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拍卖会提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沫回到房间看到大盘还继续跌,他觉得今天不能动手,因为一般大盘一直跌,肯定没有资金抄底。
因为以前宋子沫是机构,所以对机构的炒股手法非常了解,如果在大盘下跌中有所回升,那代表有机构开始抄底。
一般大盘暴跌的时候,散户分两类,一类是抄底,一类是割肉卖出。
前者抄底是为了等机构拉伸卖出,一类是对股票已经看透了。
而机构往往会选择买入散户最少的股票,如果抄底散户太多,机构买入拉伸就是给散户散财。
但是今天的大盘宋子沫只看到很多大单在甩卖,所以他没有急着抄底。
到收盘时候他也没有看到大盘有复活的迹象,但是他看到今天跌的都是医药股,而且很多是中药股。
宋子沫在股票收盘后,开始收集资料查找医药股跌的原因,最后他在论坛里依稀找到一些新闻。
苏氏集团因为中成药出现医疗事故,导致大跌,把整个医疗板块都拉了下来。
宋子沫觉得这个或许是苏欣怡的机会,因为这个之后苏家肯定要严控供应商,或许会重新布局供应商。
苏家虽然有自己的中药园,只是掌握了主要成分而已。
他有些兴奋急忙走出了房间,看到苏欣怡和舒欣正在讨论自己回家种植中草药的事。
“苏家似乎出事,他们有一款中成药出现了医疗事故。”宋子沫有些激动的说。
舒欣有些好奇的说道:“你怎么得到消息的呀?”
“本来今天我想股票建仓的,但是大盘一直下跌,居然一点抄底动力没有,最后我发现是苏氏集团股票暴跌,带动大盘暴跌。”宋子沫笑着说道。
“一个是要对付自己父亲,一个是岳父股票暴跌那么开心,这是什么孽缘呀。”舒欣有些无奈的看着宋子沫和苏欣怡。
“苏问天不是我父亲,我的亲生父亲是杨木成。”苏欣怡低头平静的说。
宋子沫看到舒欣几乎是张开了嘴巴,而宋子沫表现很冷静。
“我母亲是苏问天跟杨木成要一块地的筹码,苏问天为了建立自己的中药基地,只有杨木成的那块地适合种植,所以他把他老婆送给杨木成了。”
宋子沫走到苏欣怡身边,抱住她没有继续让她说下去。
而舒欣站起身轻轻的走回了房间。
宋子沫把苏欣怡紧紧的柔在怀里,苏欣怡在宋子沫的怀里抽泣着。
宋子沫心中的疑惑也因为苏欣怡这个秘密,已经揭开了大部分了,他觉得这样的剧情一般只能在电视上看到,没有这种剧情在自己的老婆身上发生。
此刻他不敢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话来安慰,唯独这样紧紧的抱着,这样才会让苏欣怡感觉有着依靠。
这时舒欣从房间走了出来,她眼睛已经红了,分明是已经哭过了,她走到苏欣怡身边,在苏欣怡耳边轻轻的说话。
随后苏欣怡花脸般的抬起走看着宋子沫,眼神表露的都是惊讶和疑惑。
“你们俩说我什么呢?”宋子沫好奇的问苏欣怡。
苏欣怡站起身,破涕为笑说道:“我们女人的秘密。”
苏欣怡往厨房走去,而宋子沫目光转向舒欣问道:“姐,你说了什么,魔力那么大呀。”
“都说是女人的秘密,不怕血溅江湖吗?”舒欣说完也往厨房走去。
宋子沫感觉他们俩绝对说的话跟自己有关系,不然苏欣怡的眼神不会那么的古怪。
这时他的手机微信声音响起,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是田蕾的微信:“苏家把拍卖会提前到后天了,我们是不是要加紧准备,刚给苏总发了,她没有回我。”
宋子沫走到厨房,把手机交给了苏欣怡。
“苏家可能想用拍卖会来造势,覆盖它的医疗事故事件。”宋子沫平静的跟苏欣怡说道。
“但是石菖蒲晒干起码还需要三天时间。”舒欣快步往大厅后面走去。
“姐,能不能烘干呢。”宋子沫走到大厅跟舒欣说道。
“烘干未必不行,但是我们无法掌握温度。”舒欣拿着刚收起来的几根石菖蒲。
“姐,能不能用吹风机呢。”苏欣怡走到舒欣身边。
宋子沫看到苏欣怡脸色浮现焦虑,毕竟这是她接触苏家的第一步。
“晚上我用电热毯烤一下看看,明天如果不变黑,那么后天几乎都可以干。”舒欣说完往房间走。
宋子沫和苏欣怡也跟舒欣走进了房间。
舒欣从柜子里找出电热毯,突然跟宋子沫说道:“今晚欣怡去房间睡,别太放肆,这里道观。”
“姐,我要在这里陪着你。”苏欣怡平静的说道。
“姐,让她在这里,她去我房间也不会睡安心的。”
舒欣没有回话,点点头后把电热毯铺开在床上。
她把石菖蒲放到了电热毯上,然后转身对苏欣怡说:“晚饭只能你做了。”
宋子沫马上举手说:“报告姐,我也会做饭。”
宋子沫的举动给紧张的气氛带来几分轻松。
这夜宋子沫一直在舒欣的房间陪他们聊天。
第二天早上,靠着墙睡着的宋子沫被苏欣怡的叫声吵醒了。
“姐,表面黑了。”
宋子沫看到苏欣怡脸上浮现焦虑和紧张。
舒欣把有些发黑的石菖蒲拿在手里说道:“这时受热不均匀造成的,看来还要不时的晃动才可以。”
“姐,我有办法,但是不知道行不行,可以放到太阳能板上,因为太阳能板是自然发热的,加上通风,那么等于晒了几个太阳。”
宋子沫有些激动的说着。
“哎,这还是要理科生呀,弟,棒棒的。”舒欣走到宋子沫面前捏了一下宋子沫的脸蛋。
“姐,不可以……是我滴。”苏欣怡有些醋意的看着舒欣。
舒欣被苏欣怡的一下子笑了出来。
“妹妹,你难道这么吃醋吗?”舒欣笑着问道。
“姐,他是我滴。”苏欣怡再次重复了一句。
舒欣目光马上转到宋子沫身上笑道:“你哪里值钱呀?”
舒欣就走出来房间,苏欣怡拉着宋子沫也紧跟着走出了房间。
三人挑了几根完美的石菖蒲,按照宋子沫说的晒在太阳能板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