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花想容根本不相信那个叫段指的眼镜男的鬼话,六个女学生都死翘翘了,他一个大男人居然没有死。

  她在心里想着,甭用什么律政司压我,老娘不吃这一套。老娘连高级警司皇无法都不放在眼里,还怕你这个小瘪三不成。

  奶奶地!带上了一只墨绿色的眼镜就很了不起吗?也不看看你遇上了谁,老娘可是台海事第一警察署高级警花——花想容。人称‘霹雳霸王花’。出了事情想浑水摸鱼,没他妈的那么容易。

  看着前来保释的那个嬉皮笑脸的罗四海和色魔眼镜男段指跨出警察署大门的那一刻,花想容立刻换上了一身黑色的便衣,悄悄地跟踪在他们的后面。一定要抓住色魔作案的把柄,用事实证据将这个混账王八蛋绳之于法,她在心里暗暗地发着毒誓。

  段指和罗四海两个人来到了事发现场,惨烈的六具尸体早已被抬走进入了太平间。除此之外,现场和案发时一模一样,依旧是一片狼藉。九十九盏橘子灯都烧成了灰烬,草坪上的那几张乳白色的桌子骨架已散落一地,篝火堆旁边还残留着烧烤青蛙用的六根纤细的长钢钎。尸体倒下去的地方已经被警方白色的粉末清晰地标记出。

  段指心里十分难过,昨晚发生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目,他喃喃道:

  “她们就是死在这里的。”

  罗四海拿出私家侦探的照相机,正咔咔咔将现场尽可能全部拍下来回去深入研究:

  “凭你的身手怎么可能连一个色魔也打不过?”

  段指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眼镜,他叹了一口气说:

  “你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一点准备也没有,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查清楚的。”听着段指的话里还是带着沉重的悲伤,罗四海将按着快门的手停下,转过身安慰着这个大哥说:“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那现在你回去休息吧。”

  说完右手搭着他的肩膀。段指看了看他,也不知道怎样才好,眼下确实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两个人按着原路返回。

  段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哎,我问你啊,你从哪里弄来的那么多钱保释我啊?”

  罗四海笑了笑:“办法不是有都是吗?我是谁啊?摩尔摩斯真传的——第四代大弟子罗四海,神通广大得狠呢!这点小钱,简直是小菜一碟。”

  躲在暗处隐藏的花想容,这一次扑了个空,跟着两个大傻子白来了一趟,她在心里嘟囔了一句:“他妈的,两个大白痴!”

  和罗四海将现场的情况侦查了一遍后,他又来到了学校,这一次能保释出狱,离不开校长刘恒第的帮助,感谢的话还是要说的。他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

  “校长,谢谢你啊,谢谢你能用信誉担保我。”

  “老朋友啦,不要这么客气。到底怎么回事?”刘恒第拉着他的手在沙发上做下。

  段指咬了咬牙:“我也不知道,总之这件事情不弄清楚,我死也不会瞑目的。”

  “清者自清。这件事你也不要太自责,一定会破案的。家长那边我也已经安排好了。”

  段指凄然一笑:“想不到现在连书也不能教了。”

  “就当做是放了一个大假好了。等事情平息之后,你回来照样教书。”刘恒第给他报了一杯茶。

  “多谢校长!”

  刘恒第将茶杯递给了他说:“这几天,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明白,校长!”

  “......”

  “......”

  能有人理解,段指的心里还能感到一丝安慰。

  现在他唯一能做得就是找出那个杀人的凶手——色魔。为死去的沙远香、牟盼、司寇娉、令狐絮、程艾、管露六个女学生报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