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回龙溪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以你又进来了?,难道这是苏悦要控制他女儿吗。”叶小蕾紧接宋子沫的话说道。
宋子沫低头沉思,因为师姐刚问的那句话,让他感觉怎么那么巧,而且丈母娘苏悦走的时候确实丢下了话。
“你慢慢想,配合他们的询问,我现在去帮你找银行协商。”叶小蕾挺挺小胸脯,看到宋子沫点头,随即走出了询问室。
宋子沫目送师姐叶小蕾走出了询问室,同时也陷入了沉思。
宋子沫也是单亲家庭长大,他从小反而感觉自己母亲没怎么管他。
但是今天通过跟苏悦的聊天,让他明白另一种单亲家庭。
苏悦今天的神情也许是她失控的一个表现,因为女儿苏欣怡离开她而产生的恐惧和不安。
也许是苏欣怡从小就依偎在她的身边,和她的连接紧密度比较高,随着苏欣怡慢慢长大,她需要接受一个“分离”的状态。
但是苏悦却不想接受自己的人塑造品,就这样奉送给一个陌生人了。
这也许就是单亲家庭的感情依赖。
这时询问室门打开了,进来刚才的两位警察,但是脸上浮现了笑容。
对宋子沫说话也客气了不少,甚至递给他一杯温水说道:“刚叶队跟我们说了,你不是故意躲避,所以只要银行同意协商,那么我们也无需立案审查。”
“谢谢你们,我一直以为这个由收购公司来处理的,可能是在交接上出现财务不明的情况。”宋子沫说着喝了一口杯里的水。
到晚上,警察把宋子沫带到了留置室,宋子沫看到留置室正关着两男一女。
一个满脸肥肉,一个瘦的一阵风可以吹跑,女人面着墙,穿着一身红色羽绒服。
一个警察正对着留置室门口坐着,监视着里面的人。
宋子沫进去后,那个矮个子的警察跟监视的警察轻声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兄弟,你怎么进来的呀?”一脸肥肉的看着宋子沫。
“没事,账务问题。”宋子沫微笑的说道。
“那就是老赖是吧?”肥肉男笑着说道。
宋子沫点点头,随即问他:“你呢?”
肥肉男有些尴尬的朝女人嘟嘟嘴,宋子沫看着穿红色羽绒服的俏女孩。
“哥,我都说了别去酒店,哎!”女人有些怒气的说道。
宋子沫明白了,这对是肉体生意呀。
随即一个警察进来,叫了两个名字,刚刚的肥肉男和女人走到门边,随之一副银镯子戴上了。
“送你们去拘留所。”警察跟他们俩说道。
这时那个瘦男子走到宋子沫身边说道:“你是不是也要被送拘留所。”
宋子沫有些吃惊的看着瘦男子。
“没有说要送我去拘留所呀。”
瘦男子有些失落的表情浮现:“我骂警察,拘留5天,等会去拘留所。”
宋子沫觉得瘦男肯定觉得自己也是要被送去拘留所,感觉一起一个伴。
这时刚才带自己一男一女的警察再次走进叫出一个名字,瘦子男听到后就走到门口,随即戴上银镯子也出门了。
“你可以休息一下,你不用去拘留所。”监督置留室的警察微笑说道。
“谢谢。”宋子沫有礼貌的跟眼前的警察说道。
他退到靠墙的石床坐下,宋子沫打量着这个置留室,突然微微一笑,自从跟苏欣怡登记后,自己怎么跟警察局挂上钩了,这要是母亲在世的话,不被气死就是急死。
也许是精神压力太大,宋子沫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宋子沫被监视的警察叫醒了,警察递给宋子沫一杯豆浆和一袋油条说道:“吃吧,叶队送来的,你是叶队的弟弟,有事就说。”
“谢谢,没事,没事。”宋子沫微笑的跟眼前警察说道。
宋子沫看看手表已经八点半,不知道师姐叶小蕾联系的怎么样。
宋子沫刚吃了半根油条,师姐叶小蕾走了进来,跟监视的警察说了几句,警察就走出了房间。
叶小蕾打开了置留室门走到宋子沫身边坐下。
宋子沫看到师姐眼睛有些红肿,两个黑眼圈清晰的浮现。
“老弟,银行说如果你一周内可以还清两千万的资金,他们可以撤案。”叶小蕾担忧的说道。
“两千万?”宋子沫有些吃惊的问道。
“对,你觉得呢,师姐手里钱不多,但是也可以跟亲戚朋友借点,最多也不会超过100万。”叶小蕾有些自责的说。
“我可以跟他们签,我自己出去先想想办法,我看看能筹到多少再跟银行协商,不然银行也无法相信你的诚意,毕竟银行要钱。”宋子沫拿起豆浆喝了一口。
“哎,师姐在对你下手的话,也不至于你现在这样。”叶小蕾低语一声,走出了置留室。
过了一个多小时,警察叫宋子沫的名字,让宋子沫签个字就可以离开了。
宋子沫走出置留室,叶小蕾靠着自己的车看到他,跟他招招手。
在车上,叶小蕾低语的说道:“苏欣怡昨天被一个女人接走了,应该是她妈妈,她把背包留下让我交给你。”
宋子沫看到后座摆放着一个背包,就是他们来平江市苏欣怡背的那个包。
“她是自愿跟着走的吗?”宋子沫有些眼酸,但是控制着把眼泪憋了回去。
“是的,我还劝他今天一起来接你。我现在把你送到龙溪镇去。”
叶小蕾伸手拍拍宋子沫的肩膀。
宋子沫靠着窗,目光呆滞的看着窗外。
一个多小时后,车在二心堂门口停下了。
舒欣从门面房走了出来,田蕾也随之跑了出来。
宋子沫下车就快步跑进了二心堂,随即上楼到上次换衣服的房间。
他听到楼下叶小蕾喊了一声:“师弟,我先回去了,有事及时和我联系。”
宋子沫没有说话,呆立在窗户边,看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
他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听到轻轻的脚步声,随即一双手穿过他的腰紧紧的抱住了他。
他知道这是舒欣,因为他太熟悉舒欣的味道了。
“子沫,我不应该让你们俩去的。”舒欣开始抽泣,头靠着宋子沫的肩膀上。
这是宋子沫第一次听到舒欣的抽泣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