“宋子沫,提审。”
一个警察打开了宋子沫屋子的门。
宋子沫懒洋洋的起身,因为他此刻感觉自己的人生在悬崖边徘徊,稍进一步可能让他粉身碎骨。
进来的警察拉着他的手,给他戴上银镯子,昨天因为宋子沫一直处于迷离状态,没有仔细看这个银镯子,今天他举手仔细的打量。
“这个是什么材料做的呀。”
宋子沫看着银镯子低语的说道。
警察把宋子沫带到了一间写着提审室的屋子,他看到叶小蕾穿着警服精神的坐自己对面,但是无法遮掩她脸上的憔悴。
“不要问了,我承认,我糟蹋她了。”
宋子沫看着叶小蕾说道。
“我们在琳琳女子下体提到另一个人的液体,而经过技术部门的反复查验,觉得你的液体有被放进去的可能。”
“放进去,我可没有放进。”
宋子沫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银镯子,因为他感觉这是他人生最大的耻辱,出去都无法再见任何人。
由于宋子沫极不配合,所以这场审讯在半小时候后结束了。宋子沫觉得自己在这里过完余生也不错,毕竟自己已经上了大字报了,别说平江市,整个世界都已经知道了。
接下来的几天,宋子沫是吃完睡,更多时间是对着墙上字发呆。
第三天宋子沫被警察带到了一个四人监房,虽然没有比单独小屋那么自由,但是他感觉这屋有人气。
里面的生活宋子沫很无聊,但是又是那么清静,至少不用被记者追问,以及看到自己不愿看到的大字新闻。
这里除了吃饭睡觉,还有早8点看新闻和15点要看固定播放的教育片外,其它时间宋子沫总是在发呆。而监室里其他人就是闲聊。
宋子沫经常听他们为什么进来,听到一些有趣的地方他还会微微翘起嘴角。
监室的三人正谈的很欢的时候,突然狱警来到门口,带着一个畏畏缩缩,低着头非常瘦弱的小男孩。
当小男孩走进房,宋子沫看清他的脸时,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小孩子,一张多愁善感的凄苦脸。
小男孩一进来就是一副惊到的样子,监房其他几个立马很八卦的问他干什么进来的。
小男孩很不好意思的说是:“感情的事。”宋子沫听到小男孩说到感情两字,脑海随之浮现苏欣怡,但是又马上克制了自己。
宋子沫猜测这个小男孩不会是因为吃醋跟人家打架了吧,让宋子沫也由生好奇了:“难道是小三?”。
宋子沫想到这几个字时有些想笑,小男孩进来坐定以后,可能之前是担心有大哥大的心没了,也开始和他们聊起来。
小男孩第一句居然是问:“你们怎么笑的这么开心?”,宋子沫觉得小男孩跟他们聊的非常劲爆,那个气氛确实不像是监狱里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