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进屋睡觉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欣怡停顿了一下继续平和的说道:“爱是生活,一起生活。距离是爱的考验,由时间来作为答案,为了你深爱的人,请做出点牺牲,守住你们的爱情,否则怎么能谈得上是真正的爱情,你可以忘记以前的誓言,但要记住自己的真心。但是一些客观的原因,现实中还不能在一起,难道你就这样轻易放弃了吗?难道你就不能为爱守候吗?你允许自己的目光如此短浅而只看见眼前的逃避生活吗?一生就这样走完吗?是真爱,就永不言弃。”
舒欣起身慢慢的走回了观里。留下正被舒欣的话震楞的宋子沫。
宋子沫觉得自己的爱在舒欣眼里不叫爱,因为自己已经准备放弃了,而是在没有找到答案就准备放弃。
晚上,宋子沫躺在大厅里,手抚摸着身边的卡卡。他感觉卡卡自从自己到了观里,一直晚上陪着自己睡觉,早上如果晚起了,卡卡就会用舌头给宋子沫提前洗脸。
“来房间睡吧,秋天夜凉,容易伤身,明日你把杂物放整理出来可以做你的房间。”
宋子沫看到舒欣站在大厅门口看着自己和卡卡。
宋子沫没有丝毫推脱,立刻起身抱着被子就往舒欣屋子跑去。
“你不知道我最怕老鼠吗,没有卡卡守着,我怕自己早被吓死了。”
宋子沫边走边说着。舒欣瞪着斗大的眼睛看着宋子沫神速般的动作。
“你睡床,那我睡哪里?”
舒欣站在屋门口,脸上有些淡淡的红晕。
“不怕,不怕,考验我快一个月了,我又不是坏人,那么长的炕,我们各睡一边,中间当个碗不就行啦。”
宋子沫随即跑厨房去拿了一只碗,碗里有半碗的水,然后放到与舒欣之间的位置。
“你怎么今天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舒欣惊讶的看着宋子沫刚才连贯的动作。
“一直压在心里的石头今天被你一席话击碎了,当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宋子沫关上了灯看着跟自己一起进来的卡卡。
“你可以脱衣服睡觉了,我不会看你的。”
宋子沫感觉舒欣在门口站立了一些时间后叹息了一声,一声“吱嘎”的关门声响起。
随后就听不到声音了。
宋子沫感觉舒欣根本没有走进房间,随即他转身,刚好跟舒欣四目相对,而舒欣身上脱的只剩下一件贴身秋衣。
两处海拔地居然没有伪装的凸显出来。
“你…你…。”
“你走路没声音的吗?”
宋子沫马上蒙住自己的头,在被窝里他没有听到舒欣的继续说话。
这一晚宋子沫睡的自己踏实,不需要害怕半夜老鼠突然从自己身上爬过去。
半夜的时候,宋子沫转身偷偷看着熟睡的舒欣,
心中由生怜惜,一个如花似玉的年龄再次避世,这是身上背负着多少人生的故事呢。
舒欣伸手拉了一下宋子沫的被子,宋子沫头又被被子蒙上了。
“你怕不怕坏人?”
宋子沫从被窝里露出半张脸。
“不怕。”
舒欣轻声的回答。
“你不怕我对你使坏吗?”
宋子沫吞吐的说着,眼睛一直盯着不远处闭眼躺着的舒欣。
“你是不是大厅还没有睡够呢?”
舒欣翻身转向去了另一边。
“我不去,我从小就怕老鼠。”
宋子沫重新盖住了整个头。
“你一个人住这里害怕吗?”
宋子沫蒙着头问道。
“怕!”
舒欣脱口而出。
“因为我觉得山外的人比这里更害怕。”
“那我陪你,一直陪你好吗”
宋子沫有种留在这里保护舒欣的想法。
“再不睡你就去大厅。”
舒欣翻身跟宋子沫说道。
宋子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今晚宋子沫梦到自己仙风道骨的飘在半空,面对眼前黑压压的群魔,他面不改色,“咻”一声宋子沫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对着黑压压的魔族劈了过去。
这时宋子沫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一个爪子重重的扒拉一下,一阵疼痛,一下睁开了眼睛,眼前是卡卡真不是很友好的盯着他。
“卡卡,你要干嘛?”宋子沫有些生气的说道,随即坐起身,发现床上的被子和垫被都已经乱成一团了。
“难道来小偷?不会呀?”宋子沫自言自语的低语着。
“舒欣呀,现在这草在市场上价格可高了,你收的价格有些低哦。”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屋子,宋子沫好奇的往窗户打量,但是没有看到说话的人,他穿完衣服快速的出了屋门。
在大厅的门前站立着一个穿着一件印花上衣,下身穿着一件快磨成白色宽松牛仔裤,看到宋子沫从屋子里出来,一脸似笑非笑的脸惊讶的看着他。
这个女人给宋子沫的第一感觉是精明而刁钻,地上摆着一筐的草。
“你男人吗?”女人凑近舒欣小声的问道。
“我弟弟。”舒欣看着手里的草。
“你弟弟长的真白净。”妇女眼睛有些放光的打量着宋子沫。
“姐,这是龙葵吗?”宋子沫拿起筐里的一株草仔细的打量着。
“这弟弟真的识货呀,你看这品质怎么样?”
妇女有些激动看着宋子沫。
“姐,如果按药效来说吧,它的果子比这草的价值更高呀。”
宋子沫看了一眼眼前的妇女,随即目光转向了舒欣,他发现舒欣很惊讶的看着他。
“这个她卖多少呀。”
宋子沫问眼前一脸惊讶的舒欣。
“她说这一筐一百。”舒欣说完转头看向妇女。
“李嫂,这样可以吗,你背来的三筐,我260收了,可以吗。”
宋子沫本想阻止舒欣的说话,但是他的手,被舒欣重重的握住了,他马上领会了舒欣的意思,不想让自己再插嘴。
“这个如果我背到市场上肯定可以卖300左右呢。”
“姐,你有这上面的果子吗?”宋子沫看着妇女笑着问道。
“有呀,都在家里呢,准备明天送镇上的药房去呢。”
妇女有些疑惑的看着宋子沫。
“那你有多少呀?”
“半框左右吧。”
“那你能不能把那半筐也给我们,加上这里的总共给你400,怎么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