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妈妈跑路了。

而小家伙,没心没肺地在家,吃胖了一小圈。

这换谁谁不生气。

何况正在气头上的洛浥城。

他看着她,冷笑了一声。

“你倒是胖了不少。”

径直走过去,就走到窗边,一把捏住了小朋友的脸颊。

小朋友的脸蛋摸起来跟白嫩的豆腐一样,又软又滑。

这样的感觉,仿佛一捏就能碎掉。

洛浥城愣了一下,而后松开了手,但人却未走。

高大的身影立在旁边,脸色也难看,好像一蹲冷冰冰的雕塑一样,让人有些害怕。

狗狗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想要跑。

卷卷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玩自己的。

压根不把这个爸爸当回事。

不同于喜欢妈妈。

卷卷对爸爸,并没有多深厚的亲情。

她不想理爸爸,可是爸爸却并没有放过她,把她拎了起来,就低头,脸色阴沉地问道:“妈妈不回家了,你倒是挺开心的。”

“是不是你把妈妈故意放跑的?”

……别说,还真的是。

卷卷知道妈妈要跑,所以在妈妈离开的时候,助攻了一把。但她怎么可能会告诉爸爸,告诉爸爸了她可没有好果子吃的。

小朋友保持沉默。

像以前生病的时候一样。

但是爸爸拽着她的领口,就有点儿难受。小朋友小手扑腾几下,想要掰开爸爸的手。

小朋友扑腾得有点儿厉害,爸爸下意识松开了。

但却越看她越觉得古怪。

再度重复问道:“妈妈是不是你放跑的?”

根据两个保镖描述,温思姒上厕所之前,这小家伙要求吃芒果布丁。

洛浥城是不关心这小孩,但是底下的人还是会告诉他许多关于她的事情。自己女儿实际上的智商是很高的,倘若有她从中作梗,那温思姒跑路的机会,要大很多。

心中笃定,洛浥城的腰弯的更低,眼神也更具威胁,逼问道:“是不是?”

知道你还问?

两个大人看着,都看不住妈妈,跑了你怪我干嘛?

心中腹诽了一遍后,卷卷从飘窗上起来,一溜烟就跑开了,稚嫩的粉嘟嘟的小脸蛋上,几个字明明白白地表现出来:莫挨老子。

小家伙跑到隔壁的房间,从里边把门反锁起来了。洛浥城跟着走过去,望着那合得严严实实的门,微微有些呆愣。

拧了拧门把手,确认拧不开后,他在门口立了一会儿,这才转头离开。

奔波几天,他满身疲惫,但更累的是心。本来还想洗漱一下,但回到房间之后,他却直直在床上躺下,仰头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眼里没有任何的神采。

他也不懂为何会这样。

明明一直,也没有觉得温思姒对他那么重要。可能是,他单纯的,觉得他的东西,他的人,不能逃离他的掌控吧。

很快,他便沉睡了过去。

但梦境并不美好,都是温思姒带着女儿,一脸憎恶地看着他,想要推开他的的画面。

而他,看着她们母女两离开的画面,心如刀割。

睁眼,房间里一片黑暗。

脑袋疼的仿佛裂开,浑身也似乎僵硬了一般,良久之后,洛浥城这才艰难地,从床上起来。

眼睛带着几分迷惘,他抬头看着头顶上的黑暗,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冰冷的深渊一般,被所有人抛弃。

躺着清醒了一会儿之后,他这才记起,温思姒跑了,而卷卷还在。

心中憋着一股气,找不到宣泄的出口,他于是再度往自己几乎不曾踏足的女儿的房间而去。

小家伙的房间是藕色的,大面积的藕色,桌子柜子上要么画着卡通人物,要么就改成卡通人物。

床头还摆着小猪佩奇还有小黄人的玩偶。

关于孩子房间的布置,洛浥城是从来没参与过得,一切都是温思姒动的手。以前他当她闲着打发时间,如今她跑了,这一些,却显得那么的亲切。

小家伙这会儿正在镜子面前,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白里透红的脸蛋,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好像闪着星星的夜空。

可爱。

洛浥城脑海里竟然莫名的,涌现了这两个字。

但不过须臾,一想到她妈跑了,而她在家吃胖了好几斤的事情,洛浥的心里,就觉得极为扭曲。

阴阳怪气地嘲讽她。

“有什么好看的,又胖又丑!”

正在欣赏自己美颜的卷卷:“??”

好想冲过去把这臭爸爸打一顿。

但想到自己冲过去打他没好果子吃的是自己,卷卷又放弃了,转头就去另一个房间滑滑梯去了,懒得搭理他。

本来以为他很快就走了,却没想到,晚上吃饭的时候,爸爸又在了。

见到爸爸穿着黑色衬衣,坐在对面,衣袖半挽的沉静模样,小家伙不高兴了。

小家伙不想搭理他,爬上椅子之后,就低头吃佣人给自己准备的好吃的。

今天吃豆腐包肉,还有松鼠桂鱼,味道香香的,还有甜甜的汤,放在卷卷面前绿色的碗里,味道不错。

小家伙立马用勺子挖了一勺子鱼,结果刚放进嘴里的第一口,就听到对面脸色沉着的男人开口。

“吃这么多,明天小心胖成球。”

虽然卷卷最近饭量是挺大的,但是……但是……

好吧,小家伙也懂胖瘦的意思,今天被爸爸说又胖又丑,她已经觉得自己胖了。现在爸爸又这么说,这吃下去的饭,已经味同嚼蜡了。

最后小家伙草草地吃了几口饭之后,就跑出了餐厅。

而整个过程,洛浥城都观察着她的动作,完全确定,这小家伙是可以听得懂他的话的。

他并没有食欲,小家伙走了之后,他就坐在餐厅,手扶着额,想着最近家里的变化。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丫头,以前可没那么听得懂人话的。而现在,除了不跟自己说话以外,活蹦乱跳得像条鱼一样。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出了餐厅之后,他喊来自己的助理,吩咐道:“安排一下,明天我带卷卷去见郝医生,让他看看卷卷有什么问题。”

总裁眼里只有他的夫人,对于孩子,他并不关注的。眉目清秀,年轻的林助理一听,就着急问道:“小小姐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洛浥城唇边只勾起一抹笑,其他的,并没有多说。但跟了他许多年的林助理,却已经感觉到古怪。

卷卷睡到半夜就饿了,然后爬起床去餐厅找吃的。

晚上收拾碗筷的时候,佣人看到她动的饭少,就已经预料到她饿了,连忙把饭菜给她端出来。

没了憨批爸爸的捣乱,卷卷这一顿饭吃的心满意足,甚至上楼的时候,都有点走不动路。

到了二楼,确认爸爸又出去之后,卷卷就回去睡觉了。

只是,受了爸爸的言语刺激,小家伙吃饱喝足再睡觉之后,总觉得有点儿良心不安。

刚进入梦乡,就做了一个噩梦,能到自己又回到小岛之上,一直在吃东西,然后越来越胖,她的肚子也越来越鼓,最后成了第一条胖死的美人鱼。

醒来后,发现自己小肚子还是鼓鼓的,卷卷极为担忧。不过此时尿急,她去上了个厕所,出来时候,发现舒舒服服的了,肚子也瘪了一点儿,她这才放心地继续睡觉了。

卷卷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太阳极为灿烂。

又是新的一天。

鱼缸里的鱼已经捞干净了,客厅明亮宽敞。昨晚没什么睡好的卷卷没有困意,就在沙发上看电视。

爸爸已经出去了,估计暂时不会回来骚扰她了,小家伙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拿着遥控器,打开动画片,躺在沙发上看。

打着哈欠看了一会儿,觉得屁股坐的有点儿疼,她是抱起自己挖土的玩具,就往门口而去,打算去花园打发打发时间,哪里想到,爸爸竟然回来了!

还带着他的助理。

卷卷心里立马警铃大作。

然后就见到她爸爸眼眸沉沉的看着她,吩咐林助理。

“等会你让郝医生检查仔细点,看看她到底是自闭症好了,还是精神出了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