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五章

  一连两天,苏生什么也不敢让胡山做,就连爬高,都得拿椅子过来,把胡山从柜子顶上给抱下来,胡山扑腾两下,一下子跳到了沙发上,老老实实在哪儿趴着,等着苏生一转身的功夫,又跑到柜子上面去趴着去了,干瞪眼气人。

  “胡山,你给我下来……我实在是没劲儿了。”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胡山还是趴在柜子上不肯下来,自己用大尾巴挡住自己,美滋滋的趴在上面和小蜘蛛聊天,看的苏生是又好气又好笑,偏偏还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掐着腰站在柜子底下,看着人把尾巴垂在那里,慢悠悠的摇着,跳起来猛然间拽了一下他的尾巴,胡山嗷的一声叫了出来,立刻站在了柜子上面,让苏生彻底抓不着了。

  低着头趴头往下面看着,歪着脑袋一副不解的样子看着苏生,苏生无奈的叹了口气,冲着他招了招手:“快点下来,给你上药了,上完药我去给你买好吃的,不让你白疼,行不行?”苏生好声好气的劝着,就因为怕疼,胡山怎么都不肯上药,弄得苏生的耐心也快没了,这小东西,是真不好骗!

  “真的?有好吃的?”胡山在上面问着,看着人点了点头,这才心满意足的从上面跳了下来,直接扑到了苏生的怀里,抓住了胡山,苏生朝着人尾巴用力的捏了一下,捏的胡山差点没跳出去,可是被人按在怀里,也跑不掉,只好委屈的缩在她的怀里,看着她冷着脸把自己放在了沙发上,半跪在柔软的垫子上,剥开他的毛毛,用药细细的涂在他的伤口上。

  每次看到这一大片的伤口,苏生都忍不住叹气,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这个小东西什么了,这辈子才要这么照顾他,他还不是那个听话的,摇了摇头,慢慢的给人把药上完了,这才摸了摸他的脑袋:“好了,去玩去吧,不准把药舔了,听见了没?”

  “知道了……”胡山说着,看着人进厨房里去做饭,就开始扭过身想要把药给弄下去,但是怎么都够不着,试了几次,差点没从沙发上掉下去,也只好放弃了,郁闷的趴在沙发上,懒洋洋的也不爱动弹,就听门口有人敲门的声音,这才站了起来,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来了来了。”苏生在厨房里招呼着,一边往外走,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上的水渍,走到门口打开门,却没想到居然是吴青书,疑惑的望着人问着:“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是这样的,我爸刚刚捎了些特产来,你也知道我平时在家也不下厨房,我表哥也不会弄,所以想请你帮帮忙,给做做弄弄,中午就在我哪儿吃了,反正是对门,回来你再那些回来,你看行吗?”吴青书说着,请苏生到自己那里去,一听见吴青书的声,胡山就从沙发上下来了。

  一路小跑跑到了苏生的身前,呲着牙不让吴青书靠近苏生,吴青书还被胡山给吓了一跳,看着小狐狸中间缠了一圈的绷带,疑惑的问着:“苏生,你家小狐狸怎么了?”“没什么,前两天不小心摔了而已。”苏生说着,拍了拍胡山的脑袋:“在家里等着,待会儿回来给你拿好吃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它也可以去的,不然把它放在家里,它中午饿了你不也不知道吗?”吴青书说着,苏生想想也是,点了点头抱起了胡山,刚要关门,就听胡山在怀里说着:“别过去,那边不安全!你不准过去!”

  “怎么不安全了?”苏生低声问着胡山,吴青书回过头嗯了声,看了看苏生,又看了看她怀里的胡山,把两个人给吓了一跳,吴青山半眯着眼睛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带着两个人进了家门。

  别看这地方是不小,可是在客厅里,却有一个蒙着布的大物件,一进屋就能看到,想不发现他都难,苏生把胡山放下,跟着吴青山去了厨房,胡山自己在客厅里走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但是盯着那个笼子的时候,总感觉有点不舒服。

  这么一想,胡山壮着胆子朝着那个笼子就过去了,左绕一圈,右饶一圈,踩着沙发蹦到上面去,差点没被铁笼子的缝隙给卡住,赶紧跳下来了,不过这么一通折腾,倒真把布给拽开了一点,胡山歪着脑袋拱进布里,这么一看,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撒腿就往厨房里跑,苏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着人一路叫着苏苏,连跑带飞的跑了进来。

  咬住苏生的裤腿就往外拽,无论苏生怎么说,胡山就是不撒口,非要把苏生给拽出去不可,弄得苏生也有点尴尬,抬起头看着吴青书的目光还带着些许的歉意,吴青书扫了胡山一眼,笑着说道:“这小东西应该是看到我养的宠物害怕了吧?”

  “你养的宠物?”她刚刚一路进来,除了那个大笼子,也没看到别的啊,吴青书一笑,擦了擦手,指着外面对苏生说着:“来,我领你看看,你就知道了。”他说着,带着一人一狐到了客厅里,胡山被苏生紧紧的搂在怀里,怕他再闹什么。

  她也不知道胡山怎么和吴青书这么不对付,只要碰见他就开始不老实,可是很快,苏生就知道原因了,吴青书带着两个人到了那个大铁笼子的跟前,弯下腰抓起布的一角,用力的把布扯了下来,硕大的铁笼子里竟然关着一只老虎!正呲着牙望着他们,吓得苏生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胡山趁机从她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就站在她的面前替她挡着,凶狠的看着笼子里的老虎。

  “这……这是怎么……”苏生看到这老虎直接蒙了,她还是头一次见有养这个的!而且也没看见这老虎是怎么上来的啊,只是这眼神有点似曾相识,又实在是说不上来,胡山警惕的望着笼子的老虎,望着望着,突然听见这老虎说话了:“将军。”

  “你叫我将军?”胡山问着,左右看看,好像就是这老虎在说话,老虎又喊了一声:“将军。”胡山这才确定,的确是这老虎在说话,抬步往老虎跟前去,就被苏生抱了起来,开玩笑,要是过去了,还不让老虎给吃了?胡山蹬了蹬腿,扬起脸来望着苏生:“苏苏你放我下来,我想问问这只老虎知道什么。”

  “他会说话?”苏生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小东西,吴青书嗯了声,疑惑的望着人:“不,这就是只老虎。”“啊?啊……”苏生抬起头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她能听到,但是吴青书听不到,这事儿又是在是不好解释,只好将错就错,把胡山放在了地上,任由他跑到了老虎的跟前去,趴在笼子外面抬眼望着那老虎,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将军,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您手下的三将之一严忠啊。”老虎往胡山跟前凑了凑,开口说着,胡山只是觉得他的声音耳熟,可并不记得他是谁,毕竟天天弄个小复读机搁在门口,末将严忠,末将严忠,胡山想忘记这个声音都难,都快烦死他了。

  轻轻的摇了摇头,胡山什么都记不得,更被说什么将军不将军了:“你说我是将军,那我叫什么,姓什么,哪里人士,是做什么的,多大了,你都知道吗?”胡山问着,本以为这老虎只是骗自己玩的,可没想到老虎居然对答如流,让胡山有些怀疑,这老虎是真的认识自己,而且从很早之前,就认识自己。

  “将军您是白绫思君谷中灵狐一族的后人,后逃到凡间,遇见一凡间女子,动了凡心,才遭了这场劫难。”老虎说着,可是胡山对他所说的,一点都没有印象,歪着脑袋看着他,不解的问着:“既然你说我是我是什么将军,那我……到底是什么?”

  “您早就得道成仙,受思君谷南帝庙供奉。”望着面前的胡山一脸茫然,苏生倒是有点着急了,小声的问着胡山:“他跟你说什么呢?你能听得懂,我可听不懂啊。”

  “他说……我是狐仙,不是狐妖,还说……我是什么白绫思君谷的后人。”胡山说着,这声音只有苏生一个人能听到,苏生沉默了片刻,小声的说着:“胡山,这里从前就叫白绫,你确定……他没有在骗你吗?”她怎么都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哪儿来的那么多妖怪啊?这不……疯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