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收购中药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我的积蓄,里面应该有个八九十万。你们拿去用吧。”舒欣拿着一张卡递给苏欣怡。
“姐,我还有一千多万呢,给欣怡创业应该问题不大。”宋子沫笑着说道。
“你帐号都被银行冻结了,而且资金都已经被执行完了,不够的我拿房子抵押了。”苏欣怡惊奇的打量着宋子沫。
“你老公要是没有几下子,怎么可能在平江市四大家族眼皮下抢食呢。”宋子沫走进房间拿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钱包。
“里面是我此生所有的物品,有一张卡是我母亲留下的,里面还有一千多万,我身份证之类的证件以后都交你保管了。”宋子沫把钱包递给了苏欣怡。
“那你们今晚就造宝宝吧,生了我帮你们带孩子。”
宋子沫和苏欣怡同时看向正傻笑的舒欣。
生活中有太多快乐的快乐,也有许多不如人意,坎坷的人生,艰辛的路程,空洞寂寞,总是在想象中,不听从我们的选择。
朋友多,陌生人也多,宋子沫想放弃一切,但是他不会放弃苏欣怡,他放弃一切的选择的选择,选择苏欣怡是他唯一的人生,在离别重逢的路,不离不弃。
守得住红尘,耐得住寂寞,不舍不得,不去不来,有苏欣怡的存在,是宋子沫的心愿, 宋子沫的先择,一路平安,一切安好,是宋子沫所求,爱在宋子沫和苏欣怡美轮美奂。
苍翠的青山,延绵的山脉,一望无际的草原,郁郁葱葱的稻田,五颜六色的野花镶嵌山水间,农家田间地头的付出,是一幅幅好的山水画卷,扑面的风带来了泥土的清香和汗水浑浊的气味,乡野村妇的质感。身边没有太多的喧哗,宁静安静,那些激情也许会空落,也许信念希望也没了着落。
三天后,一位黝黑皮肤的农夫背着一筐草药进了院子,舒欣和苏欣怡正在整理已经晒干的龙葵草。
“姑娘,这次采的不多,但是这种皇帝草非常稀有。”农夫说话间把背在肩上的箩筐放到了地上。
舒欣和苏欣怡都有走上前去看,宋子沫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看书,看到农夫说黄帝草,也起身走过去看。
“大爷,这是干什么用的呀?”苏欣怡拿着一株草药好奇的问眼前的大爷。
这是大爷眼神奇怪的看着往自己走来的宋子沫。
“这位小哥可以试一试,喝了保证夜夜生龙活虎。”
宋子沫被大爷奇怪的眼神看的有些生疑,他也想知道黄帝草是什么,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黄帝草。
苏欣怡被刚才农夫的话说的有些羞涩,目光朝宋子沫看去。
宋子沫看到舒欣把草放嘴巴咬了一段咀嚼几下,看着农夫说道:“大爷,这一筐我出2000,你看可以吗?”
宋子沫听到舒欣出的价格,愣神的打量着舒欣,生怕舒欣出高了价格。
“这种皇帝草在古代时,虽然经常会被皇室用于熬制饮用,但在现代想要见到却非常少,因为它的生长环境非常苛刻,数量也极其稀少,几乎是一种濒临灭绝的珍稀药材了。所以要在市面上买到它是极其难得,也只能在一些老牌的药店才能找到真正的。若是你能在野外遇上这种皇帝草。”
舒欣把手中的草药放到筐里。随即眼神跟苏欣怡眨了一下,就走向房间去了。
“大爷,你是专门采草药的吗?”苏欣怡也拿起一株黄帝草打量起来。
“我是偶尔采一下,平时一般砍些柴等年底卖,砍柴时如果运气好就会找到一些稀有的草药,听说姑娘收草药价格高,所以我们经常来给姑娘。”农夫笑着打量着苏欣怡。
宋子沫明白了刚才舒欣跟苏欣怡眨眼是什么意思,舒欣想让苏欣怡跟这位大爷谈合作。
“大爷,如果我一个月固定给你5000,你能不能帮我们收一些珍贵的草药呢,同时再给你提成。”苏欣怡笑着跟眼前的农夫问道。
“这...,真的吗?”农夫眼神有些惊异的看着苏欣怡。
“海叔,是真的,她是我妹妹,是专门做中药生意的,你如果有珍贵的药材就给她。”舒欣手里拿着一小叠钱从房间走出来。
“舒姑娘,我信你,我信你,我身边一堆老哥都有一些珍贵的药材呢,如果你要,我就要他们拿你这里来。”
“海叔,我的意思,你帮忙收来,我们给你钱,你再给他们钱,你觉得这样可以吗,也省的我们接触其他人了,打扰到我姐姐。”苏欣怡笑着说道。
“姑娘,行,可以,我这就下山,帮你们去收。”
舒欣把手里的两千递给了海叔,海叔接过钱就背起箩筐走出了道观。
宋子沫看着舒欣和苏欣怡,对他们两竖起了大拇指,随即跟苏欣怡说道:“我下山去取些现金吧。”
“我觉得跟他们月结或是周结比较好,你们俩觉得呢?”舒欣说完看着宋子沫和苏欣怡。
“姐,你真好,为什么会那么照顾我和子沫呀?”苏欣怡好奇的问道。
“因为宋子沫是我弟弟呀,我从小就想有个弟弟,见到他后,我就觉得他是上天给我的一个弟弟。这理由可以吗?”舒欣微笑的看着苏欣怡,随即目光转向了宋子沫。
“我还以为你喜欢子沫呢?”苏欣怡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低头不敢看苏欣和宋子沫。
“我就是很喜欢宋子沫,只是我的喜欢跟你的喜欢不同而已。”舒欣说着走到了苏欣怡的身边,拍拍苏欣怡的头。
宋子沫看着眼前两个女人,一个是自己最爱的老婆,一个是自己准备一生照顾的姐姐,虽然舒欣只是这半年处成了姐姐,但是宋子沫觉得舒欣给他的亲切感不亚于自己母亲。
宋子沫看到苏欣怡因为自己找到了门路,正在院里哼着小曲跟卡卡追着玩。舒欣开始整理海叔背来的黄帝草,整理时脸上不时的浮现微笑。
“子沫,你要不要吃点,我晚上给你熬点,说不准让欣怡有宝宝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