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

  薛可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猛地从地上蹦起。

  这才看清眼前是一张英俊的脸,一个男人,手里提着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着六根金锣火腿肠和两瓶百事可乐。原来是台海中文大学特级教授——段指。

  办公室的门没有关上,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了,一点声音也没有,薛可人摇了摇头,笑着说:

  “原来是你啊!”

  “这么晚了,还在工作?”段指将东西放在办公桌上。

  “是啊,想尽快理出些头绪来!”

  “怎么到这里来了?”

  “哦,我接到金督查的电话,说你受伤了,正好我刚经过这里,顺便来看看你。伤好些了吗?”段指指了指她头上创口贴贴着的地方问。

  半个小时前,段指接到了金督查打来的电话,得知薛可人受了伤,所以才匆匆忙忙地赶到了这里。他知道这几天,为了‘连环锁喉命案’和山神庙中供奉的那尊南掌女神像,薛可人一直在雅典娜博物馆查阅资料,所以索性干脆,就来到了博物馆。也真被他猜对了。

  “啊,好了很多了。”薛可人又摸了摸额头上的大包,有人关心,心里还是高兴。

  段指看到桌子上的《南掌月神》古籍:

  “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薛可人指着书上一页古怪的南掌文字说:

  “最后这一页好像记载关于太母阴姬女神的事情,可是我到现在还没看懂。”

  段指顺着她的手指一看:

  “是吗?”

  “这种文字跟我们中国的甲骨文有点相似啊!”

  “是啊,这是古吉蔑文字。上面圈着的这一行,我父亲跟我说是一月一日的意思。”

  “令尊也研究这本书?”没想到薛可人的父亲也能看懂古籍上面的文字,段指从方便袋里掏出一瓶百事可乐饮料递给了她。

  “这本书就是他留给我的。谢谢。”薛可人将百事可乐饮料接过来,感激地笑了笑:

  “可惜他现在已经去世了。”

  一提起父亲,薛可人心里面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凄凉和伤感,老人家的音容相貌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她虽然长得很标致,是个正宗的东方美人,但为了搞研究,一直以来都是单身。只有几个像金督查和刘校长这样的普通朋友算是比较亲密的了。大多的时候,都是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我想如果他在世的话,对我们查色魔的来历,应该会有很大的帮助。”

  从薛可人凄楚的眼神里,段指看出了她的心思,将话题转到了古籍上:

  “这本书你父亲是从哪儿弄来的?”

  薛可人拧开百事可乐上的盖子:

  “他年轻的时候,一个人跑去原始森林探险,在老挝的西北部,遇到了黑风寨的酋长。他把酋长的眼睛治好了,酋长就送了一本书给他。”

  嗬!这老头儿,不但会考古,还会治病。

  “没想到你父亲也会治病!真是了不起!”段指对薛可人的父亲在心中生出了敬意。

  薛可人喝了一口可乐,诡异地笑了笑:

  “其实啊,他只不过送给酋长一副近视眼镜!”

  段指听了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两个人顿时笑作一团。

  ......

  ......

  没想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同志居然能静下心来研究这样一本古老的书籍,真是难得。

  段指在心里面对薛可人还是很佩服的,他手中翻弄着《南掌女神》感叹地说:

  “你真是相当有本事啊!这本书这么难这么厚,你都能研究!”

  薛可人莞尔一笑:

  “那里呀。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就先拿回去看看!”

  段指就等着她这句话:

  “好!”

  看薛馆长心情恢复得不错,段指还想帮她再调节一下:

  “哎,给你出个难题哈!”

  薛可人盯着他,两只大眼睛一闪一闪:

  “你说。”

  段指揉了揉鼻子:

  “你说什么东西一个人能zuò,两个人不能zuò?”

  薛可人想了想,脸上突然飞出一片嫣红:

  “我知道了!”

  “什么?”

  “马桶......呵呵呵......”

  段指也笑了笑:

  “你只答对了一半,另一半改天我再告诉你。”

  不只一个答案,这一点没想到,薛可人挠了挠头抱怨道:

  “还有一个答案啊!”

  “是的!”

  “哎呦......”

  ......

  “嘀哩哩哩哩哩嗒哒,嘀哩哩哩哩哩嗒哒,嘀哩哩哩哩哩嗒哒!”

  突然,响起了一串欢快的铃声,段指看了看来电号码,是罗四海打来的,今天晚上和他约好了研究案情。这个小弟是个破案的能手,有他帮忙就有很大的把握,尽快将杀害六个女学生的凶手绳之于法。现在,他要立刻离开和小弟四海见面。只好先和薛馆长告辞,他拿着古籍,站起身。

  “薛馆长,我有点事,我先走了!”段指将古籍夹在左腋窝处

  “好,我送送你!”

  “好!”

  “......”

  ——薛可人将段指送到了博物馆的大门口,段指转过身说:

  “不要送了,改天一起喝茶!”

  薛可人嫣然一笑,脸上露出个小小的酒窝:

  “好啊,谢谢你今天晚上请我吃东西!”

  “拜拜!”

  “拜拜!”

  “......”

  送走大学教授段指后,薛可人转身返回办公室。

  博物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了,节约电能是一种高尚的美德。

  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将所有的照明灯关掉了,只留下自己办公室里的两盏灯。一盏台灯,一盏吊灯。

  漆黑的走廊上静悄悄的,这样的静,即使是一根头发掉落在地上,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推开办公室的门,薛可人忽然发现2号书架南边有一块窗户特别耀眼。

  刚才出去的时候,怎么没看到啊?

  她心里面这么琢磨着,心中起了老大的狐疑,两只脚不由地向着发光的玻璃窗走去。

  走到近前,她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玻璃窗上,竟然有一块发光的白玉盘。

  这玉盘更像是一块皎洁的圆月。办公室里的灯光是淡黄色的,她回头瞅了瞅顶棚,确实是黄色的吊顶灯,她又撇眼瞧了瞧看书的台灯,也是黄色的。没有错啊,本来就是这个颜色的。

  怎么这块玻璃上照出块白玉盘?

  她慢慢地将身子靠过去,一步一挪。想瞧出个究竟来。

  那块白玉盘在玻璃上渐渐泛出了幽暗的光圈,光圈徐徐变大,竟好像这个发光的东西长大了一般。

  薛可人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那玻璃上的白玉盘突然陷出两个黑洞,有数滴鲜血正从黑洞慢慢地爬出——活像是个鬼脸。

  她心里一悚,激灵灵地打个颤。那鬼脸好似受到了惊吓。“嘈!”的一声,自玻璃上窜出,一下子掴在了她的脸上。

  ......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