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八章

  夜晚再度降临的时候,上一秒还在高高兴兴的玩着牙刷,认真的看着电视里的汤姆死活抓不到杰瑞的胡山,下一秒就因为人手里拿着的东西蔫了,委屈的抬起头望着人,两个耳朵耷拉在脑袋上,吸了吸鼻子,如果不是苏生先在穿着睡衣,他也变成了人的话,肯定要拱到人怀里好好的撒娇一番。

  因为她手里拿着的不是别的,就是那新买的铁笼子上面的别手,胡山回过头去望着那铁笼子,好大的一个,倒是结实,看着就像是一进去就出不来的那种,可是比起沙发是差远了,沙发又软又舒服,还有软和的垫子给他钻,那铁笼子里冷冰冰的,要是半夜饿了,就出不来了,他不想在里面,更不想自己半夜起夜的时候只能在自己身子底下解决,他可受不了。

  “苏小姐……”胡山抬起头望着人,抬手去抓住别手,试图把别手给抢下来,苏生冷着脸望着面前的人,显然没有半点的商量余地,如果是昨天,没准还有,可是今天不行,自从他咬伤了宝宝,她才真的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只可以撕碎一只鹿的狐狸,而不是一只温顺的小白狗,她必须保证自己晚上睡觉的时候是安全的。

  “苏苏……”人试图叫着,表情也变得更加的委屈,用力的去抢她手里的东西,奈何他根本不是常年练武的苏生的对手,没了法力,胡山连拎重一点的东西都会觉得肩膀累的厉害,跟别提要去抢什么了,苏生劈手打开了他的手,用别手在他脑袋上用力的敲了一下:“别给我撒娇,大男人还撒娇?去,给我变成狐狸进笼子里去,你要是今天晚上再咬我怎么办?宝宝被你咬的都快残废了,你还想把我咬残废?那你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我……我不咬你还不行吗?那个笼子看起来睡着特别不舒服,你别把我关起来了,我就在这里睡,我真的不会咬你的……”胡山焦急的说着,往旁边缩了缩,手抓着扶手,一副不情愿过去的样子,在人严厉的视线下,缓缓的低着脑袋,死活就是不愿意进笼子里去,一人一狐僵持了半天,胡山小声的说着:“要不你抱着我睡?等我睡着了,你看着我不会咬你,你就把我丢在沙发上,然后去睡觉就好。”

  “可行?”苏生看着面前的男人,再看看墙上挂着的钟表,才七点半而已,把他哄睡了也不过两个点的事情,到时候自己想要去做什么也都还不晚,看着人认真的点了点脑袋,苏生才皱了下眉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刚刚还坐在她身旁的男人,一下子变成了一只小白狐狸,慢悠悠的溜达到了她的腿上,歪着脑袋枕着自己的小爪子,抖了抖耳朵,倒是讨人喜欢。

  “说好了,你睡着了我就不管你了,别赖着我啊。”苏生说着,抬手摸了摸胡生的毛,人的毛毛似乎一直都很顺,她还以为会像宝宝那样没事儿就干沾,似乎是她想多了,胡生点了点脑袋,老老实实的趴在她的腿上也不敢乱动,偷偷的竖着耳朵听着电视,被人拍两下脑袋:“老实睡觉!”

  人这偷偷摸摸的行为实在是太好识破了,把小牙刷塞在他的怀里,看着胡山美滋滋的抱着牙刷的傻样,苏生实在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她这还是头一次知道狐狸居然这么爱玩牙刷,倒是给她省了不少的玩具钱,轻柔的抚摸着怀里的小狐狸,苏生到底还是怕的,怕他像昨晚一样突然就攻击他们,但是很意外的是,胡山睡得很安慰,被她折腾了一天,胡山也是真的累了,要学东西好多,多到他的脑袋都记不过来了,多亏苏生耐性还是有的,不然他可有的苦头吃了。

  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苏生就感觉腿上的小东西动了动,立刻低下头看着腿上的小狐狸,苏生不由得心里一颤,别告诉她他又要变成昨天那个怪物了!让她感到有些意外的是,本以为他又要变身了,但是他只是睡得不舒服,翻了个身而已,四仰八叉的举着四个小爪子,翻着肚皮毫无保留的睡在那里,这完全信任的模样让苏生噗嗤一声乐了,这狐狸,亏得是到了她的手里,否则就他这么不怕人,不被人扒了做皮草都该谢谢他们了。

  抬手挠了挠小狐狸的肚皮,看着他舒服的露出了个笑容,裂着嘴懒洋洋的躺在自己的腿上,就是只小狐狸,苏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刚要站起身来,让他自己躺会儿,自己去弄点吃的的时候,苏生好像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

  昨天晚上自己回来的时候,冰箱里好多吃的都被胡山给糟蹋了,什么菜啊,水果啊,还有鸡蛋,也被没手的小狐狸给打的满地都是蛋液,气的苏生也没问到底是不是胡山做的,拿起笤帚朝着他身上就打,宝宝来家里这么久了,从来没把家里弄得这么乱过,可是胡山一来,家里和遭了贼一样的,不用问都知道是谁做的。

  胡山挨了打,也没吭声,只是自己找了个角落里,老老实实的趴着,晚饭都没吃,她哄着他出来吃点东西,胡山也不理她,一直到睡觉之前,胡山都没再跟她开口说过一句话,结果到了晚上的时候就突然发疯了,一个预感从她的心里冒了出来,莫非只有让胡山白天高高兴兴的,晚上才会老老实实的?

  毕竟胡山的存在本来就像是个游戏bug似的,再多几个bug,苏生也能接受,这个世界有妖怪吗?她是不信的,从小就不相信,只是不可否认,现在她家里就养了一只,而且还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如果不是妖的话,带回去当女婿都行,苦笑着摇了摇头,苏生觉得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什么白天心情不好,晚上就会变成妖怪,要是他白天心情好就不会了?来的那天还不是一样心情不好,不也没变成妖怪吗?估计是她最近太累了,都产生幻觉开始胡思乱想了吧?摇了摇头,本来想去拿水杯倒杯水的,最后还是进了卧室里,虽然他是个狐狸,也不能晚上冻着他了。

  却没发现在她转身进卧室的时候,胡山脖子上的玉坠突然发出了一丝异样的红光,胡山只觉得有些痛苦,心口很痛,又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感觉,想要睁开眼,又死活是睁不开,正在他努力要睁开眼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一丝温暖的存在,刚刚还散发着红光的玉坠,突然变得黯淡下来了,苏生把毯子严严实实的搭在他的身上,坐在他的身旁,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这样就不怕你晚上冻着了,睡吧。”

  胡山感觉到了这温暖的存在,缩了缩身子,慢慢的把自己钻到了毯子里,苏生一回头的功夫,就看到毯子鼓成了一个‘小蒙古包’,轻轻戳了两下,那大尾巴不满的伸了出来,挥舞着赶走骚扰他睡觉的人,连苏生自己都没有察觉,她望着那‘小蒙古包’的目光,有多么的温柔。

  直到深夜,苏生咬着头绳扎着马尾,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看着沙发上睡觉的那个小东西依旧是没有任何异常,才松了口气,把头发扎好,走到沙发旁边关上了电视,又把胡山的脑袋露了出来,免得他闷着,这才转过身回了自己的卧室,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次日清晨,苏生是在一阵吵闹声中醒过来的,摸了摸自己的身旁,本以为会抓到宝宝,可是自己身旁什么都没有,疑惑的坐起身来,冷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宝宝还在小丽姐那里,揉了揉眼睛打了个瞌睡,掀开被子下了床,一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饭香味儿,纳闷的歪着脑袋往厨房里看去,在看到厨房里站着人正要往油锅里倒水的时候,吓得尖叫了声:“你给我住手!”

  胡山被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整盆水倒进锅里去,赶紧抓住了盆,眼巴巴的望着刚刚出了屋子,还顶着一头鸡窝头的人,苏生大步流星的进了厨房里,赶紧关死了煤气灶,瞪着眼睛看着他问着:“你在这儿干什么呢?要炸厨房啊!”

  “不是啊……电视上教的,可以做疙瘩汤,我想做疙瘩汤给你喝……这个黄黄的东西炸出来好难吃,我想兑点水直接煮出来。”胡山认真的说着,眨了眨眼睛,就见面前的人无奈的长叹了口气,垂着脑袋把他手里的漏勺接了过去:“去去去,帮我看看门口什么这么吵,我做饭给你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