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世界的真实冒险 > 第二十三章:守护者的意志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守护者的意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铭连忙拉着蓝柒闪到一边避开了怨灵的攻击,身处怨灵怨灵跟前的段十三却没来得及避让,硬生生将这一击接了下来。

  段十三身上的圣光盾在受击的瞬间就已被击碎,段十三整个人也被击飞了出去。

  “十三,没事吧?”陆铭向段十三跑了过去,连忙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红药水。

  咳咳——

  段十三猛烈地咳了几下,没想到圣光盾和不动如山都没能挡住怨灵的剑技。

  “感觉要裂开了。”段十三将红药水喝了下去,挣扎着站了起来。

  蓝柒也走了过去和两人会合到了一起,眼下境况看来远比他们预料中的还要危险。

  释放了一次技能后,怨灵忽然地停在了原地,他将长剑插入地上跪倒了下去。

  “下次别老是一个人冲上去了,”蓝柒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怨灵使出来的技能是有技能锁定的,冲太前是无法躲避的。”

  “技能锁定?”陆铭和段十三都不约而同问道。

  “嗯,这种技能很特殊,当仇恨值过高的时候,这种技能会使一定范围内的目标无法闪避,就和你的影杀可以锁定目标是一样的。”蓝柒再次解释道。

  “我去你命还真大。”陆铭对着段十三说道,幸好刚才他和蓝柒在怨灵的锁定范围外,否则他们俩恐怕已经被刚才的剑气给撕破了。

  “现在逃还来得及吗?”段十三问道。

  “来不及了,战斗一旦开始,就只有通过击败目标才能开启离开的传送门。”蓝柒转头看向了怨灵身后的传送门,此时传送门上面的魔力已经停止了流转。

  “既然这样,那就一起上吧。”陆铭说道,怨灵的短暂出手他也看在了眼里,刚才的剑技伤害虽然恐怖但是怨灵自身的速度却很慢,这没准会是一个攻破点。

  段十三状态恢复了大半,另一边的怨灵也再次苏醒了过来。

  “来了。”蓝柒低声说道。

  段十三再次释放出了武莲华,连带着虎形拳和风林火山中的风状态,三个技能同时加持,段十三只觉整个人快要爽到飞起。

  陆铭则是将冰剑换成了月刃,如果这个游戏也有攻击属性这一设定的话,那月刃的光属性或许会对怨灵起到一定压制效果。

  怨灵再次向前拔进,一旁的蓝柒也运转魔力做出了战斗准备。

  “十三,蓝柒,老样子。”

  “嗯。”

  陆铭照常从侧翼展开进攻,段十三则是从正面向怨灵跑了过去。

  “圣光盾——,圣光祝福——”这一次,蓝柒除了为段十三释放圣光盾外,还将圣光祝福同时释放给了陆铭和段十三,有了天堂鸟羽衣的魔法增幅功能,她已能做到将同一技能同时释放在两个人身上。

  “疾风破——”

  砰——

  段十三的攻击和怨灵的长剑来了个迎面相撞,两股能量产生的冲击波转瞬即逝,怨灵却仍未后退半步。

  “林——”段十三一声低喝,将身上的状态切换到了风,接着又是连续不断的疾风破朝怨灵打了过去。

  原先的武莲华加上现在的林状态,段十三感觉连续释放疾风破已没之前那样费力。

  侧面,陆铭则是对着怨灵来了一发嗝屁斩,虽然怨灵的血量远还没有到达斩杀线,但目前来看他也只有嗝屁斩能对怨灵造成一点骚扰。

  技能挥出,月刃上的光芒更加亮了起来,待接触到怨灵时,只见怨灵身上的铠甲竟被划破了一道小口。

  还真的有用。陆铭心里大喜道,随即又是几发平砍挥了出去。

  另一边的蓝柒一边为前方的两人释放技能做增益,一边也释放着圣光球骚扰着怨灵。

  怨灵在三人的合击渐渐被打得倒退了几步,其防御力也逐渐减了下来。

  没一会儿,三人对怨灵造成的伤害越来越明显,陆铭随即又切换回了冰剑,释放出霜月斩限制住了怨灵的行动。

  “十三。”

  “嗯。”段十三将状态切换成了火,顷刻间他只觉整力量上涌像是要燃了起来。

  陆铭也再次切换武器变成了月刃,准备着就要发动起技能。

  一旁的蓝柒见状,连忙给前方的两人又施加了一个圣光祝福。

  “密剑-影杀——”残影再次生起,陆铭手握月刃锁定住了怨灵。

  咻咻咻——

  六道残影接连穿过怨灵的身体,此时的怨灵也终于发出了痛苦的撕裂声。

  砰砰砰——正面的段十三也陆续释放出了疾风破,两方攻击下,怨灵终于闭上了眼。

  哐当——

  怨灵手中的剑落到了地上,他也再次跪倒下去,上身却仍屹立不倒。

  轰——

  一阵强风从怨灵身上四散而开,风流掠过,三人眼前的景象瞬间发生了变化。

  阵阵厮杀声接连响起,三人仍处在城墙外,而此时这里已然变成了一个战场,其上一黑一白的两方人马正厮杀着。

  铁剑和长驽撕裂了整片战场,飞溅的血液染红了脚下土地,嘶吼和哀嚎参杂在一起随风飘散。

  城门外,一个身着板甲的男子手握长剑,只身对峙着缓缓接近的敌方人马。

  “怨灵?”陆铭见状,连忙叫上蓝柒和段十三聚在了一起。

  “是幻想。”蓝柒说道。

  陆铭仔细看去时,才发觉眼前一切原来只是魔力汇聚而成的幻影。

  城门前的男子已伤痕累累,身后的虎纹白旗被穿梭而来的箭矢射了下来。

  男子拾起白旗,将其裹在了破碎的铠甲上。

  嘶吼声再次响起,穿着黑甲的军队围涌而上攻向了男子。

  男子望着冲上来的敌军,却是扬起嘴角轻笑了一声。

  锵——

  短兵相接发出了一声空灵的响声,男子挥舞着手中长剑应对自如,冲上来的敌军竟一个个倒了下去。

  然而身着黑甲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就像死士,男子挥剑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男子破绽越来越多,身上也遭受到了好几次攻击,裹在铠甲上的白旗逐渐渗透而出的鲜血染成了红色。

  终于,男子在一次次进攻中败了下去,他手扶长剑插在地上支撑起了自己的身子,凌乱的头发下他的双眼逐渐变得赤红。

  此时,原本已被击败的怨灵再次苏醒了过来,怨灵缓缓抬头,身躯竟和幻象中的男子重合在了一起。

  “幻象里的画面应该就是这里所发生的事情了吧。”陆铭看着前方的怨灵说道。

  怨灵虽又再次苏醒,陆铭已感受不到了原本的危险气息。

  幻想中的男子再次站了起来,赤红的双眼中满是愤怒和杀戮。

  黑甲士兵见状,惊恐着向后退散出去。

  战场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男子手握长剑无止尽地进行着厮杀,敌人流出的血液仿佛成了他力量的供养。

  这是一场愤怒的狂吼,这是杀戮的战歌。

  三人前方的怨灵底下了头,身躯慢慢消散了去。

  幻想里,战场上已满是尸体,男子终于筋疲力尽,跪倒了下去。

  这便是守护者的意志吗,哪怕身死千年,守护的意志也永不退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