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宋子沫发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另一个瘦小黝黑的农夫走了他们身边,伸手跟抽烟的农夫要了一根烟,同样拿他点的烟点着自己嘴上的烟。
“老板,他原来可是我们龙溪镇的首富呐,因为他儿子染上了赌博,最后把公司都堵掉了,现在天天有人上门要帐呢,他儿子也要强,直接剁了自己的一只手,现在残疾在家呢,杨树只能靠做些散活呢。”瘦小农夫说完就依靠山坡坐下了。
“杨叔,你家儿子是做什么的呀,怎么会染上赌博呀?”宋子沫有些好奇的问道。
杨树眼睛注视地上,手有些颤抖的拿着烟,眼眶有些湿润,随即用没拿烟的手抹了一下眼睛,抬头看着宋子沫说道:“我儿呀,从小听话,大学毕业后说要开个叫什么公关公司,我也不懂,但是他说只是网上写文章,还有新闻之类的,后来他迷上了一个赌博网站,把所有钱都搭上了。现在还欠一百多万。”
“杨叔,我能不能见见你儿子呀?”宋子沫脸上浮现兴奋的表情,但是尽量的把他自己的这个幸福强制压下去,不让眼前的几个农夫看出来。
因为宋子沫一直想收购一家公关公司,如果真如杨老汉说的那样,那么这个简直是上天送给她的一个商机。
“老板,你要见我儿干嘛呀,他可是残疾人,而且是天天躲债。”杨树惊讶看着眼前的宋子沫。
他似乎在提防宋子沫,怕宋子沫也是他儿子的债主。
“杨大叔,我是想跟你儿子谈谈合作,如果可以合作,我可以帮他。”宋子沫话刚说完,坐在地上的几个老汉都吃惊的看着宋子沫。
杨树随即起身,惊讶的表情变成惊喜,手不断的擦着衣服,然后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宋子沫一直打量着远处杨树的表情,时而微笑,时而有些发呆。最后他挂了电话就走到宋子沫身边说道:“今天晚上我儿说想见你,可以吗?”
“可以,可以。”宋子沫拿出手机,把号码按在手机屏幕上递给杨树说道:“这是我的号码,到时候给我电话。”
杨树用颤抖的手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宋子沫的号码输入到手机,随即按下打出键,随即宋子沫的手机声响起了。
宋子沫按了电话,跟几个农夫微笑的说道:“屋里院子里有热水,你们需要喝水就进来取。”
几个农夫都笑着点点头,其中一个跟宋子沫举举手里的杯子说道:“我们都自己带了,谢谢老板。”
宋子沫转身慢慢的散步返回了屋子,他走进房间,看到上午的股票大盘已经收市了,他打开股票大盘,看到自己的两只农业股票都已经涨停了。
而且封单是60万手,宋子沫有些难掩心中的喜悦,因为这两只股票让他账户直接到了328万。
宋子沫想到晚上要见杨树的儿子,那么他想下午就下山去店铺,因为也有很久没去了,不知道舒欣和田蕾他们还好吗。
现在中药铺没有继续跟苏氏集团合作,但是田蕾找到了一条直供一家连锁中药堂订单,而且量也不比苏氏集团的少。
舒欣准备在镇上再租个大的仓库,尽量让二心堂有些存货,不然断货而引起合同纠纷就不好了。
而苏欣怡宋子沫也发过微信,但是显示:“你已经不是对方朋友。”
宋子沫觉得,这肯定是苏欣怡的母亲苏悦所为。
下午,宋子沫等股票开盘后把前天买入的股票在涨停板上卖出了一半。因为这样可以大大降低持仓股票的成本价。
完事后宋子沫就下山去店铺找舒欣了。
进入初冬后,山间的温度要比平地上低几度,宋子沫穿着羽绒服感觉整个身体行动有些费力。
他到店铺里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但是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就没有想去找找我的心吗?”苏欣怡正慢慢悠悠的从楼上走下来。
一件粉色羊毛衫和紧身牛仔裤配长靴,尤显高挑的个子,而宋子沫没有感觉一丝激动,反而有些委屈。
他觉得苏欣怡每次一声不吭的离开,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他特意的看了一眼正在椅子上看书的舒欣。
舒欣发现宋子沫在看她,随即放下书微笑说道:“她也是今天早上到的,是她不让我们说的。”
宋子沫随即把背包往地上一扔。
“你把这里当你的客栈还是宾馆,你想来随时出现,你想走一句不吭就离开,我是谁,你还知道,我就跟一个被抛弃的人,一次的被莫名其妙的抛弃,你说吧这次住几天走。”
宋子沫大声吼道,撕心裂肺的吼声迎来了几个店铺老板的围观。
苏欣怡对宋子沫的表现,完全出乎意料,一下镇住在楼梯上,而且脸上有些惊慌。
舒欣也同样被宋子沫的吼声震的愣神,看到门口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她赶紧起身走到宋子沫面前,一把拉着宋子沫往楼上走。
宋子沫从苏欣怡身边擦过,但是宋子沫没有理会苏欣怡,其实这是宋子沫对苏欣怡思念成恨所致。
到了房间,宋子沫转身把舒欣紧紧的抱住,舒欣开始挣扎,但是根本脱不开此刻的宋子沫。
舒欣轻声在宋子沫耳边说道:“你不可以这样,你这样我可要离开了哦。”
宋子沫慢慢的放开了舒欣,舒欣在宋子沫脸上亲亲的亲吻一下说道:“我永远会在你身后,但是你不能跟欣怡发脾气,你没有看新闻吗?新闻上都刊登了,她跟她妈妈断绝母女关系。这都为了见你,快去把她带房间来。”
舒欣说完就走出了房间,宋子沫也跟着走出了房间,看到苏欣怡正被舒欣慢慢的推上楼。
宋子沫直接抱起了苏欣怡,走进了房间,苏欣怡眼睛里全是眼泪。
一场干旱淋漓后,苏欣怡已经笑着躺在宋子沫怀里说道:“老公,以后我不会了,你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包括洗手间。”
宋子沫被舒欣怡的话触发了笑穴,大声的笑声在房间响起。
楼下的舒欣和田蕾们脸上也浮现了笑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