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石菖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田蕾面带微笑的跟宋子沫说道:“没问题。”
宋子沫从包里拿出五万递给田蕾说道:“帮忙在这个镇上租个门面房,最好要安静一点的,如果你方便也可以搬到这个镇上住。”
“老大,我愿意搬这里住。”田蕾笑着回答。
“你不好奇吗?”宋子沫好奇的看着田蕾。
“好奇?你以前让交代我的事,比这些好奇多了,你说过不许多问。”
“门面房要一楼卖东西,二楼住人的那种,房租不够就给我电话。”
“老大,我能不能带李颖一起来呢,她跟住一起,也在做微商。”
“嗯,可以。”
宋子沫听到田蕾提起李颖,想起她在红天基金被挟持的那刻。
他心里顿时有些暖意,因为自己还要两个忠心的员工,宋子沫觉得老板对员工和善,有时候能建立坚实的战斗友谊。
田蕾和李颖就是,当然还有不知所踪的杨倩。
龙须山
宋子沫回到山上已经是晚上七点了,苏欣怡一直在观门外等待着宋子沫。
宋子沫把自己和田蕾见面的事跟舒欣和苏欣怡说了一下。
顺便把田蕾的微信推送给了苏欣怡。
“龙溪镇有个门面,那么我们收购中药就方便多了。”宋子沫笑着跟舒欣和苏欣怡说道。
“那质量这块谁把关呢?”舒欣好奇的问宋子沫。
这时宋子沫和苏欣怡异口同声的说道:“海叔。”
舒欣起身从厨房走出说道:“这日子要喝一口。”
苏欣怡笑着跟宋子沫说道:“接下来的事,我来忙,你就帮我把关吧。”
“你心疼我吗,那么早上说的事?”宋子沫诡异的笑着。
“你有个正形没。”苏欣怡故装生气。
这时舒欣走进了厨房,手里拿着一瓶香槟。
“来我们喝点,庆祝我们创业第一步开始。”
宋子沫看到舒欣自从苏欣怡来后,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笑容满面。
“姐,我觉得你越来越美了。”
“这话在你老婆面前说可犯了大忌,老婆面前不能夸别的女人。”
舒欣板着脸看着宋子沫。
“姐,子沫说的没错,你就是最美的。”
宋子沫听到苏欣怡这句话,感觉真的是开天辟地第一次呀。
这晚,舒欣和苏欣怡都喝多了,但是两人都只是微醉,两个绝美容颜的女人抱着一起笑谈人生乐趣。
宋子沫希望今晚只是开始,今后所有的日子里,这两个女人都能如此的开心。
同时对自己由生怨恨,当时竟然怀疑老婆苏欣怡出卖自己,如果没有舒欣的帮助,真怕苏欣怡会做出什么事呢。
在生活当中,总会因为一时的冲动或者是不正确的判断,而犯错误,夫妻间的信任特别重要,一旦失去了,就很难再拥有,就好像摔碎的镜子一样,无法再还原。那么两个人的关系也会渐渐地在猜疑中走到尽头。
宋子沫这夜失眠了,而正闭眼睛想着如何做个最好的丈夫时,房门轻轻被打开。
随即一个冰冷的,熟悉的体香的人钻进了自己被窝,宋子沫刚想说话,感觉一身过电。
早上醒来的时候,宋子沫发现苏欣怡已经不在旁边了,他回忆着昨夜的美梦。
“起床了,姐要带我们去山里草药。”苏欣怡微笑依着房门站着。
“老婆,我爱你!”宋子沫此生第一次说出如此般的肉麻话。
“我也爱你,你以后哄我开心,说不准还会有点。”苏欣怡对宋子沫诡异一笑。
宋子沫赶紧起床,他出门看到舒欣今天没有穿道袍,而是一套非常精神的运动套装,头发依然扎成道髻。
而苏欣怡从房间出来时,上身是牛仔外套,下身是紧身皮裤,把她的身体曲线刻画的非常清晰。
宋子沫的目光在苏欣怡的殷桃小嘴上多逗留几秒。然后跟苏欣怡打了一个飞吻。
“你们这样对我可是伤害哦。”舒欣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快点,田蕾早上给我发微信说,这个月底,苏家要举办中药拍卖会,姐想去找石菖蒲,她说她曾经在这里见过。”苏欣怡一脸嫌弃的看着宋子沫。
宋子沫整理完后,背上背包,厨房拿着馒头就跟着苏欣怡和舒欣一起走出道观。
卡卡出门后,似乎知道今天要出门,迈开脚步就来回蹦跑,而苏欣怡一直追着卡卡。
“欣怡,是个很单纯的女孩,但是内心深处缺乏安全感,你要多陪她,多鼓励她。”舒欣看着前面和卡卡一起疯跑的苏欣怡。
“嗯,我也会保护你的。”宋子沫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为了哄舒欣开心。
“石菖蒲,也有人称石蜈蚣,药用价值很高,主要用于神昏癫痫,健忘耳聋。治癫痫, 痰厥 ,热病神昏,健忘,气闭耳聋,心胸烦闷,胃痛,腹痛,风寒湿痹,痈疽肿毒,跌打损伤这些病非常有疗效。”
舒欣跟宋子沫说道。
“我觉得既然要去参加苏家拍卖会,我们总要拿出一些极品中药。”舒欣转头看看宋子沫。
宋子沫认真的听着舒欣说话,心里诚服舒欣的草药知识。
“姐,你说过的石菖蒲一般长什么环境呀。”
苏欣怡拉着宋子沫的手,摇摆的往前走。
“长于溪流的较多,有些是乱石多的地方。”舒欣微笑的苏欣怡说道。
秋天的早晨雾蒙蒙的,那轻纱般的雾随风飘荡,便把山笼罩在薄雾之中,云雾缭绕,给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三人漫步在山林之中,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有一种置身于仙境之中的惬意,令人心旷神怡。
宋子沫依稀还记着自己儿时,和母亲一起在山里,找野柿子的那一幕。
“子沫,你看到柿子没有。”苏欣怡指着前面树上一个个金灿灿的果实喊道。
“子沫别去摘这些柿子,这对鸟儿可能是大自然赐予他们的食物。”
舒欣阻止正在准备快步往前的宋子沫。
宋子沫转身跟舒欣点点头。
“这柿子让我想起了母亲。”宋子沫脸上浮现淡淡的忧伤。
“别伤心,婆婆肯定会很开心看到,我们两个美女陪着他儿子在山里疯闹呢。”苏欣怡笑着跟宋子沫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