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谢榭徐莫寻 > 第9章 第8章

我的书架

第9章 第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榭的手机从来都没有存过徐莫寻的号码。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不管是他国内的电话还是国外的。

徐莫寻有一次无意间发现,还跟她闹了好一通别扭。

那时候,他们正在美国上大学。

有一天吃过晚饭,谢榭盘着腿捧着电脑坐在沙发上做作业,身边是徐莫寻给她买的一大堆零食。

“徐莫寻,这个芒果干一点儿都不好吃!”

谢榭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啪啪地打字,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徐莫寻没搭理自己。

“徐莫寻?你干嘛呐?”

还是没有动静。

她抻着脖子望了一圈,看到书房里亮着的灯光,把笔记本合上,拿在手里,颠颠地往书房跑。

直到她一屁股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徐莫寻都一直在书桌后没抬眼。

谢榭偷摸地瞄了他好几眼,心里被他这态度搞得七上八下的。

完了完了,这是犯事儿了啊!

谢榭开始在心里头反思,是哪里惹到他了…

芒果干?

难道他爱吃这个牌子?

谢榭把电脑打开,啪啪打了几下,然后看到屏幕上出现的价格,是自己经常吃的那个牌子的两倍!

嗯……难道徐莫寻想的是,买了比以前贵的给你吃,你居然还嫌弃不好吃?

不可能!

不至于不至于!!

……吧。

她把电脑放到一边开始仔细回想,心里告诉自己:莫慌,好好捋捋。

上一次他跟自己说话是什么时候?

好像……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然后……他就去刷碗了,自己就去做作业了,再然后…他刷完碗,自己还在写作业……

没有哪儿不对啊!

“咳……额,那个芒果干好像还挺好吃的!”

往桌后一瞄,还是没有反应。

“吃的时候不觉得,停下来以后就又想吃了。”

还是不理她……

她就说嘛,绝对不是芒果干的问题!

最后谢榭终于憋不住了,打算过去主动跟他说话。

她把盘着的腿打开,刚要下地,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拖鞋还落在客厅里。

谢榭在心里庆幸,还好发现得及时,不然这就是在给自己徒增罪名……

她静悄悄地走出客厅,视图不引起任何注意。

谢榭不知道的是,从她进到这屋子里开始,她的一举一动就没脱离出他的视线。

当看到谢榭穿好拖鞋重新回来,手里还拎着那袋刚吃了一块的芒果干时,差点儿破功。

她直接越过书桌拿开徐莫寻搭在桌子上的手,爬到他腿上,手环上他的脖颈,嬉皮笑脸地问,“你怎么啦?”

徐莫寻任她摆弄,等着她在自己怀里找好姿势后,终于舍得抬眼看她了。

深邃的眼神,盯得她浑身发软。

好在谢榭马上就要扛不住了的时候,他伸手拿过桌子上的两个电话,一黑一白,白的递给了她。

“刚才我电话找不到了,就拿你的给我打了一个。”

他平静地开口,解锁自己的手机,在收藏里拨出了一个号码。

紧接着,谢榭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盯着屏幕上的号码,疑问地眼神看向他。

他把手机举起来,给她看自己的屏幕:谢宝。

徐莫寻哼哧了一声,抬了抬下巴,眉捎轻挑,示意她看自己的。

于是谢榭莫名其妙了几秒后终于反应过来,直接笑出了声,“我能记得住啊!”

“为什么没有存?”口气满是幽怨。

谢榭好笑地亲了亲他沉下的唇角,“你就因为这个不开心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因为一个破芒果干呢,下次不要买了!”

“……”

看着徐莫寻的脸色,谢榭明智地给芒果干这个话题划上了一个句号。

“你不知道么,亲近的人之间是不能直接存称呼的,万一我手机丢了有人骗你钱怎么办?骗你我被绑架了,你还不得吓死了,有多少钱送多少钱?”

没有缓解,貌似理由不够充分……

“我唯一亲近的人就是你了,其他清一色的名字,没有昵称,你看你一排数字,我倒着都能背下来,多特别。”

徐莫寻听着她这番毫无逻辑而言的话,想装严肃,愣是没装出来,忍俊不禁。

“傻不傻,不是有密码么,哪那么容易解开。”

“怎么不容易,万一是认识的人拿走了呢,然后变了声音骗你!我的密码多好猜。”

是他的生日。

徐莫寻直勾勾地盯着她,“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么?”

“……我?”

徐莫寻这回是真笑了,啄了一口她的小嘴,“我就想把网掐了,让你以后看不了那些脑残剧,每次跟你说影响智商,你都不信,再看下去把我媳妇儿看傻了怎么办。”

谢榭也跟着笑,嘴硬地说:“喂!我认真的!”

徐莫寻又亲了她一口,陪着她闹,“那认识的人打开以后发现你十个电话九个是同一号码,能不知道那就是我?”

谢榭噗嗤笑出了声,“嗯…这个嘛我倒是没想到。”

徐莫寻笑着又要上去亲她,咬她,谢榭嘻嘻哈哈地在他怀里躲着,好几下就是不让她抓住自己的唇,“不要,不让你亲,你说我傻!”

“嗯…不要!”谢榭被他随意落在自己脸上的吻亲得发痒,可又挣不开缠在她腰间的手,整个公寓里只能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嘻嘻哈哈……

“我跟你说,我把张迁存的是弟弟,亲弟弟,万一哪天我手机真丢了,就让骗子给他打电话,反正他人傻钱多……”

“啧,还瞎说…”

“啊……放开…不说了,不说了,哈哈哈……好痒…”

“你刚才不是说所有人清一色的名字么?”

“额……除了张迁?”

“除了张迁?”

“啊……我错了…别…我错了,我错了……”

话音渐落,满室的笑声也逐渐被取代,不知何时,遗留的只剩下了羞人的喘息……

“是个帅哥。”这是电话接通后徐莫寻说的第一句话。

谢榭:“……”

她想把自己刚才心里说出的想念收回体内,这脸打的…

这个帅哥的梗他是一辈子过不去了是不是?

“还算可以。”

“就是这年龄有点儿小吧,靠得住么?”

语气平平,听不出任何意味。

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好像不错吧。

满不在乎还打过来干嘛?

还是……为了要让她安心?

她有不安么?

没有。

刚才被她收回了。

谢榭咬着唇,语气带着莫名的愉快,“还好吧,才比我小两岁。”

“两年零六个月,四舍五入。”

“呀,徐总这是百忙之中还去看百度百科了?”

对面哼笑一声。

谢榭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平静,“女大三,抱金砖。”

“哦,是么。”徐莫寻听上去还是那副轻松的语气。

“对了,我那天也碰巧在那儿吃饭,就帮谢总把单给买了,举手之劳。”

谢榭:“……”

难怪那天经理跟她说的是单已经买过了而不是不用买了……

所以是她自己一厢情愿想当然地算在了夏晴天头上?

“……”

电话那头的徐莫寻见她沉默好像很高兴,在她挂断电话之前,谢榭听见他轻快的声音,似嗤笑,似呢喃。

“傻不傻……”

傻,太傻了,谢榭举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笑得像个傻子……

只不过,爱情之所以称为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感情,就是因为它不如字面上那么简单,有爱就成情。

它还有魔力。

把两个人之间的一切都放大的魔力。

把简单的事情变复杂的魔力。

它可以让女人因为男人为她倒的一杯热水而觉得自己得到了全世界,想要托付终身。

也可以让两个人因为打碎了一个杯子而歇斯底里,分道扬镳。

都说对于爱情,时机最重要,在对的时间才能遇到对的人。

其实不尽然。

谢榭觉得比时机更重要的,是要看老天的心情,想让对的人花费多少时间。

……

谢榭知道有一天她会再见到徐梓馨,这个小她四岁曾经被她当成亲妹妹看待的小女孩。

只是没想到会是在如此偶然的情况下。

她以为,会给自己时间做点儿心理准备。

她回国两年,还从来没有在什么地方遇到过她。

当初那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已经成年,如今站在自己面前,褪去了朦胧的幼稚,出落得亭亭玉立。

她的皮肤一直很白,眼睛也依旧那样圆,看上去还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公主,一点儿没变。

从她身上任何人都不难看出她被保护得很好,一看就没吃过什么苦。

谢榭内心其实十分惊讶自己居然能在多年之后看到徐梓馨的一瞬间就认出了她。

甚至耳边还能清晰浮现出她年少时那稚嫩的声音。

“谢姐姐,你长得好漂亮,我喜欢你!”

还有她当年背着个沉甸甸的书包跑到机场的狼狈模样。

她当时哭着问她,“谢榭,你自己的哥哥没了,就要抢走我哥哥么?”

作者有话要说:

嗯……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