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破产老婆东山再起 > 第44章 舒欣慷慨解救

我的书架

第44章 舒欣慷慨解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姐,我没事,你要是哭了,我就没靠山了。”宋子沫伸手握住着舒欣细柔的双手。
“嗯,嗯。”舒欣大声的回答道。
“对了,田蕾他们签了一千万的大单回来了。”舒欣慢慢的挣脱了宋子沫的手,随即坐到床上。
宋子沫转身看着眼圈有些黑的舒欣问道:“姐,你化妆了?”
舒欣随即脸红的起身,准备走向房门。
宋子沫一把紧紧的抱住舒欣,随即在舒欣的耳垂上亲亲的吻了一下。
“姐,有你我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就安全了。”宋子沫轻声的说道。
舒欣慢慢的把手放到了宋子沫的腰上。
“那你就抱着吧。”舒欣柔声细语的说道。
宋子沫松手,随即把舒欣按坐在床上,而舒欣显得有些紧张,手摸着上衣的扣子,生怕宋子沫去解开她上衣的扣子。
“我们不可以那样的。”舒欣结巴的说道。
“但是如果我一定想,那怎么办呢?”宋子沫洋装严肃的问道。
“不可以的,我们不可以那样的。”舒欣随即想起身,但是肩膀被宋子沫按着。
“我……我……我可以让你随便抚摸,但是不能有其他…”舒欣脸红的说道。
宋子沫看到舒欣开始解开扣子,但是他马上按住了舒欣的动作说道:“姐,我不会欺负你的。”
宋子沫说完把舒欣再次的揉到怀里。
舒欣突然叫了下,身子一震,起身就往房门走去。
“你可真的是四季花。”舒欣没有开门,而是返回到床边坐下。
“怎么不跑啦。”宋子沫微笑的看着舒欣。
“我为什么要跑呢,反正要那个是觉得不可以的,但是如果你想发泄我帮你就是。”舒欣说话声音越来越低。
“姐,我现在缺钱,我不知道我手上还有多少钱,能不能带着卡办法去银行ATM机查一下。”宋子沫从苏欣怡的背包里掏出自己的钱包递给舒欣。
“你缺多少,跟姐说,刚才是不是故意逗姐呢。”舒欣有些生气的问道。
“你刚才碰到什么你不知道吗,一定要我证明吗?”宋子沫打趣的问道。
此刻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不知不觉,舒欣也住进了他的内心。
“求你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你,我这就去,其他的叶小蕾已经跟我说了。”舒欣接过钱包就走出了房间。
宋子沫看到舒欣走出房间后常常的舒了一口气,差点就跟舒欣的关系升华了。
他仰着直接倒在的床上,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感觉只要自己迈入平江市,总要出现事。
晚上舒欣端着饭菜上楼,宋子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叫我一声,我下楼吃就好。”
舒欣把饭菜放到写字台上,转身看着宋子沫说道:“别影响他们几个吃饭,你这样的心情,他们会有拘束的。”
宋子沫跟舒欣点点头,但是舒欣走到宋子沫身边,双手揉着他的腰,头靠着宋子沫说道:“我也喜欢这种安全感。”
但是随即舒欣马上松开,拍了一下宋子沫的肩膀说道:“你怎么那么坏呀,一点诗情画意都没有吗,就想那事。”
宋子沫走到写字台拿起碗筷招呼舒欣吃饭。
“我查了银行卡,里面只有1600万,我给你500万,你放一百万防身吧。钱我已经给你转过去了。”舒欣端起米饭扒了一口。
“姐,你不是仙女,你是富婆呀?”宋子沫吃惊的看着舒欣。
“你要还我的,我可跟姐妹们借的。”舒欣摆出一副小女人的样子。
宋子沫觉得在舒欣身上已经找不到第一次见她的那种高冷,现在完全是乖顺的小女孩。
“我到时候双倍还姐。”宋子沫微笑的说道。
“谁让你现在还了。”舒欣细嚼慢咽的吃着。
这天夜里,舒欣跟宋子沫聊的很晚,舒欣才回到自己房间睡觉了,而宋子沫却看着天花板发呆。
在自己睡意朦胧的时候,他感觉有双手抱着自己,耳边的呼吸声是那么均匀。
第二早晨,宋子沫睁开眼睛,翻身却感觉一个软软的身体,她马上坐起身,卡卡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
宋子沫摸摸自己额头上的汗,低语:“吓死我了,以为自己祸害了谁。”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舒欣扎着两个马尾辫,穿着紧身的毛衣,海拔地区尤为的明显。
她走到宋子沫身边,在宋子沫的脸上亲了一口问道:“早上想吃点什么?”
“油条吧。”宋子沫微笑的跟舒欣说道。
舒欣点点头,叫了一声卡卡就走出了房间。
宋子沫突然发现自己的裤子上,还有床单都是一片片红色。
他使劲的让自己回忆,但是感觉昨晚跟断片了一样。
但是眼前的一切已经说明了问题。他头凑近床单闻了一下,人一下的瘫软在床上。
自己真的做了对不起苏欣怡的事。
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了,舒欣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
宋子沫看到舒欣盯着床单楞了一下后笑着说道:“等会快起来,早上去买件床单把他换了,这个就扔了吧。”
“舒欣,对不起?”宋子沫尴尬的说道。
“什么?你不会觉得我跟你那个了吧,我来月事了。”舒欣尴尬的说道。
“对不起,我思想不够纯洁。”宋子沫如释重负的说道。
“首先我要声明一点,你这个资金用了之后,我们账面就剩余100万了,所以跟苏氏集团的中草药就要分批入库。”舒欣平静的说道。
“他们跟我们签的是哪类的中草药?”宋子沫好奇的问舒欣。
“总共三种草药,都是常见的,前期我们可以跟其他供应商调货,同时我们在山上可以种植这些草药。”舒欣说着把衣服递给了宋子沫。
宋子沫看着下面的红色觉得还是有些不对劲,这种说不出来,但是又不敢继续想下去。
舒欣转身背对着宋子沫说道:“你赶紧穿衣服吃早饭,早上你陪我去一趟镇政府,我想计划在靠海城市的龙溪山拉一条铁索。”
“你准备挂铁索滑下来吗?”宋子沫打趣打趣的问道。
“我想装个可以运输人和货物的铁索。”舒欣白眼了一下宋子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