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李嫂吃豆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多小时后,车夫擦拭着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跟宋子沫说道。
“小伙子,到了。”
愣神的宋子沫打量了一下附近,远处有块竖着下午见过的公交车牌。
宋子沫给了车夫八百元,车夫激动的给宋子沫鞠躬感谢。
甚至还在路边捡了一根粗树枝给宋子沫。
“挑着比拎着轻松。”
三轮车夫立即把两袋东西挂在树枝上提到宋子沫肩上。
宋子沫也感激的跟车夫点点头后往村里走。
他把这些东西放到了山下的一个草丛里,随即准备去村里去打听李嫂家。
宋子沫走进村庄,有位穿着花棉袄的男孩,正在灯光出玩着石头。
“小朋友,你知道李嫂家怎么走呀。”
小孩听到宋子沫的说话声,马上抬起头,奶声奶气的问道:“告诉你有什么好处吗?”
“你如果告诉我把这个给你。”
宋子沫从口袋掏出五元钱。
小孩直接抢过宋子沫手里的五元钱,随之黑黑的手指着前面一家小院说:“就那个。”
小男孩说完把五元钱紧紧的捏在手里,生怕宋子沫抢回去。
宋子沫看着小男孩的紧张的神情,摸摸小孩的头就往他指的方向走去。
一家用泥沙石头垒成的院墙,虽然已经几处倒塌,还算是一个院墙,毕竟人要进去必须攀爬。
因为院门是半开着,宋子沫走进了院子,房子里灰暗灯光映照在院里,依稀可见散落地上的龙葵草。
这时宋子沫听到一些低吟声:“冤家,你今天怎么那么没用,我还没到呢。”
“李春花,今天我要不是喂不饱你,我就不再这村里呆了。”
“得了,你是不是被你娘们吸干了。”
“春华,今天你怎么那么饿吗?”
“那是你没喂饱。”
宋子沫感觉自己听的沉寂很久的生理都开始反应。
突然身后传来男孩的喊声:“娘,有人找你。”
宋子沫转身看去,村口碰到的小男孩正站在门口。
宋子沫一阵惊讶后,屋门缓缓的打开了。
“李嫂,是我。”
宋子沫脸红耳赤,看到李嫂从门缝探出头。
李嫂吃惊的看着宋子沫。
“小兄弟,大晚上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拿龙葵果子的。”
宋子沫打量着院子,在院子的角落看到半框红色的果子。
当宋子沫转回目光的时候,眼睛一个穿花内衣和三角裤的李嫂站在门口。
身体的高海拨被薄薄的花布吃力的包着。
“小伙子,你呀,白天瞎跑什么呀。”
宋子沫想到白天李嫂嘴巴的大葱味,有些想吐。
他赶紧从包里掏出一百递给李嫂说:“我再给你一百,能不能把果子装包里呀。”
李嫂笑着接过一百,随即在宋子沫面前故意抖动了一下上身。
宋子沫看到两只小白兔要欲欲飞出。
他马上跑到院角把半框提到门口,这时李嫂已经从屋内拿红白的民工编织袋出来。
李嫂帮宋子沫撑着编织袋,宋子沫抱起框子把果子倒里面。
这时李嫂突然在宋子沫的凸显的地方抓了一把,笑着说:“还不错嘛。”
宋子沫退后一步,看到弯腰的李嫂,宋子沫从李嫂手中夺过编织袋就加速跑出了院子。
李嫂的一句话传入他的耳朵:“年轻就是壮。”
宋子沫有种自己被调戏的感觉,他明白一句话“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是什么意思了。
宋子沫从李嫂家匆匆跑,没有停下来一直跑放东西的草丛。
他从购物袋拿出一个电筒,把其余全部装入了袋子,然后像一个打工者一样把袋子扛到肩上。
夜里的山路有些难走,因为很难找到被草丛掩盖的小路。
他用微弱的手电光线,慢步上山。
寂静的山里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外,偶尔会有草丛穿梭和树枝摆动的声音。
宋子沫走了半小时后,感觉刚才被李嫂捏的地方一些疼痛。
正想用手电照一下看看。
“你干嘛呢?”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在山间响起。
随即几声狗叫的声音。
“舒欣,不是要你别下来吗?”
宋子沫赶紧提起脱了一半的裤子,脸红热的要出汗了。
“我再问你,你想干嘛呢?”
“还不是那个李嫂,吃我豆腐。”
宋子沫委屈的跟眼前舒欣诉说早上和刚才被李嫂吃豆腐的事。
“我下去找她算帐。”舒欣大声的呵斥道。
宋子沫赶紧拉住准备往山下走的舒欣,舒欣如此怒气还算他第一次看到。
“姐,别去,我怕你尴尬。”宋子沫结巴的说。
“为什么?”舒欣疑惑的看着宋子沫。
在微弱的光线下,宋子沫看到舒欣脸色有些苍白。
“姐,她在跟男人办事。”
宋子沫有些难以启齿。
“姐,你什么时候下来,是不是没吃晚饭。”
宋子沫放开舒欣的手,从编织袋里的购物袋拿出一盒蛋糕和一盒牛奶递给舒欣。
舒欣脸色的怒气慢慢散去,接过宋子沫手里的蛋糕和牛奶,跟宋子沫微微一笑。
“姐,你坐编织袋上先吃。”
宋子沫从舒欣手中的蛋糕盒里,拿出两块蛋糕,走到卡卡身边,把手中的蛋糕递到卡卡嘴边。
他看到卡卡津津有味的吃起来,还不时看着宋子沫。
“回家给你吃鸡腿,我给你买了很多。”
宋子沫摸着卡卡的头,他转身看到舒欣坐在编织袋上,嘴巴含着牛奶吸管,笑着看着他和卡卡。
“你是不是中午和晚饭都没吃,我怎么看你脸色那么苍白呀。”
舒欣没有说话,头转转到一边吃起了蛋糕。
“我还给你买了很多女人用品。”宋子沫微笑看着舒欣侧脸。
舒欣转头古怪的打量的看着宋子沫,虽然光线微弱,但是宋子沫依然可以看到舒欣脸色的红晕。
休息半小时后,宋子沫把手电给了舒欣让她和卡卡走前面带路,自己扛起编织袋跟在他们后面。
宋子沫看着乌云遮住的月光说:“外面人都说龙须山有一个仙女。”
“是吗,在哪里呀?”舒欣手电照着自己的脸转头看着宋子沫。
宋子沫此刻感觉舒欣有时候真的非常可爱,她为什么总喜欢把自己包装那么高冷和成熟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