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一窝端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沫见状,一个跃起,对着男人的下巴踢了一脚,男的直接仰天倒地。
宋子沫把办公室门关上了,这时这个小屋里面只有五个人了,三个胖子,两个拿着棍子的人。
宋子沫没有去管手臂的疼痛,对着两个拿棍子了,腾空跃起,两只脚一人踢了一脚,拿棒子的两人重重摔倒在地上。
田蕾拿起身边的椅子对着其中一人砸去,那个被砸中的人满脸是血,手捂着头往后退宿。
“还要继续打吗,如果继续打的话,我奉陪,但是我一定把你们一个个废了。”宋子沫大声吼道。
几个人对宋子沫的身手已经领教了,而且感觉宋子沫说的废了他们觉得是可能的。
“兄弟,何必这样呢。”大肚腩,脸上浮现惊慌。
宋子沫转头看到田蕾扶着小海,
示意他们退后。
但是田蕾和小海脸上根本没有一丝恐惧。或许是自己给了他们力量。
“你最好把真牛黄给我,不然我真的没时间跟你们啰嗦了。”宋子沫说完,脚对着茶几狠狠的一踩,茶几瞬间破碎了。
“兄弟,在你身边的柜子里有十斤真品牛黄。”
小海听到大肚腩的话,就走到宋子沫边上的柜子,从里面打出了一袋牛黄。
这时外面警车声音响起,外面吼声一片,正在砸门的几个人瞬间扔了棒子,举起双手。
宋子沫被他们连贯的动作感到好笑,在生死面前这些人是非常清楚自己选择哪个。
刚刚嚣张气焰的几个人也一下没了脾气,几个特警把他们烤住了。
宋子沫打开门,白玲玲脸色苍白的看着宋子沫,随即看到宋子沫一只手已经肿的跟碗口粗。
她一声厉呵:“把这几个拷起来,我已经盯你们两天了,来的人都是完好无损的进来,鼻青脸肿的出去。”
“他们抢我们的牛黄。”大肚腩大声的喊道。
这时白玲玲走到大肚腩的办公桌边,从下面取出一颗黑色的东西,指着角落墙面说道:“那是摄像机,这个是监听器,还需要我说吗。”
大肚腩马上低头,两个特警直接过去把他拷了起来,但是他已经被桌子围住了,挺着大肚子,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出来。
“叶师姐的爹,你现在也是我亲爷爷,虽然没有耽误我们抓捕,但是你们这伤,我怎么跟师姐交代。”
“不用交到,原来你已经在侦查了。”
宋子沫觉得自己误解了眼前这个小师妹。
白玲玲上去轻轻摸了一下宋子沫的手,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要是被师姐知道,非剁了我不可,当然你功夫真的不错。”
说完宋子沫一行人上了赶来这里的120。
田蕾在120车上看着一个个胖子被带上车,田蕾笑着问道:“老大,那个大肚腩会不会顶住前面开车的人呀。”
“宋总,谢谢你刚才救我。”小海带着感激的眼神说道。
“我都觉得对不起你们,在我这里上班还要担心生命安全。”
宋子沫歉意的说道,目光看着护士正为小海包扎的手臂。
三人被120送到医院后,小海是肌肉开裂,宋子沫是粉碎性骨折。
医院要求宋子沫住院,但是宋子沫想早些回去,伤筋动骨起码也要几个月,肯定瞒不住自己受伤的事,所以觉得还是回家养比较方便。
小海也是这样认为的,在医院出来的时候,小海在宋子沫耳边轻声说道:“最后说的十斤牛黄是真品。”
宋子沫看看小海,在看看自己,叹息了一声:“以后想出来就难了。”
第二天一早,宋子沫没有跟白玲玲告别就带着田蕾和小海坐早班机回海城市了。
他也没有跟舒欣和苏欣怡说自己受伤的事。
中午
一辆商务车停在二心堂店铺前,宋子沫手臂戴着甲板先下车,店铺里的舒欣和苏欣怡,连海娟瞬间呆住了。
小海绑着绑带下车时,连海娟直接跑了上来。
而宋子沫却傻傻的跟苏欣怡和舒欣对视着。
几秒后苏欣怡跑到宋子沫身边,带着哭腔问道:“你…你是要吓死我吗?”
“我没事呀!”
宋子沫看到连海娟抱着小海已经大声抽泣了。
田蕾付完车钱,提拎着几个袋子走进店铺。
宋子沫挽着苏欣怡也走进了店铺,宋子沫目光瞟到舒欣紧张的看着自己,但是没有上前的意思。
苏欣怡眼眶湿润的说道:“你为一百万去玩命,你脑子是有病吗?”
“你们真的没有见到老大的那股狭义,几个胖子被老大打的晕头转向。”田蕾兴奋的说着,但是随后声音突然变轻了:“如果老大不是救我,也许我都不能回来见你们了。”
“瞎说。”宋子沫瞪了田蕾一眼,因为田蕾越说的精彩,这个屋里的人就会越担心。
“宋总,田总没有说错呀,如果没你我的手也就废了。”小海似乎还有些余惊未散。
“欣怡,好好管管吧,再不管,这孩子的父亲要上天了。”舒欣怒气冲冲的说着。
“姐,我一定好好跟他算算这个帐。”说着把宋子沫往楼上推去。
宋子沫觉得自己挨批是少不了,自己主动的往楼上走去。
用打架来解决事端,这个不是明智之举,而且或许有一天真会出大事。虽然这次以自卫没有收到惩罚,但是已经让宋子沫觉得把自己员工深陷危险之中,这是对他们的不负责。
而且如果真是自己打架拿回了真品牛黄,难道他们会就此罢休吗?连累到苏欣怡和舒欣怎么办呢。
宋子沫躺在床上反思着这次自己的行为,他给熟睡的苏欣怡拉了一下被子,伸手抚摸了一下苏欣怡黝黑的头发轻语道:“怎么漂亮的老婆,可不能让她为我守寡呀,有点暴殄天物呀。”
随后宋子沫看着苏欣怡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两天后的清晨,宋子沫在柜台跟舒欣聊天,门口突然停下了一辆卡宴,上面下来一个面容绝色,一头爆发披肩的女人。
“苏总,你怎么有空来这里呀。”宋子沫起身微笑的对门口的苏丽琳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