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龙须山改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沫在舒欣耳边轻声说道:“这是现在红天基金的老总。”
“你好,怎么那么巧呀,陈总。”宋子沫佯装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是真不好意思见你呀。”陈美茹冲着宋子沫抚媚的一笑。
“听说我的公司你接手啦,真的感谢你在危难之际出手襄助呀。”宋子沫笑着说道。
“你可别这样说,我都感觉自己有些夺人所爱呀。”陈美茹脸上浮现红晕,使脸上的抚媚之色更浓了一些。
“你是来这里办事吗?”宋子沫的手被舒欣拉了一下,他觉得舒欣在催他走。
“是的,银行说收到一笔款项,我过来交接一下。”陈美茹扭动了一下身体说道。
“那你忙,我还要跟我姐有事。”宋子沫说着已经打开车门让舒欣先坐了进去。
“那好,你们忙吧。”
宋子沫看到陈美茹一直站着原单目送他们离开。
他从陈美茹话里已经知道,她是来拿自己刚才还的那笔钱,那么应该也是他们跟银行串起来逼自己还钱。
“以后你少跟这些人打交道,我听不到她一句真话。”舒欣转头跟宋子沫说道。
“嗯,我尽量远离她。”
宋子沫随即牵住了舒欣的手,舒欣一甩就挣脱了,眼睛狠狠瞪了一下宋子沫,朝前面嘟嘟嘴。
宋子沫明白舒欣的意思,怕小海看到,影响不好,虽说是姐弟相称,但是也不能在外人面前有亲昵的行为。
这是宋子沫的手机响起,他拿出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宋子沫接通了电话:“你好,哪位。”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宋子沫吧,我是你同学琳琳的老公。”
宋子沫一些吃惊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你想知道是谁收买我们来诬陷你吗?”
“对不起,没有兴趣!”宋子沫很清楚的回答道。
这时舒欣的耳朵贴了过来。
“你不想知道谁想让你在这个世界消失吗?”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浮躁起来。
“那你说。”宋子沫说道。
“你给我两百万,我告诉你。”电话那边没了刚才急躁的口气。
这是舒欣伸手把电话给按了,然后有些生气的说道:“这些人的话可信吗,他们可以为钱陷害你,一样可以为钱继续欺骗你。”
宋子沫觉得舒欣说的非常对,就是给了钱也很难分辨他说的话可信度都有多高。
最主要他早已经知道那次是谁害的他,但是苏悦怎么可能要他的命呢。
但是宋子沫对于创立自己工作室的计划已经形成,因为他觉得要保护苏欣怡和舒欣,没钱是空话一句。
夜里,宋子沫独自站住窗前,月影绵绵,秋天的夜里,一个人,更多的是一份安静。
秋虫入了眠,落叶也停止了纷飞,仿佛都学会了留恋,学会了沉稳。
宋子沫虽然孤独,但更多的是学会了和孤独作伴。
秋月高悬在夜空,周围繁星点点,月光延伸在大地,仿佛铺了一层白白的雾帘。
冷落清秋的夜,安静而又祥和,可以让人摒弃了尘世间的纷扰和内心深处的杂念。
宋子沫不知道苏欣怡此刻还好吗,是否也在想念自己呢。
半个月后的清晨
宋子沫被山上安装铁索的工人吵醒了,这半个月宋子沫一直独自在观里。
因为施工人太杂,他不想舒欣在这里住,以免磕碰或是被工人惦记上。
宋子沫起床洗漱后,先打开道观门,在外面看看工人的工作进程。
随即返回房间,打开电脑,因为快到股票大盘开市时间。
宋子沫在这个半月已经埋伏了3只股票,资金由100万已经增加到260万了。
他现在主要以游资的形式参与股民买卖,持股的时间一般是2-3天,不管亏盈都要走。
昨天宋子沫刚阻击了两只涨停的农业股票,今天准备把这两只农业股票卖出。
但是在开盘时,宋子沫觉得没问题的农业股票,居然是跌停竞价,而且都是大单卖出。
他再次翻阅了这两只股票的资讯,几乎没有任何征兆,而且第三季业绩都是稳居增长的。
等竞价结束后,宋子沫看到两只农业股票依然死死躺在跌停板上昨天他扮演的角色是在涨停板助攻。
难道是昨天扫货的机构出问题了吗?
因为这两只农业股票昨天龙虎榜的席位上自己认识的几个大鳄,但是都是买入。
开市后,这两只农业股票一下跌停板上封单到十万手,十手六千计算的话,卖单上至少有六千万的。
宋子沫看看自己账户资金只有100万,就是全部买入,就如一粒米扔入湖面,连波纹都不会出现。
宋子沫分析了半小时感觉这个根本没有任何问题的股票,为什么会跌停开板。
而在交易的数据上,有个奇怪的交易单,每次买入1000手,而且是每隔5分钟买入。
根据他的判断,机构应该在默默扫货,那么这个机构肯定在逼散户和散户交出筹码。
宋子沫把100万分三次买入后就没有继续看盘,因为怕股票搅动了自己的心情,导致自己心情浮躁。
他走出道观,开始他新的一天监工。
他到舒欣指定的草药种植地,那里正有五个男子在开垦。
“老板,你们在这里投资旅游吗?”一位农夫笑着问道。
“嗯,这里有机会做起来吗?”宋子沫微笑问道。
“我觉得设施跟上,应该会有游客,毕竟现在爬山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一位农夫就地盘坐,从口袋掏出了一包烟,从里面拔出一根甩向宋子沫。
宋子沫接住烟,慢悠悠的走到农夫身边说道:“大叔,我不抽烟。”
这是宋子沫身边一位大叔转头打量着宋子沫,宋子沫感觉这位大叔的手非常不想其他农夫那么黝黑,脸上也没有明显的皱纹。一双明亮的眼睛浮现惆怅,让他的脸有些紧绷。
“大叔,我感觉你应该很少做农活呀。”宋子沫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大叔,随即把手里烟递给了他。
眼前的农夫接过烟,退到抽烟农夫身边,慢慢的坐下。
“小伙子一言难尽呀。”随之他把身边农夫点燃的烟拿了过来,对着自己嘴里的烟,猛吸了两口,随即把刚拿来的烟还给身边的农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