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六章

  等人找到了胡山的时候,他还被拷着锁在审讯室里,眼泪熏得眼眶红红的,一见到苏生也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一声接着一声喊着:“苏苏!”苏生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人跟前,冲着男人说着:“翰子,钥匙拿过来。”

  “不是……苏组,我们这不就跟他玩玩嘛?你至于这么大火气吗?”刚才还凶巴巴的男人,此刻温顺的和小猫儿似的,从兜里把钥匙给拿了出来,递到了苏生的手里,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苏生瞥了他一眼,低下头抓起胡山的手,替人解着手铐,看着人的手腕因为挣扎而磨破了皮,眉头也皱了起来。

  刚刚把他解开,胡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倒在人的怀里,眼泪直接打湿了苏生的衣服:“他们欺负我……还,还骂我,苏苏,我要回家!”撒泼似的说着,一见到苏生哭的如此凄惨,让屋子里的人都是一怔,苏生无奈的搂着人的后颈,把人搂进了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没有半点的不耐烦:“好了,别哭了,晚上给你买鸡腿吃。”

  像是哄小孩子一样,耐心的数着,胡山平时就不出来见人,突然被这么多人包裹,又每个人都那么凶狠的模样,他被吓到是苏生意料之中的,却没想到他被吓成这个样子,含着眼泪打了个嗝,把脑袋埋进了怀里,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委屈的叼着眼泪,撇着嘴不乐意的说着:“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不会要你也不会把你扔在这里。”苏生说着,抬起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心虚的几个人,把胡山从椅子里给放了出来,看着自己怀里的大男孩,再看看一帮人怪异的目光,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开口说着:“好了小仙家,别哭,让你桔姐陪你玩会儿,晚些时候我再过来接你,好吗?”

  她说着,毕竟把上司丢下跑过来的,苏生还这是有点不放心,胡山扬起脑袋看着带自己来的大姐姐,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眼巴巴的瞧着苏生走了,刚刚被苏生称为翰子的人一靠前,胡山立刻躲开,离他老远:“你别过来!”

  等再回来办公室的时候,苏生看着人的脸色越来越差,轻咳了声,老老实实的站在他跟前挨训,心里也一直都在思索着,胡山到底能不能撑到她去接他回来,导致一直在走神,一次两次还好,到了第三次,坐在那儿的人脸色就有些难看了,抬手敲了敲自己的桌面,开口说着:“苏生,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什么?”

  “啊?”苏生一愣,朝着人看了过去,看着人阴沉着脸,这才轻咳了声,微微低了低头:“对不起副局,我……这不太舒服,所以就……”“不用解释了,我刚刚就听见他们说,你带了一个大男孩来警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副局长问着,看着人脚踝痛得厉害,腿都在发抖,就知道她起码说不舒服不是骗自己的。

  “这……说起来有点复杂。”苏生尴尬的扶着桌子边,副局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叫她坐下,苏生这才拉过椅子坐了下来,轻咳了声,趴在桌子跟前,也不敢跟他说真话,毕竟这神神道道的事情,他是从来都不相信的。

  “副局,是这么回事儿,其实这事儿吧……挺奇怪的。”半真半假的对副局说着,只是忽略了胡山是只狐狸的问题,改成了她在大街上见到了一个智商看起来不太好的男人,就给带回家来了,男人现在只有几岁小孩儿的智商,非常依赖苏生,副局这么一听,微微地拿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提醒着人:“小苏啊,再怎么说,我和你父亲也有点老交情,我得劝你一句,这男孩你趁早交给有关当局,别自己带着了。”

  “副局您放心吧,这孩子心思纯,没那么多坏念头,有点小任性但是平时也蛮乖的。”苏生说着,谁知道人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她在开玩笑似的:“苏生,你今年都二十五六了,别人都结婚生子了,你自己的个人问题都还没有处理好,现在又弄了个这样的大男孩在家里养着,你以后是不打算结婚了是吧?”

  “我没……不想结婚啊。”苏生也不知道人这是什么意思,一时之间也有些尴尬,副局叹了口气,开口说着:“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我劝你,趁早把他交给有关当局,别耽误了你自己以后的生活。”这要是让别人知道,就算苏生再优秀,恐怕也不会要她的。

  “……副局,这是我个人的问题,我自己可以解决好,就不劳组织操心了。”人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如果有可能,我想我会晚些解决我的个人问题,这样就可以对替组织解决问题。”人铿锵有力的说着,转过身就想走,但是理性还是胜过了她的冲动,她并没有走,只是看着副局的眼神里,带着些许的不悦。

  副局一看人火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道:“我只是想说啊,你别听那些人的胡言乱语,该找也得……”人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苏生在看着他,一愣,就听人说着:“副局,您什么意思?谁说女人就一定要嫁人生子相夫教子?哪个烂舌头的嚼我的舌根?是,我是女的,是咱们唯一一个女组长,怎么了?我靠我自己爬上来的,靠着业绩我自己上来的!”

  看着面前的人脸色骤变,苏生也不跟他客气:“别以为我什么风声都没听到,不就是想扶那谁上来,让我下去吗?我敢用我的业绩说话,我就不怕别人来踩我的位置,是,我伤了,但是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销假,正常上班,副局,明天见。”苏生说着,转过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其实苏生心里清楚,最近局里出了点事情,一哥的儿子警校毕业了,一哥一直想要找个机会,找个空缺拿下来个人,把他儿子顶上去,而最好欺负的,就是她这个女组长,同样都是警校毕业的,凭什么他就高自己一等?凭什么自己就非要被迫去做个组员?她没做错,也不用受他们的闲气。

  苏生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靠着墙,脚痛难忍,倒吸了口冷气,苏生手压着身后的墙,缓缓的站了起来,跛着脚往审讯室走去,只不过这次和她上次进来的时候,却是天壤之别,让苏生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倒过去看看门牌,的确是审讯室,这才重新走了进来,不解的问着:“你们这是……干嘛呢?”

  屋子里,胡山坐在椅子上,手里正捧着一个大鸡腿大口大口的吃着,听见苏生的声音,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胡山鲜红的嘴唇和脑袋上别着的蝴蝶结小发卡,苏生觉得自己的血压都快起来了,抬手指着胡山,半天没说出话来,看看这边,看看那边,谁都不敢说话,人歪着头望着跟前的人,把自己咬了几口的鸡腿递到人跟前:“苏苏吃鸡腿!可香了!”

  “你这是怎么弄得?”苏生低声训斥着,胡山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如是说着:“桔子姐姐说,我老老实实的让她给我化妆,就给我鸡腿吃,我可聪明了!先把鸡腿拿到手里,才让她给我画的!”胡山得意洋洋的望着人,像是在等待着他的夸奖一样,他不说还好,说了苏生只觉得自己的血压恐怕是真的起来了,望着自己跟前的人,也不说话,沉默的走到了椅子跟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闷着不做声。

  屋子里的其他人一看,都纷纷识趣的离开了屋子,留下苏生和胡山单独留在房间里,胡山看看自己手里的鸡腿,以为她是嫌弃自己咬过了,掰下前面自己咬过的那头,把后面完整的鸡腿递给了她:“苏苏,这边的没咬过,你吃这边吧……别生气好不好?”

  “你个小傻子啊,真是什么都不懂……”苏生无奈的说着,想要跟他透露心事,但是看着他懵懂的模样,就算是说给他听,又能如何呢?叹了口气,抬手叫人把自己给扶了起来,靠在人的身上,抓着他的手说着:“小仙家,你喜欢和人类接触吗?”她问着,胡山思索了一会儿,轻轻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喜欢人类,只要我乖乖的,他们就给我吃的,但是我不喜欢他们凶我,我喜欢苏苏,因为苏苏是对我最好的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