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侦探柯南之论琴酒被捕后 > 第二章 面对这个医师琴酒表示:一枪崩了这个这个智障,我可以!

我的书架

第二章 面对这个医师琴酒表示:一枪崩了这个这个智障,我可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么多天,这是Gin第一次有如此大的反应。'终于赌对了。'赤井秀一如是想着。

  刑囚室再没人说话,只剩刑囚人员收拾刑具的金属撞击声在空气中回响。很快,这些杂声也归于沉寂,楼道外传来FBI制式鞋子撞击地板的声音。以琴酒和赤井的耳力,即刻分辨出:来的人有两个,都是男子。

  分析到这,琴酒到是没什么,但是同样接收到这个信息的赤井却皱了皱眉,目光复杂的投向琴酒。



  察觉到毕竟的异样目光,琴酒再次睁开了眼睛,同时开口:“你有什么发现?”口气和从前出任务琴酒支使赤井秀一时如出一辙。

  “知道宫野博士叫什么吗?”赤井出奇的没计较语琴酒的气问题。

  并用略带兴味的口吻回问。

  未等来琴酒的回答,却先等来了自门外传来的敲门声。

  “进。”真是可惜了,少了场好戏。赤井秀一如是想到。

  琴酒下意识看向门口,又是这该死的逆光效果,很伤眼睛的啊……

  琴酒这么想,也就这么说了。这一点不见外,不看处境的做法使分一众普通探员敢怒不敢言——据说这位代号琴酒的罪犯两周前还是黑衣组织的顶尖杀手。而且据传言,作为负责对组织成员进行“处理”的赤井前辈疑似与眼前这位有这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看着这帮“鹌鹑”,琴酒就是用发丝末梢想,也能猜到他们想的是什么。向一切的罪魁祸首投出'混账!当死!'的嫌弃眼神,收到的是赤井无奈的'不是故意的,冤枉……'的歉意眼神。不得不说,多年的战场默契没白培养……

  “赤井前辈,宫野博士说她不来,我尽力劝了。不过好在,博士叫他的助手来了,要不然可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琴先生伤的那么重……”发现同事们投来的异样目光,白阳的话音越来越小: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为什么大家要这么看自己?

  赤井表示,早知道这届新人这么难带,就是让“恋人”先生(这里是开玩笑的想法,不谈立场,他俩只是惺惺相惜的朋友关系)一枪送自己下地狱(反正上天堂是不可能了)也绝不会答应白参谋长把小儿子送进FBI且由自己做领路人的请求,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APTX_4869不算)。

   Mr. Akai ,as a doctor,I really don't understand why you want each other alive,At the same time, the punishment has been done to the victimAlthough Gongye said that doctors are benevolent,But I don't think there's any point in treating these patientsIt's. better to let them die.

  (“赤井先生,作为医生,我实在不懂你们为什么明明想让对方活着,又同时对受刑者释以如此重的刑罚。虽然宫野前辈说医者仁心,但是我并不认为医治这些重刑犯有什么意义,还不如让他们死了算了。”)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一二岁的男子,身披白大褂。银白透绿的齐肩短发衬得他十分干练;一幅精致的金丝眼镜架在秀气的鼻梁上,神色清俊却又带着一份略带厌世感的惰怠——近两周的医疗任务显然已经弄得眼前这位名为白泽沐的实验助理不胜其烦。

  “他不一样。”

  “as far as I am concerned,In the federal prison,No one has ever been able to live here and leave.What difference can he make?”(“据我所知,进入联邦监狱的犯人中,从未有人能够在此活着离开。他又能有什么不同?”)一边说,一边在两名探员的协助下为琴酒注射了一针肌肉软化剂与镇静剂。

  “Besides, I knew she was hurt like this.I certainly advise Zhu not to take these two medicines,It's like a bull's knife!”(“另外,早知道他伤成这样,我肯定劝住阿志不必取这两管药剂,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