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梦衣凝神一瞧,原来是两个带着太母阴姬的面具人。

  一晃神的功夫,两个面具人同时闪电出手,分别扣住云梦衣的两只纤纤手臂。

  云梦衣上身动弹不得,双足点地,丰f臀腾空,两脚横踹。一只脚一个,命中面具人腹部。这一招正是前夫段指教给她的——杨贵妃翘臀。

  这一招是非常被动的一招,轻易时不能用,施展此招的人,如果没有人扣住双臂,没有借力之处,便不能腾空。即使腾空也使不出力道。

  这一招还有一个优点,就是敌人扣住手臂的力道越大,她两只脚横踢出去的力道越大。

  这两个面具人都使出了吃奶劲儿,来这里就是要将三阴女云梦衣抓获,向首领屠坤领取丰厚的奖赏。只是没想到第一招就着了云梦衣的道。

  方才云梦衣被吓住了不假,但她反应果断迅速,竟一招将两个面具人打趴在地上,一时间起不来。云梦衣拾起来地下的面具店老板拿出的那张太母阴姬面具,转身便走。

  这两个小崽子,还是能轻而易举地应付的,她轻蔑一笑,神气活现地转身离开面具铺,来到街上。刚走出三个‘六亲不认’的步伐,得意洋洋的表情还在脸上挂着。

  突然,“嘎吱”一声!

  一辆白色‘金杯萌狮子’面包车停在她的面前,车身标记着斜体英文 Rose Garden Hotel——正是送她入住那个五星级别的高档酒店‘玫瑰花园’的车。

  ——车子怎么会遽然停在这里?

  ——难道是凑巧?

  云梦衣的脑子还没转过两个弯儿,纤细的楚腰已被身后两个冰冷的枪口顶住。

  一个小眼睛矮个子男人从驾驶室慢悠悠地走了下来,手里拿着把美式勃朗宁Browning手枪,云梦衣认得这个矮子就是接送他们到玫瑰酒店的司机。

  司机笑嘻嘻地说:

  “你好啊,老朋友!”

  ......

  ......

  ......

  私家侦探罗四海,的确神通广大,老挝也有他的老铁。

  这个老铁的本事相当于丐帮帮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出门就知道天下事。

  也相当于美国的中情局,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没见过的东西。

  譬如,全国一天死了多少人,生了多少个娃娃,那个女人被掳走,谁家的母猪在交j配,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云梦衣买面具还没有返回来,这个老铁就帮助‘色魔作战指挥部’查到了西伯利亚巫医屠坤的住处。

  “兄弟们,我们立即出发,我已经查到了屠坤的住处了。”罗四海挂了老挝老铁的电话。

  “他住在哪里?”段指急忙问,金刚也看向他。

  “一个好慌别墅,先别说这么多了。路上边走边说!”将外套抓在手中,走出房门。

  三个人火急火燎地自Rose Garden Hotel玫瑰酒店奔出,大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敞篷吉普车。

  车身上用中文标记着——Made in China

  二十一世纪,二十二世纪,中国制造已攻占了地球村的大街小巷!

  从车身上色彩斑驳的锈迹就可以断定出,这辆车子出生在八十年代末的中国大陆。

  “哎,就这辆,上车吧!”罗四海向车子上一跳,跃入驾驶室。

  段指也翻上了车子:“这车也太难看了!”

  “云梦衣还没有回来,不等她了?”金刚考虑是不是一块去。

  罗四海晃了晃脑袋:

  “屠坤是一个危险的人物,我们不等她了,我们三个去就行了。”

  说完他发动了车子,又嘱咐了一句:“坐稳了,兄弟们!”

  “咕——!”

  吉普车风驰电掣,三个人绝尘而去。

  ......

  ......

  距离老挝首都万象市区27公里,毗邻泰老友谊桥处,有一座超级佛教雕塑公园——香昆寺万佛公园。

  公园是1985年由抱负奇特的高僧本勒.苏利拉(BUnleUa Suliat)建造,历时10年之久,这位奇人是一个瑜伽师,同时也是一个僧人,兼顾着祭司的职责。他把印度教和佛教的哲学思想、传说与肖像学融会贯通后,组成了一个神秘的整体。

  公园里藏有造型奇特的佛像雕塑多达两千三百尊,号称世界公园之最。

  千姿百态的佛像,密佈在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绿草地上,使人恍若进入一个神秘的诡异星球。这些佛像清一色是用水泥混凝土制成,妩媚多姿、千姿百态。

  其中包括湿婆、毗湿奴、阿朱那、观音、千佛手神灵、佛祖以及印度教或佛教里所有可以想象到的神灵形象。雕塑经风雨的侵蚀,己全身蒙上黑色的污物,有的部分己开始剝落、变形…展现出曾经逝去的那段历史的斑驳和沧桑。

  香昆寺的标志雕像是一尊长大五十米的大卧佛,在草地上横卧,佛背为墙,正面守着这些佛像,雕塑极具强烈的艺术美感。

  当然,和大中国龙门石窟的97000尊佛像没法比,也不是一个级别。可是这仅仅是一个公园,不是上古遗迹。

  “不到香昆寺,枉来老挝游。”

  它的牛逼之处,就是外界的这一句传言。

  公园门票很便宜,大概10000老挝币,相当人民币10元钱。

  公园入口处是一座巨大的南瓜式的雕塑,与河对岸廊开(泰国)万桥公园相呼应,当地人称“天堂与地狱”。

  从南瓜造型塔顶瑞,可俯望公园全景。

  这南瓜建筑塔里还隔着一层墙,墙里尽是一些人类受罪的模擬画和雕塑,这就是所谓的地狱。沿着楼梯爬到最上一层,一座金佛坐镇,意谓着来了天堂。

  雕塑下边张开一张狰狞的巨口,就是上顶层的出入口。

  这些雕塑像的历史并不是很久远,但目光里仿佛沉淀了经年累月的慈悲。

  在佛教里,佛是一种觉悟、一种境界。人心向佛,求的就是大彻大悟的圆满,佛理并不高深,只要真心修行,人人皆可成佛。

  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说的也是这种大彻大悟。

  今天,是公园的闭园日。公园内外已空无一人。

  蓦地,狂风四起,尘沙漫天,树枝摇摆。公园入口处,遽然闪出一个身影。披头散发,面向凶恶。眉心有一颗耀眼夺目的红痣。

  ——此人,正是‘血魔’。

  ——来到万佛公园,莫非他想立地成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