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世界的真实冒险 > 第二十六章:剑之挽歌(2)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剑之挽歌(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糟了,镇长赢了,他要过来打我们了。”段十三看着战场中获胜的镇长说道。

  听到这,陆铭和蓝柒也立马提高了警惕,毕竟镇长刚才对他们发动出的攻击可是实打实的。

  然而战场中的镇长却没有要转变攻击目标的意思,此时他身上的白色板甲也逐渐消散了去。

  铠甲散去,镇长整个人便像失去了支撑似的倒了下去。

  三人连忙跑了过去,然而没过多久,镇长的整个躯体竟也慢慢消散着。

  “镇长!”陆铭蹲下身,正准备要扶起镇长,双手却在空中捞了个空。

  似是听到有人叫唤,镇长缓缓睁开了眼,看到眼前的陆铭三人,竟笑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段十三也围了上来,眼前的镇长却已大变样。

  镇长硬撑着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三人,调理着气息。

  “我不是你们的镇长,只是借用了一下他的躯体罢了。”镇长开口道。

  不是镇长?镇长这一番话却让三人更加觉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借用躯体?”陆铭越发迷惑,难不成从一开始他们认识的镇长就已经不是镇长本人了?

  “不错,我其实就是你们刚才看到的那个怨灵,他已彻底死去,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咳咳——”镇长猛烈咳了几声,神态已虚弱无比。

  “我靠,你自己把自己杀了?”段十三一脸惊讶,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儿发生。

  “这到底怎么回事?真正的镇长呢?”陆铭问道。

  “我离开后你们真正的镇长就会回来,至于我的事,不过是某种执念所留下的恶果罢了......”

  “愿闻其详。”蓝柒说道。

  镇长扭头看了看仍跪倒在地上的怨灵,眼神变得空洞了起来,随即便缓缓张开了口:

  “两千年以前的事了......

  这里原来叫夜锋城,是鲁比斯王国的国都,那时我担任着护都上将军的职责。

  上将军姬千夜,这是我一直引以为傲的称号。

  这里本该永远祥和,但是战争从未消失。

  敌人的铁骑无情地肆虐着整个鲁比斯,就连夜锋城也要沦陷了。

  王国存亡之际,国王想到了救国之道,一个尘封已久的绝对禁术。”

  “蚀骨花?”蓝柒插话问道。

  “不错,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万灵阵’,就是以人作为养料培养蚀骨花,然后让其进化成可抵御敌军的战士。

  敌军已兵临城下,而我的任务就是确保万灵阵能顺利进行。”

  “所以我们看到的幻象里面的那个人就是你?”陆铭问道。

  “不错,为了履行护都上将军的职责,我甚至不惜放逐自己的灵魂,使自己变成了一个只有杀戮的怪物,那样的状态下我获得了无法想象的力量,终于撑到了万灵阵的顺利成型。

  当我准备回到夜锋城的时候,杀戮的执念使另一个我留在了城门外。

  而当我回到城里时,全城的百姓都已被汇集到了王宫里做成了蚀骨花的养料。

  国王牺牲掉了全城的百姓,就为了培育那些所谓的救国战士。

  那时候我才知道,鲁比斯王国是自己走向灭亡的,哪怕你能阻挡千军万马的侵犯,也不能阻止一个国家的衰亡。”

  “后来呢?”陆铭又问道。

  “后来我亲手杀掉了国王,和王宫里的所有人,杀戮的欲望重新回到了我身上,当一切结束后,另一个我又产生了。

  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我在懊悔中静待着死亡,可没想到我的躯体虽然死去,我却活了下来,就这样过了两千年。”

  “所以你一共因为杀戮的怨念产生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段十三听了半天,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等奇事。

  “不错,后来我查阅了王国里的所有典籍,终于弄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这是一种古老而奇特的秘术,当一个人杀戮的执念太深的时候就会进入到禁元状态,这种状态下的人每杀戮一次就会产生一个只有杀戮意念的怨灵。”

  “所以你因为太想要守卫这座夜锋城而使自己进入到了禁元状态?”蓝柒说道。

  “嗯,我也因此被困了两千年。”

  “队长这个你也知道吗?”段十三向蓝柒问道,要是连这种事儿都知道,那她也太变态了。

  “知道,被禁元状态的人所杀掉的人死后会产生极强的怨念,这种怨念经过长时间凝聚变成了外面的黑魔法,对吧?”

  “是这样没错,所以我根据古籍所记载的方法将夜锋城沉入到了地底,又将其所处的空间封印了起来。没想到两千年后你们的镇长打开了通往这里的通道。”

  “所以就占用了镇长的身体?可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蓝柒看着占用着镇长身体的姬千夜,此时镇长的身子已变得虚幻起来。

  “为了解脱,要想解脱掉禁元,必须亲手将产生的怨灵杀掉,可他们两个都是我自己,我尝试了两千年,每次却都只是无休止地战斗。

  后来我想到通过精粹魔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才借用他的身体走出去找到了一块魂晶。”

  “所以寒狼族的魂晶是你偷的?”陆铭一脸惊讶,搞半天这一切原来是他干的。

  “是我偷的,可当我实力提升的时候,他们两个的实力也跟着提升了,所以我又想到了让你们来帮助我。”

  “乖乖,怪不得一个蓝阶的怨灵实力竟然那么强。”段十三说道。

  “所以你利用魂晶将我们引到这里面来,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帮你解脱?那雷正也是你操控的?”陆铭接连质问道,从木狼村到翼云镇,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是,但是你口中的雷正我并不认识,我也从未操控过任何人。”

  “不是你?”三人都疑惑了起来,这么说那天操控着雷正和他们战斗的另有其人。

  “那你这个样子算是解脱了吗?”陆铭指着镇长的越加虚幻的身体说道。

  “看来我的时间到了。”说罢,一个飘渺的身影从镇长身上渐渐散去,镇长的身体也从虚幻模样又变得真实了起来。

  “鲁比斯王国,护都上将军姬千夜,在此谢过三位。”声音还在回荡着,从镇长身上冒出的身影就已消散了去,一旁的怨灵也跟着从原地消失了去。

  “看来是结束了。”蓝柒说道,“魂晶的事也总算是清楚来龙去脉了。”

  “所以说做人不要执念太深,太深了往往解脱不开。”段十三摇着头,一脸感叹的样子。

  陆铭看了眼宫门,其上的传送门已经打开。

  “行,那就先回去吧。”陆铭说道。

  “镇长呢?”段十三指着地上的镇长问道。

  “你来背吧。”陆铭朝段十三使了个眼神,“毕竟武道家以体魄见长嘛。”

  说罢,陆铭就朝传送门走了过去,蓝柒也跟了上去,把镇长丢给了段十三。

  “......”段十三满脸憋屈,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将镇长背上跟了过去。

  三人穿过传送门后便来到了宫殿内,原本奢华无比的宫殿已变得凌乱不堪,其间还有着遍地的白骨,想来这些应该就是姬千夜所杀掉的王公贵族们了。

  三人继续朝里面走去,正准备寻找出去的传送门,宫殿内的每一具白骨上却突然升起了一个个怨灵。

  看来这里面也要打怪啊。陆铭心里暗自说道。

  段十三见状,也来了兴致,便将镇长放下做起了战斗姿态。

  陆铭放眼望去,宫殿里陆续冒出来的怨灵大概也有上百个,不过好在其中多为绿阶级别的实力,对付起来也不会太麻烦。

  “交给你们两个了,我照顾镇长。”一旁的蓝柒却说道。

  “行,陆铭老弟。”段十三向陆铭叫道。

  “嗯。”陆铭将月刃拔了出来,剑身上淡淡的亮光似月光般温和无比。

  “疾风破——”段十三释放出武莲华后边朝宫殿中的怨灵冲了过去,没一会儿便处理掉了不少的怨灵。

  陆铭见状,也不再承让,手握月刃加入了战场。

  一旁的蓝柒则在门边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只是漫不经心地处理着偶尔涌向这边的怨灵。

  砰砰砰——

  段十三越打越来劲,风林火山在身上来回切换着,怨灵的惨叫声在宫殿中来回响起。

  陆铭手握月刃,瞅着被段十三打得只剩1/5血量的怨灵释放着嗝屁斩,不得不说嗝屁斩着实是个神技,哪怕目标等级再高,只要血量达到了嗝屁斩的斩杀线,陆铭也能将其一招击毙。

  再配合上影杀,那一道道持剑的残影就如陆铭所统领的军队一样,其场面也不失为是一种视觉享受。只是不知道这次过后,接下来又会有什么任务在等着他。

  一会儿后,宫殿内的怨灵已被两人处理得差不多,只剩王位上还留有最后一只。

  “鲁比斯国王,看来他就是这里面的首领了。”段十三望着王位上的怨灵说道,“陆铭老弟,这个交给你了。”

  “嗯。”陆铭点了点头,接着便快速朝鲁比斯国王生成的怨灵冲了过去。

  “密剑-影杀——”快要接近时,陆铭锁定鲁比斯国王释放出了影杀,六道残影随即跟着陆铭一起冲向了目标。

  嚓嚓嚓嚓嚓嚓嚓——

  一阵穿刺声响过后,新的残影从鲁比斯国王身上冒了出来。

  “漂亮!”一旁的段十三赞叹道。

  陆铭将月刃收起,场上的残影也随之散了去。

  “又到了愉快的搜刮环节了。”段十三笑着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