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破产老婆东山再起 > 第33章 门面叫二心堂

我的书架

第33章 门面叫二心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海叔随即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舒欣笑着说道:“你给我18万现金,我都害怕下山了,你们到时候给我儿子吧,怎么给都可以。”
苏欣怡马上追上去,拿一小叠给海叔说道:“这是你的辛苦费。”
海叔突然有些生气阴沉说道:“姑娘,如果以后你再这样,我就不敢要这活了,海叔也是明理的人,赚我自己该赚的钱,我不能随便拿你们的钱,你们都给我儿那么高的工钱,已经是我家的恩人,是我们祖宗显灵才让我碰到你们这些好人。”
海叔说着抹着眼睛就走出了道观,宋子沫感觉苏欣怡真是一个有魄力的女人,完全符合自己对她的判断,可以不惜代价来收拢人为她所用。
“田总,你什么时候请客呀。”宋子沫走到田蕾身边笑着说道。
“老大,你就别取笑我好吗,居然一直瞒着我们,我们还经常猜测,什么的男人才能配上苏总如此绝代美艳的人呢。”田蕾说着已经走到苏欣怡身边。
“子沫,我们讨论一下店铺的名字好吗?”苏欣怡微笑打量着宋子沫和舒欣。
“我倒有个名字,不知道你们觉得怎么样,叫两欣堂,是苏欣怡和舒欣两人的心血。如何?”
“两欣堂,不如改成二心堂,音同意义就更广。”舒欣微笑看着苏欣怡和宋子沫。
“可以,就叫二心堂,田总你觉得呢?”苏欣怡转头问田蕾。
“几位老板取什么就是什么,我就是你们的他跟班,做做跟班即可。”田蕾笑着跟苏欣怡说道。
“田总,你可要使出你的全部能量了哦,我微信跟你谈过,我们要做的事业,所以你一定要当好这个总经理,可不能让这位宋子沫哥哥失望哦。”苏欣怡说完诡异看着宋子沫。
“二心药业就在这个道观成立啦。”宋子沫笑着往门口走去。
“我得看看买多少油漆才可以翻新一下这个门口。”宋子沫说着站在道观门口打量着。
“你们觉得把这里取做二心观怎么样。”宋子沫微笑问道。
“不好,这个观原先叫龙心观,牌匾被盗了而已,但是基本山下的人都叫这个龙心观。”
“那就叫龙心观,明天我就预订个牌匾去。”宋子沫笑着走到苏欣怡身边。
“你给李颖安排了什么职务呀?”宋子沫微笑问苏欣怡。
“现在进来的都是原老,副总经理兼职人事经理,总得招几个对吧。”苏欣怡笑着说道。
“那我和舒欣姐呢,你准备怎么安排我们两个呀?”宋子沫继续打趣的问道。
“舒欣姐不想参与这些,所以给你安排了龙心观执事,更重要帮助我们进行市场分析出谋划策。”苏欣怡有些洋洋自得的说着。
宋子沫看着满脸自信的苏欣怡,觉得这个女人又不知会掀起什么样的江湖风云,但愿她可以做成她所盯的目标。
“晚上要不考虑一下宝宝的事。”宋子沫小声的在苏欣怡耳边说道。
田蕾马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事的话,我要下山了,这得走一个小时哦。”
“今天暂时不回去了吧,这里有地方睡觉,刚好一起聊聊。”苏欣怡笑着说道。
“晚上你跟我睡,让他们两夫妻重逢一晚。”舒欣笑着拿着人参往大厅里走去。
田蕾笑着点点头,随即跟卡卡在院子玩了起来。
“田总,你老板给你开了多少工钱呀?”宋子沫笑着问。
“秘密,我不告诉你?”田蕾笑着跟卡卡跑出了道观。
苏欣怡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宋子沫,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晚上还想那个吗?”
宋子沫转身看到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苏欣怡,点点头说道:“最主要是造宝宝。”
“子沫,我们是不是晚一点要孩子呢,你觉得呢?”苏欣怡依偎在宋子沫怀里。
“听你的,我总不能强迫你生吧,我这个颗种子没地也只能乖乖的收着,谁让咱不会自己发芽呢。”宋子沫在苏欣怡高高的鼻梁上刮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田蕾吃完早饭就离开道观下山了,宋子沫把田蕾送到半山腰,并且嘱咐田蕾道:“你跟李颖两人在镇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田蕾诡异笑着问:“你是怎么追到苏姐的呀。”
“我原来房东。”宋子沫笑着说道。
“你可一定要好好对她,当时你进去了,她一个人独当一面,她走前跟收购公司的人提的唯一条件是不许炒一个员工。”田蕾微笑的跟宋子沫说道。
“那你这次愿意陪她东山再起吗?”
“当然愿意,有这样的好老板,给我一个就享用一生了,对了,你进去的时候,杨倩来约我吃过饭。”
“你跟她说了我的事了吗?”宋子沫似乎没有惊讶。
“我感觉她知道都比我多呢,但是我听说她要跟苏家大公子订婚了。”田蕾有些疑惑的说道。
“那就好,女孩结婚了就成熟了。”宋子沫有些愣神的符和道,因为他想起了哪个区监狱看他的律师。他想应该就是杨倩请来的。
“老大,我一直有个疑问,不知道能不能问?”田蕾的疑惑的看着宋子沫。
“是不是想问,苏欣怡是苏家大小姐的事?”宋子沫平静的看着田蕾。
“是呀,但是我怎么感觉她似乎跟苏家没有什么联系,而且还要做苏家的供应商,所以我有些疑惑。”田蕾好奇的问道。
“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帮她就行,她有些难言之隐就是我也不知道,一个苏家大小姐一次被人赶尽杀绝,应该是有无法说出的恩怨。”宋子沫眼神望着山下的村子。
“老大,我忘了你跟我说的,任何事不要瞎打听,我反正觉得苏姐挺好的,我听她的就是,何况老大现在也听他的。”田蕾说着已经快步下山了。
“下次你自己开车停到山下村里就行,这样来去方便。”宋子沫跟田蕾喊道。
田蕾转身对宋子沫点点头继续快步往山下走,此时太阳已经快到头顶了,但是进入秋天,阳光失去了烈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