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陈美茹到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沫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眼前的舒欣,有些激动的说道:“姐,那你有什么建议吗?”
舒欣站起身,在宋子沫脸颊上轻轻的拍了几下,微笑的说道:“既然你是金融小东邪,就应该你自己的绝杀,所以别在乎外人怎么说,按你的想法做吧。”
舒欣说完走出了房间,顺手把房间门也关上了。
宋子沫对舒欣刚才的句话有些愣神,随即有些点拨开窍似的,他觉得舒欣说的非常对,自己是东邪,而不是让自己成为跟机构在股票市场抢吃的,应该跟以前那样继续走基金路线。
宋子沫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叶小蕾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就传来叶小蕾有些急促的声音:“有事吗?”
“师姐,你不是在....”宋子沫毫无忌讳的问道。
“去你大爷,我在跑步呢?满脑子就剩余这些了是吗?”
“师姐,能不能利用你的关系帮忙打听,有没有准备出卖的私募基金公司?”
“陈美茹,你的红天基金,就在出手,上次我听人说的。”
“那我不方便出面,如果她知道我要买,也许就不会卖了?”
“陈美茹,你们不是有过交集吗?她只是不会经营私募公司,似乎因为红天基金被暴力兑付,所以造成资金无法周转,陈美茹才说准备关闭。”
这时宋子沫想起杨帅,如果现在要杨帅帮忙出面谈这个事,不知道是否可行。
“师姐,我这里安排一下,你也帮我注意着,我如果安排好去平江市见你。”
“好了,闻不到腥,尽给烂鱼烂虾的事。”
叶小蕾挂了电话,宋子沫觉得今天师姐对自己很不耐烦,但是想起以前的师姐,说话比现在还要野蛮。
这时房门打开了,是舒欣,端着一只碗进来了,把一碗鸡汤放在宋子沫眼前说道:“这是我给欣怡熬的鸡汤,你也喝点。”
宋子沫伸手牵住舒欣的手,心里涌现都是愧疚,因为他明白舒欣现在的处境,而站立在他身边的舒欣微笑的,在他头上弹了一下:“世界哪里有那么完美,你千万不能伤害欣怡。”
宋子沫抬头看着舒欣,突然感觉舒欣真的好像他的母亲,突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恋母情节呀?
两天后的下午,苏欣怡的二心药业,正式在龙溪镇上,一家独立四层小院挂牌了。公司没有举行什么虚头巴脑的剪彩,而是整个公司的人聚集在一起煮了几锅饺子。
宋子沫没有在二心药业挂任何职务,因为他已经和杨帅谈好了,要杨帅出门帮他去跟陈美茹谈买下红天基金的事。
宋子沫刚跟杨帅聊这个事情时,杨帅有些犹豫,最后他爸自己怎么被人设套进了监狱,公司怎么被夺走了,最后才来到这里发展。杨帅听完后没有再犹豫,一口答应了,按杨帅的话是:“男人就要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
而杨帅的公司已经成为二心药业下面的公关公司,在两个公司同时挂牌的那天,杨帅走到宋子沫身边有些难以启齿的跟宋子沫说道:“我媳妇要我的老板去接我儿子,她才愿意让我儿子来我这里住几天。”
“欣怡,舒欣,我们杨大帅说他媳妇让你们去接他儿子,才愿意给他儿子。”宋子沫跟正吃着饺子的苏欣怡和舒欣说道。
“帅哥,你媳妇是不是不相信你呀?”田蕾笑着问道。
杨帅用带手套的手挠挠头,然后笑着点头。
这时杨树走到杨帅身边,阴沉着脸说道:“你自己办的事,怎么可以麻烦你的领导呢?”
杨树转身跟苏欣怡和舒欣鞠躬道歉道:“不麻烦两位领导,让他自己解决,年轻人总要对自己的过去负责。”
杨树现在是二心药业的门卫兼仓管员,对于一个破碎的家庭可以再次被重用,他已经非常感谢苏欣怡和舒欣了。
“杨树,我和欣姐下午陪着帅哥去接他儿子,顺便在给嫂子镇镇,如果不复婚,我们帅哥身边可有美女惦记哦。”苏欣怡笑着跟杨树说道。
杨树已经开始抹眼泪了,宋子沫赶紧上前去安慰杨树,他真怕杨树再来一跪,非再次吓到苏欣怡和在场的每个员工。
下午苏欣怡和舒欣陪着杨帅去接他儿子了,还有田蕾和李颖的陪同,小海开车,这个阵势有些杨家军的意思。
宋子沫本也想前往,但是下午他要等师姐叶小蕾的电话,他早上让师姐叶小蕾托人跟陈美茹去接触了,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的。
他一直在院子不安的漫步,因为这一步对他太重要了,这时一辆他熟悉的车驶到二心药业的门口,被院子外的拦车杆拦住了。
宋子沫快步的走了上去,因为来的是他的师姐叶小蕾,宋子沫在杨树耳边说了几句,杨树随即按下了按钮,让叶小蕾的车进来院子。
叶小蕾下车就给宋子沫一个白眼:“给姐姐开张通行证,不然以后姐姐停一公里外要你来接。”
宋子沫刚想说,看到副驾驶下来了一个她妖艳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陈美茹。
“宋总,这时另辟战场啦。”陈美茹打量着她眼前的四层小楼。
“陈总,怎么有时间来呀?”宋子沫说着走到师姐叶小蕾身边,手在叶小蕾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叶小蕾马上转头,瞪了宋子沫一眼,小声的在宋子沫耳边说道:“是她求着我带她来的,说有要事跟你商量,还说你的一切她都知道的。”
“宋总,不要紧张,是我求叶队长带我来的,我有事跟你谈。”
宋子沫随即脸上浮现笑容,把陈美茹迎向一楼的会客厅,并且推了一下叶小蕾,示意别跟来,对叶小蕾小声的说道:“欣怡和舒欣出去,回来让她们先去店铺。”
宋子沫佯装着笑容把陈美茹到到了会客厅,陈美茹也没有客气,直接走到一个角落的沙发边,脱去她貂绒外套,两个巨高海拔在紧身的毛衣下,承托的尤为的明显,加上脸上妩媚的笑容,一般没有定力的男人,肯定出现生理反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