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谢榭徐莫寻 > 第51章 第47章

我的书架

第51章 第4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程的路上,车里的气压有点儿低。

更准确来说,是从谢榭接完电话的半小时后,就是现在这样了…

于是她那群狐朋狗友,塑料姐妹全都被徐莫寻黑着的一张脸威慑得选择了装瞎无视,放任她自己承受冷暴力,他们继续在度假村里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泡泡温泉,做z爱……

话说昨晚他们还很愉快也做了爱做的事情,过程激烈且美妙,她吞吐的动作,他起伏的身影,还有混乱的喘息……

谢榭及时抽离,心跳有些不自然。

再看当下…

谢榭看他一眼。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谢榭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红痕,叹了口气,颇为惋惜。

本来今晚该轮到她享受的!

“徐莫寻?”

没动静。

又开始了……

“徐莫寻!”谢榭又叫了一声旁边驾驶位的他。

“你别跟我说话。”

谢榭看他。

他薄唇紧抿,衬衫袖子挽到小臂,露出紧实的线条,眉头轻皱,面相清冷俊逸。

谢榭小声学着他的样子嘟囔,“你别跟我说话…”

“切!”

徐莫寻听到声音,转头瞥她一眼,可神色却还是紧绷着,只扫一眼又转回头目视前方。

直到开进市区,两人都未再发一言。

往常这段时间都是谢榭自我反省的时间,可这次,她也有点儿生气了,她认为徐莫寻有些公私不分无理取闹!

眼看着车子都快到自己公司了,谢榭忍不住了,“徐莫寻,我说过我不喜欢冷暴力!”

徐莫寻这回看她也没看,“我也说过我为什么喜欢。”

谢榭:“……”

他是说过,大概在六七八.九年前?

每对情侣都有他们独特的处理问题的方式,根据彼此的性格和优缺点,磨合出一套特有的,最适合彼此的,伤害系数最低的。

六七八.九年前,谢榭曾趴在徐莫寻怀里问:“你干嘛每次一生气就不说话!”

徐莫寻说,“我怕我忍不住说出伤害你的话,我们之间的矛盾反而更大。”

所以,他给出彼此冷静的空间。

徐莫寻属于理智沉稳型,虽然在遇到谢榭后,理智差了点儿意思,但沉稳一直都在。

他很少发火,对所有人都是。

遇到事情,他首先想到的是解决方案,通过沉默,冷静下来,只要过了那个劲儿,谢榭总有办法让他消气。

而谢榭,属于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一点就炸。

你要是激她,她肯定跟你反着来。

而你要是示弱,她反而会反省自己,想着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

详细的例子可参考谢江南每每与她针锋相对时和他呼唤她回国还有说想让她喊声爸时接收到的反差。

而徐莫寻一时激动的一句变相版“你没爹没妈”,这俩人直接两年的时间没见面也没说话。

徐少爷不会示弱,但他说过他们可以有折中的办法。

他说他一沉默,就冷静了,冷静过后,谢榭只要跟他说话,他就气消了,他气消了,就可以反过来哄她了。

谢榭问:“那我要是忍住不跟你说话呢?”

徐少爷看她一眼,回答十分笃定,“你忍不住。”

谢榭:“……”

而此时此刻,她确实没忍住,可显然,他气没消。

说话不算话。

思及此,谢榭更憋屈了……

早上她在接到陈静电话后打开微博,确认自己的确再次囧登热搜榜并且还是因为同一人后,她也很无奈啊!

所幸这次不是榜首也不是爆,要点开更多才能看到。

她把这些归功于陈时网剧风头过后他人气略有的那么一点儿下降。

可看完她才发现,不是没爆,是转爆在她抖音里了。

不知道那位名字简单粗暴叫“我爱陈时”的网友怎么那么火眼金睛,认出她是前阵子傍过他们家陈时大腿火了一把的谢氏集团“小员工”…

小员工太不洁身自爱,傍完大腿傍大款,在抖音里高调秀自己被包养,毫无羞耻心!

于是乎,“我爱陈时”携所有爱陈时的网友,替陈时上次被带节奏抱了一波不平。

他们得出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位整容整得很成功且自然的小员工仗着自己的美色想火,趁着谢氏与陈时有合作找来了记者,然后找准时机,幻想借着陈时有机会C位出道……

谢榭看完直接怒怼:没整容!没整容!!没整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人家大方回复:看,恼羞成怒了吧,还避重就轻!越是反复强调的越是假的,绝逼整了。

谢榭:“……”

她现在相信那些键盘侠逼死人的新闻是真的了…

评论里也她的粉丝抱不平,“人家小姐姐没准结婚了呢!跟人家老公秀恩爱不行么?”

爱陈时的人们攻击:“她发过的所有视频没一个带戒指的!”

“那没准是她男朋友呢?”

“你们家小姐姐要是问心无愧怎么不敢让男朋友露脸?”

“看她之前的视频里浑身上下穿得都是名牌,一个包就两三万,不是靠男人她一个小员工能这么有钱?一个卖桌椅的?”

谢榭再次怒回:“你他妈才是卖桌椅的呢!”

老娘公司都他妈要上市了…

另一位爱陈时的跑出来热心地提醒上面那位,“还卖床哦,陈时宝宝还代言来着!”

谢榭:“……”

也因为这样,话题被带到了她男朋友身上……

想到这里,谢榭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头绪。

车子恰在此时开到了公司门口,缓缓停下,徐莫寻依旧一言不发,也没说让她下车。

“徐莫寻,你是不是生气他们说你可能长得丑?我马上就发一张咱俩的合照还不行么!可这样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吧…”

她越说越纠结…徐莫寻的脸也越来越黑……

她赶紧改口,“我已经把抖音里的视频全删了,再也不玩儿了!”

这回可以了吧?

她一看,还是黑的。

“还是因为他们猜你那张卡里根本没钱,就是做做样子的?”

“……”

她有些没了耐心。

“难不成是早上你帮我处理这件事花了太多的钱?多少钱啊?我还给你!”

谢榭虽然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可他就是从早上打完电话帮她撤热搜之后才变成这样的……

徐莫寻闻言瞪她。

她好像每次在猜自己为什么生气的时候都能把他气得半死!

她也来了脾气,回瞪他。

你不想我乱猜你倒是自己说啊!小气鬼!闷骚!腹黑!□□!专政!

半晌,谢榭怒气冲冲地下车,在摔门之前冲里面喊:“三天之内我要是再跟你说话我就不姓谢!”

“砰”地一声。

徐莫寻起伏着胸膛,车子并没有开走。

谢榭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打开车门,“两天!”

紧接着,又是“砰”地一声。

……

谢榭电梯门刚打开,陈静就迎了上来,跟她报告进度,“老板,热搜不知道怎么的,已经没了,可能被顶下去了!”

谢榭脚步匆匆,眼睛里冒火星。

“抖音你也删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这帮粉丝也真是够了,还说你捆绑陈时,我看是他们想给陈时制造话题上热搜吧!”

谢榭停下脚步,“你不也是陈时粉丝么?”

“我都快三十了,是理智粉,再说了,追星哪有工作重要!”

事情不过几个小时就解决了,虚惊一场,并且这次还没费一点儿力气,陈静很轻松,“她们真的是太不识好歹了!陈时现在参加的那档网综还是因为有我们谢氏赞助,指名把他塞进去的呢,不然他淡出公众视野,人气下降的更厉害!”

谢榭唰地再次停住,“指名?谁指的名?你?”

她好像知道徐莫寻为什么生气了……

陈静被她突然停住吓了一跳,她指了指自己,不可置信的问,“我?总经理助理?”

谢榭盯着她,眼神就像认定了似的。

“……”

这个锅甩的简直让她难以置信。

陈静一激动,指尖一转,指着谢榭,“你啊!大姐!是你同意的!人家陈时亲自给你打的电话你忘了?”

谢榭:“……”她想了想,打掉陈静的手指,“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

“……”

谢榭走进办公室坐下,“那这个事情还有谁知道?”

“赞助的事情?只要看综艺不跳广告的人都知道。”

“……我是说陈时是我插进去的事情!”

“……那应该只有节目内部人员知道吧!”

“微博高层呢?”谢榭问。

“……他爱看广告么?”

“……”

谢榭正值气头上,摆摆手,“行了你出去吧,一天到晚就知道惹我生气!”

陈静冤枉极了,委屈加震惊的眼神看她。

谢榭回视,“我的电话号不是你给他的?他来拜托我我好意思拒绝么?”

陈静语气平平地提醒:“电话号是你上次在酒店自己给人家的名片,哦,就是你只围了个浴巾没穿衣服那次!”

“……”

谢榭吃瘪,再次拿陈静撒气,她想起评论那些骂她的话,还说她就是个卖桌椅的,回顶她,“那上次说我是谢氏员工的馊主意是谁出的?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和公关经理一起想的?我堂堂谢氏总经理,纯正白富美,干嘛说我是小员工!被她们说我整容傍大款,赖不赖你?”

“……”陈静沉默地看着她拿机关枪突突自己,没有问出心里想问的“那个大款是谁?”的八卦问题。

她也不想再争辩当初明明是她自己说要低调处理的,因为当你的老板想要发火时,你不被烧焦她是不会停的……

陈静生无可恋灰头土脸地走出办公室,临关门之前,嘴里嘟囔着:“能和老板当朋友,母猪都能上树……”

结果谢榭又来一嗓子,“我听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不搞笑么?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自己写的哈哈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itemap