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苏丽琳到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总的地方真有些难找呀。”苏丽琳微笑的说着,人已经走进了店铺。
宋子沫走出柜台,把苏丽琳带到会客厅,苏丽琳吃惊的看着宋子沫的手臂问道:“你的手怎么啦?”
“自己摔的。”
宋子沫拿杯子准备给苏丽琳倒水,舒欣端着两杯绿茶走了进来,跟苏丽琳微微一笑,把茶杯放在苏丽琳面前,随即把另一杯茶放在宋子沫面前。
“宋总,你这里藏龙卧虎呀,这么美的女子哪里请来的呀。”苏丽琳微笑的打量着舒欣。
舒欣提着盘子走出了屋子。
“她是我姐,也是二心药业的创始人之一。”宋子沫目光注视着舒欣。
苏丽琳马上耸耸肩膀轻声说道:“她不会生气吧。”
“我姐才没有那么小气。”宋子沫目光看看走进柜台的舒欣,她转身跟宋子沫微微一笑。
“太美了,这么一个绝色美女居然是你姐。”苏丽琳也眼神专注的看着舒欣。
“苏总,今天来不是来看我姐的吧。”
“对了,说说正事吧,上次因为我们内部没有协调好,耽搁了跟你们签约的事。”
“哦,这个事不是我决定的。”宋子沫起身敲敲玻璃。
舒欣惊讶的看着宋子沫,宋子沫对舒欣招招手示意她进来。
舒欣慢慢的起身,慢步的走进会客厅。
“苏总,舒总。”宋子沫给舒欣和苏丽琳互相介绍了一下。
“苏总,你跟舒总谈吧,我还有事忙。”随即宋子沫走出了屋子,慢步走到坐在柜台里,不时的打量着屋子里的舒欣。
这时苏欣怡和田蕾提着水果和蔬菜走进了店铺,田蕾好奇的打量着门口的卡宴。
走到柜台问宋子沫:“谁来了呀?”
“苏氏集团的吧。”苏欣怡目光盯着会客厅。
宋子沫看到会客厅里的苏丽琳也站起身,快步的走出。
“大姐,是你吗?”苏丽琳吃惊的走到苏欣怡的身边。
“你这么来了?”苏欣怡微笑的跟苏丽琳说道。
“我过来洽谈合同的事,这公司你也有份吗?”
苏欣怡点点头,随即转身指着宋子沫说道:“这里就你姐夫是打工的。”
苏丽琳脸色更惊讶,手指着宋子沫问道:“宋子沫是你的老公?”
苏欣怡微笑的点点头,随即摸摸肚子说道:“你都快做阿姨了。”
苏丽琳没有站立住后退了一步,随即吃惊的脸,马上挤出几丝笑容说道:“恭喜,大姐了。”
“你怎么了?”苏欣怡惊奇的扶住了苏丽琳。
“大姐,我真为你开心。”
“谢谢你,每次见面还叫我一声大姐。”
“大姐,大妈已经和爸爸复婚了,你知道吗?”
“他们的事我不想知道,姐姐也希望你帮我保密。”
“嗯嗯,姐姐,那我们还要签订合同吗?”
“能签为什么不签,这个公司也不是你姐姐我一个人的,我们也要吃饭。”
站在会客厅的舒欣,慢步的走到苏丽琳身边说道:“苏总,细节我也跟你说了,这个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田蕾,合同就让跟你签,是否可以。”
“可以,可以。”苏丽琳从包里提出两份合同,递给田蕾,田蕾马上示意苏丽琳去会客厅。
苏欣怡转身看着宋子沫:“你招来的蝴蝶吧?”
“怎么又跟我有关系?”宋子沫委屈的说道。
“你们不是老同学嘛。”
“那我们还是夫妻呢,怎么老臭我呀。”
苏欣怡微笑伸手刮了一下宋子沫的鼻子说道:“不知道女人哎吃醋吗?”
宋子沫目光转移到舒欣,舒欣对他微微一笑,随即提起田蕾放地上的水果和蔬菜往楼上走去。
苏欣怡赶紧上前接过一个袋子说道:“姐,你脚刚好,别再伤着。”
宋子沫眼神古怪的打量着舒欣和苏欣怡的背影,他突然感到有句话说的真好:“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出轨本是一个文化名词,是一个社会现象的统称和变称。该词最初用于交通名词出轨(列车脱)。
但是现在引申到社会婚姻学中来说明一种社会现象,出轨区分为精神出轨和身体出轨。
此刻的宋子沫已经是身体和精神同时出轨了,他不想把自己的出轨归咎于苏欣怡,无论是哪种理由都是无力为自己辩解的。
“子沫,你看上面呢,我和田总把合同拟定完了,我回去修改完,再传给她。”苏丽琳微笑的跟宋子沫说道。
“好的,等会一起吃个饭吧,反正你和你大姐很久没有见到了。”
“不了,你跟我大姐说一声我先走了,要她有时间回家吃饭。”苏丽琳说完,往楼上打量一下,似乎想跟楼上的苏欣怡告别,但是最后她还是闭住了嘴,跟田蕾握手,就走出了店铺。
田蕾一直目送卡宴慢慢的离开店铺,这时楼上探出一个头问道:“已经走了吗?”
宋子沫跟楼下的苏欣怡点点头,并好奇的问:“你听到了?”
苏欣怡点点头,随即走了下来,脸上浮现兴奋的表情说道:“跟她母亲一样,就喜欢跟人抢男人。”
“你为什么那么开心呀?”
“你没有看到,我说你是我老公,她的脸拉的老长老长了。”
宋子沫摇摇头,微笑的看着苏欣怡手舞足蹈的说着。
“田总,这个单有多少钱呀?”宋子沫好奇的问道。
“上不封顶,因为我们签的是稳定的供货合同,他们好像要生产一种可以减缓癌症的中成药,而里面有石菖蒲这味药,所以她们很想跟我们长期合作。”田蕾激动的说着。
“看来单靠我们收农民的手上的石菖蒲肯定不够,是不是联系一下其他供应商。”苏欣怡看着田蕾说道。
“我也是这个打算,要不等会我在问问舒姐,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稳定货源。”田蕾往楼上打量去。
“我听姐说过,市场上有很多水菖蒲再替代石菖蒲,所以到时候要姐给我们培训一下,不能再犯牛黄的错误。”苏欣怡说着,目光心疼的看着宋子沫的手臂。
“啊,石菖蒲也可以造假呀?”田蕾嘴巴张着老大吃惊的看着苏欣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