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他是我老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沫的手机微信突然响起,他取出手机,看到微信是师姐叶小蕾发的。
“你在哪里,我明天到龙溪镇去找你。”
宋子沫没有马上回复,加快脚步往山上走,他怕苏欣怡和舒欣等他吃午饭。
下午,宋子沫坐在院里看着书晒着太阳,和煦阳光让宋子沫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苏欣怡和舒欣开始统计道观里存有的中草药。
“子沫,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一趟中药批发市场呀,批发一些中草药充实库存。”苏欣怡一边记录着,一边不时瞟眼看往宋子沫。
“我觉得你不如去收购一家小型的中药铺子。”宋子沫懒洋洋的转头看着苏欣怡。
“话是没错,但是我们去哪里收购呢?”苏欣怡把笔放下,转头看着宋子沫。
“中药不能做杂,我们主打几样中草药,太杂也没法突出重点。”舒欣坐在小木板凳上整理着草药。
宋子沫和苏欣怡同时看着舒欣,异口同声的说道:“没错。”
舒欣停下手上的活,仰头问宋子沫:“月底的苏家拍卖会,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没意见,你带田蕾去怎么样。”宋子沫微笑的跟舒欣说道。
“你和欣怡都不能出面,而我也不想出面,要不让田蕾和海叔的儿子一起去。”舒欣有些为难的说道。
“姐,就听你的安排。”苏欣怡微笑的看着舒欣。
“姐,后山的太阳能板准备重新订购,再加安一些电灯,我们的观晚上不会那么灰暗了。”宋子沫起身走到苏欣怡身边。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到时候让田蕾给我们直播不就行啦。”苏欣怡惊喜的说道。
“嗯嗯,这样我就没那么怕啦。”舒欣低语道。
“姐,你怕怎么还能这里呆那么年呀。”宋子沫好奇的看着舒欣。
这是趴在苏欣怡身边的卡卡,对着宋子沫叫了几声。
“对对,有你,我怎么把你忘记了。”宋子沫蹲下摸着卡卡的身体。
宋子沫突然响起应该给师姐叶小蕾回个微信,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叶小蕾回了微信:“下周日你到龙翔手机边上的铺子找田蕾,到时候我过去找你。”
他这几天预约了工人来修观,还有他不想师姐叶小蕾来观里,不想太多的人来打扰舒欣。
宋子沫发完微信走到舒欣边上,在她耳边小声的问道:“你怕不怕鬼。”
舒欣转头给宋子沫一个白眼,然后看着苏欣怡说道:“你爷们要管管了。”
接下来的几天,山上来了八个工人,有些是粉刷道观的门,有些是安装太阳能板的。
宋子沫还让工人做了龙心观的牌匾。
期间他让舒欣和苏欣怡在房间休息,免得节外生枝。
这些活不多,但是很杂,八个工人干了五天才完工。
宋子沫看着焕然一新的观门兴奋的说道:“这就是我宋子沫的大本营啦。”
站在身边的苏欣怡有些诡异的看着宋子沫:“不要在这么神圣的地方信口雌黄。”
苏欣怡说完就走进了道观,宋子沫终于明白,为什么舒欣要让苏欣怡跟她住。道观那么神圣的地方。
这晚,道观的灯比以前亮了很多,舒欣为了庆祝,做了好些菜。
第二天的下午,宋子沫在房间看着股票大盘,外面响起了海叔的声音。
“苏姑娘在吗?”
宋子沫赶紧出门去迎接海叔,因为今天早上舒欣和苏欣怡去了龙溪镇上的铺子。
“海叔,苏姑娘出去了。”宋子沫微笑的走出来,看到海叔身边还站立着一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穿着薄羽绒服,下身是紧身牛仔裤,脸上浮现几分的书生气质。
宋子沫从台阶上拿了几把竹椅子,递给海叔和中年妇女。
“海叔,你以后叫我小宋就行,今天苏姑娘去镇上了,你有事可以跟我说。”
“小宋兄弟,是这样,这个是我儿媳妇,她也是在服装厂工作的,我儿子小海不是去了镇上铺子上班了嘛,我儿媳是医生毕业的,因为喜欢我家娃娃,就跟到了这个穷山僻壤,我想问问你们铺子需要医生吗?”海叔面带微笑的问道。
“嗯,需要,正需要,但是具体还是要等我姐他们回来才能定。”宋子沫笑着说道。
“海叔,今天怎么带人来啦。”
宋子沫看到苏欣怡和舒欣一前一后的走进道观,而且后面跟着一个穿着运动套装,面容清秀而喘着粗气的叶小蕾。
宋子沫刚起身,叶小蕾就跑到他跟前,对着宋子沫的脚踩了两下,随后抱着宋子沫哭了起来。
“小蕾,他是我老公。”苏欣怡跑了过来。
“不行,他是我师弟。”叶小蕾抽泣的说着。
宋子沫看到苏欣怡扳开了叶小蕾的手,代替宋子沫抱住了叶小蕾,笑着说道:“弟妹抱你一样的。”
“不一样,不一样。”叶小蕾拍打着苏欣怡的背。
宋子沫呆立的看着苏欣怡和叶小蕾。
边上的海叔和中年妇女也看的有些愣神,舒欣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些水果摆放到海叔和中年妇女身前。
“海叔,小海今天已经在店里跟小苏说了,她同意让娟姐过去,正好店铺里需要一个医生。”
舒欣说着走到苏欣怡和叶小蕾身边,把他们俩拉开说道:“两个小姐,别抱着了,这里不允许这样哦。”
宋子沫走到苏欣怡身边,挽着苏欣怡坐到了长木凳子上。
“两位姑娘没事吧。”海叔笑着问苏欣怡和叶小蕾。
“没事,没事,这位就是娟姐吧。”苏欣怡微笑的看着海叔身边的中年妇女。
“是的,我叫连海娟,是江春市的。”
“娟姐,你明天就去铺子里上班,我跟小海说了,公司跟他一样,以后随着业务的增加,再给你加工资,这样行吗?”
“行,行,怎么会不行呢。”
海叔急着回答苏欣怡的话。
宋子沫看到连海娟也微笑的点着头。
“师弟,你可太不够意思了,第一跟美女结婚没告诉师姐,第二我去接你,人家说你一早就离开了,之后就跟蒸发一样,你说怎么办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