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破产老婆东山再起 > 第54章牛黄出问题了

我的书架

第54章牛黄出问题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沫在楼下柜台找寻有没有敷脚的药,但是没有找到任何的膏药,这时他听到楼上有动静,但是他不敢上楼,因为刚才舒欣已经说了,自己要静一下。
“子沫,你找些当归、川芎、赤芍、红花、透骨草各10克,然后煮开后帮我端上楼。”
宋子沫应了一声,就开始按照草药架子上的名字开始找这些药。
由于宋子沫是第一次接触抓药,他每一味的药精确到10克,怕少了不起作用,多了对舒欣身体不好。
“姐,药罐在哪里呀?”宋子沫冲着楼上喊道。
楼上的舒欣没有马上回答,一分钟楼上才传来一句:“你直接把药放铁盘里,然后拿楼上来煮。”
宋子沫立刻找寻铁盆,随即把刚自己抓草药一份放进了盆里。
“宋总,怎么了?”
宋子沫转身看到连海娟手上提着两袋菜吃惊的看着自己。
“舒欣,拐到脚了,她让我抓药,说拿盆子煮开。”
宋子沫把一份一份重新核实后倒入盆里。
连海娟听到宋子沫说的话,快步走到宋子沫身边说道:“你把这个提楼上厨房去,我来弄这些。”
“当归、川芎、赤芍、红花、透骨草各10克。”宋子沫跟连海娟说道,随即接过连海娟手上的袋子就上楼了。
宋子沫把手上的袋子放到厨房后,犹豫要不要去舒欣房间。
“子沫,你过来扶我一下。”
宋子沫没有在犹豫到舒欣房间,苏欣已经穿上居家睡衣了,宋子沫把洗手间的舒欣直接抱到床上,然后跟舒欣说道:“娟姐在帮你煮药。”
舒欣跟宋子沫微笑的点点头说道:“那你可以下去了,楼下不能没有人看着。”
宋子沫点点头就走出了房间,感觉自己现在看到舒欣总是有些紧张,觉得这样下去,让苏欣怡知道,那么简直就是核爆炸,他觉得心里要记住房间里的舒欣,是自己的姐姐,亲姐姐,已经亲过的姐姐。
他心里默默的叫了几声:“亲过的姐姐,亲过的姐姐,亲姐姐。”果然这个这个办法奏效,他惊慌和错乱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了。
晚上,苏欣怡从公司回来得知舒欣脚被拐的事,她很严厉的责备了宋子沫,甚至说如果舒欣被残疾了,让宋子沫必须负责舒欣的终身。
宋子沫心里因为有内疚,表情没有那么自然,但是他注视到舒欣特别的镇定和自然。
他突然心里浮现一句固话:“最怕女人心呀。”女人可以把一切深藏,而特别是舒欣,她独自在龙须山住了五六年,已经把心境练就深不见底。
宋子沫觉得自己当时出现在舒欣面前,同样打破了舒欣的生活,舒欣曾经说过她很害怕,也因为的到来,让一直孤单的舒欣突然有了安全感,宋子沫觉得这样才让舒欣爱上了自己。
三天后,苏欣怡接到一家医药公司的电话,说二心堂的牛黄质量有问题,宋子沫和苏欣怡返回店铺查看牛黄。
宋子沫和苏欣怡到店铺,看到小海跟一个送药农夫在谈中药。
舒欣因为脚受伤,一直在柜台里躺着看书,看到宋子沫和苏欣怡匆匆回来,随即坐起来问道:“怎么了?”
“姐,海城的霍家医药说我们的牛黄有问题。”苏欣怡打量着眼前一堆堆的中药说道。
舒欣听完,赶紧支撑站立起来,宋子沫马上去扶住了她,舒欣跟宋子沫嘟嘟嘴说道:“那个就是上次大批量采购牛黄。”
宋子沫把舒欣扶到放牛奶的地方,苏欣怡随即上来,拍拍宋子沫的手,代替宋子沫扶住了舒欣。
宋子沫松手打量着苏欣怡和舒欣,她们同时拿起一块牛黄放手心仔细看起来。
舒欣用指甲在牛黄上刮了少许粉末,伸出一只手指含在口中,把粉末放到这只手指的指甲上。
刚跟农夫磋商的小海,也赶紧来到牛黄边,也拿起一块仔细的打量起来。
“舒姐,你手上的是假的。”小海打量着舒欣指甲上的牛黄粉末说道。
舒欣跟小海点点头说道:“你手上的是真的,但是欣怡手上跟我的一样是假的。”
小海目光转向苏欣怡手里的牛黄,仔细的打量一分钟后,有些疑惑的看着舒欣问道:“我感觉实在真,但是仔细看又觉得有点假。”
“子沫,你去倒两杯水来。”舒欣看着宋子沫说道。
这时里屋的连海娟已经拿着两杯水走出来,紧张的说道:“当时我验货的时候,拿水试验过,也反复检查过的。”
舒欣微笑的跟连海娟说道:“没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舒欣把苏欣怡手上的牛黄拿过来,下一小块放到杯中,小海把自己手上的牛黄板下一块也放水中。
宋子沫看到小海放入的牛黄在水里没有变形和溶解,苏欣怡的那块到水里同样没有变形。
“海娟,你去柜台拿一枚针和剪刀过来。”舒欣眼神浮现疑惑。
“姐,这样是不是两个都是正品呀?”
“暂时可以说都是正品。”
连海娟颤抖的手把针和剪刀递给舒欣,舒欣伸手拍拍连海娟说道:“不碍事。”
舒欣用剪刀夹着针,然后跟小海说:“拿火机给它烧红了。”
小海从口袋掏出打火机,对着针开始烧,烧到针见红透。
舒欣把烧红的针尖刺进刚从苏欣怡手上拿来的牛黄,随即拔出,针尖呈现黄色。
“舒姐,这时什么意思?”小海吃惊的问道。
“只要正品,针就不会变成黄色,现在可以断定,这一袋的牛黄掺进很多假货。”舒欣把手上的剪刀递给连海娟说道。
“姐,我们可以要求退货呀?”宋子沫怒气的问道。
“如果验货的时候没有验出,只能吃哑巴亏了。”舒欣说完转身看着连海娟问道:“海娟,这个牛黄我们备多少呀?”
“舒姐,总共有15斤呢。”连海娟眼眶已经湿润了,这时小海突然生气的骂道:“现在哭有什么用,当时验货你也不叫我下。”
“小海,你不能怪娟姐,这个只能说我们疏忽了,我们想想其他办法解决,这个时候不能内部能出现矛盾。”苏欣怡焦急的跟小海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