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谢榭徐莫寻 > 第33章 第31章

我的书架

第33章 第3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晚的牌局,出乎意料输的不是张迁,而是从谢榭去了趟厕所开始就一直在给众人放炮的徐少爷。

“我操,徐莫寻,你魔怔了?想什么呢?”

张迁眼睁睁地看着徐莫寻又一次把钱送进了夏晴天那个奸商的兜里,嚷嚷着喊。

徐莫寻还没说什么,脑袋放在他肩膀上的谢榭倒是不乐意了,扯着脖子跟张迁争辩,“我们家少爷想我呢,怎么着?”

徐莫寻侧过头瞪了谢榭一眼,眼里火气分明。

那眼神就是在告诉她:你!消停眯着!

谢榭吐了吐舌头,在心里喊冤枉,人家这是在帮你说话好么…

她冤枉么?

她一点儿也不冤枉!

徐莫寻此时火大着呢,扫了眼对面,“滚蛋,少让你赢了?”

张迁被噎了也高兴,得意地看了眼自己抽屉里的筹码,没少赢…

谢榭幸灾乐祸。

她两只手叠着搭在徐莫寻的肩膀,趁人不注意,本来靠在手背上的下巴抬离,脑袋瓜往上抬,唇瓣凑到他的耳朵上,若有若无地摩挲,碰触,低声笑着说:“少爷,怎么火气这么大啊?”

两个人脸对着脸,鼻尖碰触到鼻尖,仿佛下一秒就能亲上。

谢榭眨着晶亮的眼睛,丝毫没有要躲闪的意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徐莫寻没有看牌,随便扔出去一张,嘴角挑起来,“想看我输光?”

谢榭微微撅起唇,思考了一下,还故意舔了一下唇珠,“破罐子破摔嘛!输光了把我自己赔给你啊!早点儿结束…”说到这儿,把唇贴到他耳朵,轻声继续,“好让你带我回家验收啊!”

徐莫寻心痒难耐,火热的气息温暖着他的耳廓,她满身的香味充斥鼻尖…

他气息变重,瞳孔微缩,咬紧了牙关,在转头把目光从谢榭脸上移开的一瞬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警告她:“老实点儿!”

谢榭脸上笑意分明,她把脑袋重新扣在徐莫寻肩膀,手指爬上他的喉结,轻轻地,挠了一下。

“哦。”笑着应声。

然后她清楚地看到徐莫寻抓牌的手一顿,指尖下的喉咙滚动。

让老实就老实的,那就不是谢榭了。

“谢榭,你这是在玩儿火。”

她当真是以为自己今天拿她没辙了?

看来她一会儿得帮她家小丫头好好回忆回忆了…

谢榭靠在他肩膀,离得他很近,徐莫寻只需要一低头,刚好就能触碰到她的耳朵,跟她轻声说。

谢榭一抬头,同样也能碰到他的。

“是么?可是我不想自焚啊,我想让你一点儿,一点儿地燃烧我…”

说完,不怕死地往徐莫寻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儿。

而同时她的脚尖在桌子底下,蹭了蹭徐莫寻的腿,感受着他的身子,逐渐僵硬……

毫无悬念,徐少爷这把又输了。

而这把又赢了的夏晴天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人,笑着问,“谢榭,你这算是给我们家雨点儿的见面礼么?”

他问的是谢榭,不是徐莫寻。

谢榭闻言瞪了他一眼,一边打牌一边和夏雨眉来眼去,眼睛还能这么毒!

被他调侃的面色一红,心里发窘…

徐莫寻见自己家丫头害羞了,明明气她不老实,还是忍不住开口帮她说话,“小雨,你晴天哥哥赢钱了,让他给你买糖吃。”

这回轮到夏雨脸红了,她知道他这是在揶揄她从小就成天追在夏晴天屁股后面让他给自己买糖吃!

夏晴天在一旁挑高了嘴角,笑容里暗藏玄机,“怎么着,散了吧?再打下去,怕是有人就要急哭了。”

他话里有话,屋里的人半懂不懂。

“这才哪到哪啊?咱徐少爷有的是钱,再输个几天几夜恐怕也哭不出来啊,是不?”

张迁赢了钱心里正嘚瑟呢,他通常都是输得最惨的那一个!

伸了伸懒腰,他把功劳归在今天陪在徐莫寻身边的谢榭身上,“得嘞,散了吧!谢榭,你以后可别坐我们莫寻身边儿了,把人魂儿都给勾走了,牌都不会打了!”

王新笑着说:“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今儿谢榭要不坐这儿,输得还是你!”

夏晴天数着手里的筹码,跟着起哄,冲张迁说,“你今儿可算说了句高智商的话,还是蒙的!”

今儿这牌让三家赢了,可不就多亏了谢榭么!

而几次三番被点到名的主人公,一直没有出声,她的头从被夏晴天抓包开始,就一直是低着的了,埋在徐莫寻的肩膀里抬不起来……

徐莫寻低头看了一眼,笑了,一点儿也不像输钱的人。

他大掌揉了揉她的脑袋,把她的一头短发都给揉乱了,低声说,“小坏蛋,有胆儿撩没胆儿认,现在知道害羞了?”

回应他的是从腰上突然袭来的一阵疼痛,而掐他的那个人,头依旧没有抬起来…

爱闯祸的人往往都是没记性的,不到最后关头不认输,不见棺材不落泪,前一秒还能撒丫子地满地跑,后一秒被抓住,才想起自己以前的教训,然后束手就擒…

比如此刻被剥得精光躺在床上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小内内的谢小姐。

偌大的卧室此刻灯火通明,深灰色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保密性良好,仿佛将要在这个屋子里进行一项十分隐秘的工作,连一丝的月光都洒不进来。

吊灯打着暖黄色的光,清晰地照在屋子里正中央的大床上,□□着皮肤相叠的两个身影…

谢榭的四肢都被压在身上的人控制着,一动也不能动。

这会儿,她的脸上丝毫不见刚才打牌时的气焰,与她相贴的肌肤的灼热感,不断提醒着她此时正处于危险的边缘,她真的快要一点儿一点儿的被燃烧掉了……

谢榭下意识地想要把身子往后缩,躲避身上烫人的温度,只可惜,再柔软的大床也不会让她得逞地缩进去。

谢总拿出在商场上察言观色的能力,软着声音,主动承认错误,“我错了…”

她的耳边充斥着男人的喘息声和亲吻的声音,嘴唇,脸颊,再到脖颈,肩膀,甚至是再向下的柔软,都沾染上了男人湿滑的口水。

徐莫寻仿佛在进行一场虔诚的盛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他的头埋在她肩膀以下,向上伸出手指,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唇瓣,滑入口中……

指尖瞬间被温热包裹,堵住她还未说出口的求情。

今天,他绝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坏蛋…

谢榭咬着他的手指哼哼唧唧,电流一遍遍地传过全身,她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唇瓣里流出的声音甚至带了哭腔…

身下不断淌出的热流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红的,还是白的…

徐莫寻另一只手下滑,最先落在她的小腿上,向上移动,滑进她腿间的缝隙,“你说我是用这里…”

继续向上,“这里…”

再到那两片柔软中间,“这里…”

“还是……”最后,动了动了还被她咬在嘴里的手指,“这里……”

光滑细腻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粉红,谢榭被他撩拨得咬紧了口中的手指,疼痛的感觉袭来,徐莫寻抬头看着眼角已经有些湿润的小丫头,轻声笑了。

他回到头顶,抽出自己的手指,咬了一下她鲜红的唇瓣,“知道怕了?”

徐莫寻有些惊讶她此刻居然还有力气疯狂地点头。

他笑着,低沉着嗓音,轻声问,“还随不随便点火了?”

又是一阵疯狂的摇头。

徐莫寻又笑了。

谢榭见到他的笑容,偷偷在心底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在她以为自己终于能够逃脱一劫的时候…

徐莫寻握住了她还紧紧抓着床单的手,然后引领着她,触碰到了他浑身上下此刻温度最高的一处,“真乖,现在,给它选两个地方吧。”

谢榭:“……你,你……”

谢榭在床上一向大胆,放得很开,用那里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只不过徐莫寻知道,孩子两年不见长大了,如今不再不管不顾,知道害羞了!

要真想有什么,得等到她自己适应了以后,慢慢来…

话说得再狠,也终究是舍不得,徐莫寻在她手上释放了一次后,实在是忍不住,揽住她的纤细的腰,紧紧地扣在自己身上,在她腿间又来了一次……

窗外的天已经微微发亮,晨曦的光卷着清风,带着一缕清香。

晨起的人们已经开始在公园里散步,辛勤工作的人也开始准备新一天的战斗,鸟儿抖着翅膀唱歌,在一旁为他们加油助威,整个城市一片生机勃勃。

而藏匿在高楼里看不见的地方,有一个房间,此时还拉着厚重的窗帘,屋里灯光明亮,一夜未眠。

谢榭红着脸,躺在徐莫寻的胸膛,手上和身上粘稠的液体已经被它们的主人清理干净,她还是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小内内,和最开始躺在这张大床上一样,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男人还贴心的亲自效劳,为她换了一张姨妈巾…

可是…

“徐莫寻…”谢榭沙哑着嗓音,难以接受这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你混蛋…”

徐莫寻的手臂紧紧揽着她,怕她着凉,薄被轻轻地盖在她身上。

他侧过头,细吻轻轻落在她的太阳穴处,笑着说,“宝宝,这是我们每次做完你的结束语么?”

谢榭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周身温暖,她向旁边的热源又靠了靠,全是踏实的感觉。

她闭着眼睛轻声说,“才不是…你就是混蛋……”

“我更希望下次你能跟我说,徐莫寻,你真棒,宝宝…”

他低沉又好听的声音就好似催眠曲一样,打在谢榭的心尖,在睡过去的前一秒,嘴里轻声呢喃着,“我才不说呢…”

“乖,睡吧。”

徐莫寻低头在她唇上印下一吻,就好像一个开关,谢榭十分听话的,立刻就睡着了。

灯光终于关闭,屋子里陷入黑暗,却没有分毫照不进光的阴冷与恐惧。

床上的交颈而卧,静谧的呼吸声充斥着屋内每一个角落,使整个房间,暖得不能再暖。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怕锁,很保守!

哈哈爱你们!留言撒,让我看到你们!么么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