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破产老婆东山再起 > 第22章 李嫂不要这样

我的书架

第22章 李嫂不要这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妇女看了一下宋子沫和舒欣,随即抬起手,板着手指算着。
“好吧,那要麻烦妹子去跟我去拿一下,我一来一回到要半夜了。。”
“李嫂,明天送来也可以。”舒欣笑着跟李嫂说。
“妹子,明天我要回趟娘家,本想明天顺带送去镇上。”
李嫂脸上浮现难处。
“姐,我跟你下去拿吧。”宋子沫转头看看舒欣。
“这来回可要5-6小时的山路呢,你吃的消吗?”
舒欣有些担忧的看着宋子沫。
“没事,我傍晚就可以赶回来。”
“那你路上注意小心,要卡卡陪你去吧。”
宋子沫摇摇头,随即走向厨房,厨房锅里有舒欣准备的馒头和一碗面汤。
他一手端着面汤一手拿着馒头,这个馒头应该是舒欣早上新做的,因为宋子沫咬着特别的软甜。
“你带点钱,如果山下看到自己喜欢吃的,就买点。”
舒欣把手上一小叠钱递给宋子沫。
“没看出来,我姐还是富婆哦。”
宋子沫没有去接舒欣递过来的钱,舒欣直接把钱塞进了宋子沫的口袋。
“姐,我可能要晚点回来,你不要来山下接我,晚上路不好走。”
宋子沫想正好去趟镇取些钱,买两只手机和电话卡,同时给舒欣买些好吃的。
舒欣转身跟宋子沫点点头,随即走出厨房。
和李嫂下山的路上,李嫂一直在打量宋子沫,有时候脸上浮现笑容,有时候脸上浮现哀愁。
“山上的小妹,真是你姐姐吗?”
走在前面的李嫂转身看着宋子沫。
宋子沫没有说话,跟李嫂点点头。
“我看你们虽然有几分的姐弟相,但是我觉得妹子看你的眼神像看自己的男人。小伙子结婚了没?”
“结了。”
“那你媳妇没有来吗?”
“嗯。”
“你姐姐收这些草药已经五年了,而且要得量越来越多,她是开药铺的吗?”
宋子沫没有回答李嫂,而是对李嫂的话有些沉思,虽然舒欣跟自己说过,她喜欢研究草药,经常草药自己研究中药,但是刚李嫂说舒欣只收这个草药。
对于龙葵草,宋子沫小时候就有一些了解,因为小时候村里只要肾病厉害的都会服用这些草药,但是这些草药不是随地可见的。
当时宋子沫也问过舒欣为什么要收这些草药,舒欣是因为喜欢中药,想研究一款专门治疗肾病的中药。
想着想着,宋子沫突然笑着摇摇头,感觉自己又开始钻牛角尖了。
这时宋子沫一踩空,身体直接往前扑,前面的李嫂听到后面宋子沫的叫声,转身时被扑上来的宋子沫压倒现在山路。
宋子沫感觉自己的身体紧贴在李嫂的身体,而且嘴还接触到李嫂的脸上。
“李嫂,对不起,对不起,我踩空了。”
宋子沫两手撑住泥地准备起身,只是突然感觉的自己的身体被两只紧紧一包,随即一口大葱闻进入自己的鼻子。
“别动,别动,我知道你在山上对我就想入非非了,老盯着人家的胸看。”
宋子沫感觉自己的脸被一个粗糙而湿润的嘴亲吻着,还有几声低吟声传入耳朵。
“李嫂,对不起,别这样,我哪有?”
宋子沫说着已经挣脱了李嫂两只紧抱的手。
脸上吃惊的看着李嫂,随即往山下跑去,感觉自己再不跑就会被眼前的饿狼吃了的。
这一幕是宋子沫从未想到过的,甚至感觉有些恶心,他没有停歇的跑到了山下,在一处水塘边洗了一下脸,紧张的神情才有几分放松。
他往山上看去,没有看到李嫂的身影,转身他看到几户人家在山下,心想这里应该是李嫂说的村子了。
宋子沫觉得自己趁着天色没有晚,先去镇上,回来时再跟村里打听李嫂住处跟她拿龙葵果子。
宋子沫走到路边的公交站,公交牌上写着“海城市龙溪镇龙须山”,他慌张的神情稍许的平静不少。
毕竟当初是热点人物,他害怕这里还是平江市,这要是被认出来,不知道媒体又要怎么写自己呢。
但是看到公交牌上的字,宋子沫平静了不少,这里的公交车还算方便,20分钟后宋子沫就下车到了龙溪镇。
镇上不是很热闹,建筑也不算太老。
“大妈,这里有银行或是ATM机吗?”宋子沫跟路边悠闲坐坐着的老人问道。
老人没有说话,看宋子沫的眼神有些不怎么友好,甩手往前面指指,随即眼神转向了一边。
“谢谢,大姐。”
宋子沫笑着感激眼前的老人。
“年轻人,就在尽头。”老人眉开眼笑的再次指着刚才甩手的地方。
宋子沫感激的点点头快步往前走。心里嘀咕:“真不是我叫错,是你长的比我妈还要老呀。”
宋子沫早尽头找到了一家银行,但是只有几台ATM机,没有银行的柜台。
宋子沫查卡发现自己的银行卡都是零余额。他有些吃惊,哪怕自己被开除,钱不会没有呀。
宋子沫拿出了母亲的银行卡,插入发现余额又增加了一百万,宋子沫没有犹豫,取了五万就收起了卡。
对于母亲卡余额的增加,对于宋子沫来说没有什么好奇了,因为宋子沫曾经报警调查过,最后警察的答复是资金账户正常,也告诉他转账都是汇款转入,所以无法找到。
宋子沫之后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事情,当然他猜测过这个会不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是这个男人这样抛弃他和他母亲,如果真是他,宋子沫觉得就让他这样一直汇下去。
取到钱后,他开始在镇街上找手机店,修手机的门面不少,但是买手机的店很少。最后宋子沫走进了一家手机维修店。
准备先买个二手手机,接待他是一个妇女,妇女穿着时髦貂绒,一张写着苍伤的脸不能再普通,但是脸上依然浮现几分妩媚。
宋子沫觉得这个貂绒穿着这个妇女身上,只能让人感觉是高仿,妇女身边是一个正埋头修着手机的男子。
男子看宋子沫穿着土气的衣服走进店里,没有搭理,继续低头维修自己的手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